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戰友們,輿論戰來了

2019/7/2 — 6:55

各香港特區政府的官員,不得不感謝你們漏夜開了一個記者招待會,去確認行動的正當性。

戰友們,輿論戰來了。而且是聲勢浩大地去搞風化,分化反對這份制度暴力的人民。

一、極暴力,極暴力,虧你說得出口。你的暴力,單是這個星期,已經血淋淋奪去三個人的性命。

廣告

你還好意思說要「深切反省」?你連記者的問題都不懂答。

口口聲聲說要處理台灣殺人案,你怎樣對得住三名烈士的家屬?

廣告

不答。嚴厲譴責「暴力」。

不論是「和平」或是「暴力」的人民,都是擁有一樣的訴求。你為何不回應訴求?

不答。嚴厲譴責「暴力」。

問你要不要落台,李家超要不要落台,鄭若驊要不要落台。

答咪話道左歉囉,然後就掉頭走人。

不就是很清晰地體現了,你掌握這這個制度和機器,就是這個重奪議會行動的正當性嗎?

為何要一而再,再而三地行動,你以為我們真的是很很閒,不會累嗎?

就是因為你在612大規模警暴發生後,還高調接見那些施暴暴徒,不但縱容他們的暴行,甚至表揚他們。這不是挑釁被欺壓得很慘的我們,是甚麼?

就是因為你潛水一輪,只是接見建制派議員,那群靠制度不公去竊取香港人議席、騎劫立法會的醜陋生物,而拒絕跟市民會面和對話嗎?

對,當然,你還有接見很多人大和政協,那群只聽命於北京的奴隸。

不就是因為這樣,而逼使我們不得不這樣去抗議這份制度暴力嗎?

何罪之有。又有幾暴力。

二、譴責暴力?你有何資格?黑警施暴,你表揚。撐警人士施暴,掉泥沙,吐口水,襲擊,非禮,破壞他人財物,強搶他人財物,辱罵、攻擊記者,甚至可怕得拆毀祭壇,對被你殺掉的人多加羞辱,你默許。甚至可能變態得會暗喜。

打爆幾塊玻璃,噢,嚴厲譴責暴力。

三、其實可不可以不要再這樣做駝鳥?這樣的技倆,你認為真的能夠挽回已經墮落深淵的管治基礎嗎?

林鄭月娥,請你睜大眼睛吧。無論你如何聲撕力竭地說我們是暴徒是暴徒,無論你的輿論機器有多強大,其實心知肚明:你甚麼都沒有,不要再騙自己了,你擁有的只是來自制度的暴力。這是一場合理不過的反抗,對這個周而復始、日復日、夜復夜地壓迫著人民的制度暴力的一個正當反抗。

這個聲稱是我們「特首」的人形生物,經歷一個染滿鮮血的「典禮」說之後,信誓旦旦要「改變政府施政風格」。但是你知道嗎,一直以來,你的施政風格,就是依靠就制度上的絕對暴力來欺騙、欺壓、欺悔人民。

而這也是你施政邏輯中惟一的「風格」,就是霸凌。

你口口聲聲的極暴力,只是佔領了這座一整以來對我們施暴、霸凌的建築物。

四、「深切反思」。其實,你可不可以清醒一點,不是你太迷戀這份制度上的暴力,自恃自己在所謂「立法機關」中擁有整整四十二票,自恃這四十二票中有絕大部份倍你一起說謊,一起完全不講道理地欺壓人民,你夠膽推這條送中條例嗎?你有基礎嗎?若你不是自恃你擁有一支整整三萬人的警暴人員去鎮壓反抗的人,你夠膽推這條送中條例嗎?你有基礎嗎?若你不是自恃這個霸凌制度下訂出來的法律可以把反抗的人丟進牢裡,你夠膽推這條送中條例嗎?你有基礎嗎?

坐擁著這樣的龐大暴力,還好意思說打爛了數塊玻璃很暴力,要「最嚴厲」的譴責?

我可以很理直氣狀地,認為你們極噁心。

若不是你擁有一個選舉制度,是你在選舉上無論票數上如何一面倒地落敗,你都能在議席上佔一面倒的上風,不然這樣,你以為你的施政和管治真的有機礎和道理?

自從主權移交以來,你們透過這個制度,奪去了多少本來屬於我們的東西和價值?若要數的話,兩整個晚上不停說都說不完吧。

這數個月,這個制度暴力傷害了,甚至是殺害了多少人?

還好意思在這裡分化「和平」和「暴力」的「群眾」,但我很想問,今天走上街頭的群眾,不論是和平遊行或是激烈抗爭,均是有著共同的目標,不是都是對這個制度暴力,尤其是這數月以來瘋狂地欺壓我們的制度暴力,有著極深的不滿嗎?

這份不滿,你今天還未能認知嗎?

「深切反省」。嗯嗯。

四、不要打算依靠那些生活無憂,甚至是習慣了制度暴力以致有人激烈反抗就大感不解的「時事評論員」替我們說話,更不要依靠那些人替我們打輿論戰。

落手寫,用口講,這場仗都要大家親自去打。各位對這個制度有極深不滿的朋友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