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或許她能豁然,我不,我耿耿於懷

2017/8/16 — 13:21

周豁然,圖片來源:周豁然 facebook

周豁然,圖片來源:周豁然 facebook

【文:李家麟】

或許她能豁然,我不,我耿耿於懷。

她叫周豁然,昨天東北事件被改判十三個月監禁。

廣告

她是我學permaculture的同學,印象深刻而且敬重。

印象深刻,先是中性的外表,跟我一樣的近光頭短髮,農夫般的泥漬斑斑白T和及膝短褲,卻是修行人清澈沉穩的眼神。

廣告

我們都話不多,但偶爾聽到她和同伴所做的切切實實與土地和社區緊緊聯繫的事,加上她的低調內斂,我知道她在做她真心喜歡而相信的事。

上課的午餐,多由前屆的學長學姐炮製,因人數不少,每每有剩食。當我以為我已經很執著地帶盒帶袋去處理、入雪櫃、請人帶走吃,才發現這女子更堅持,真是一張廁紙一條底褲都有功用,一點一滴不浪費,哪怕是丁點的配菜她都要處理好。

而且,她一定是靜靜地完成,在人群中安安靜靜地對做著該做的事。

昨天,她被判囚。

這樣一個人畜無傷、踏實地修行著利益眾生的智慧,並且在每天生活中實踐的人,這個人過的生活有多儉樸,『正常香港人』一生消費的資源,也許她輪迴三十次也夠用。

她有學問有能力,生活於她本不困難。

因為良知,因為阻攔社會的不義,因為別人的家園被毀挺身而出,所以她現在身陷囹圄。

冷靜如我,寫到這裡,終在劉曉波先生殞歿後難過落淚。

不因為她坐牢,我深信她的心一定很安定,如斯的打壓她撐得過,我所痛,是人性的教而不善。

天地歷史所教我們的還不夠多嗎?

祝福豁然同學,人如芳名。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