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戰狼建制派的時代

2017/10/8 — 10:56

外婆出生太原,抗戰避禍西安,四九年後輾轉住過澳門和香港,但到底還是在台灣的時間最長,於是雖已不至寶島二十多年,但天天還是守着電視關心台灣時事。她大概算台灣人口中典型的「老外省」,不喜歡「太陽花」,討厭民進黨,尤其不能接受台獨。至於香港這邊,她倒還沒那麼極端,溫和而開明,立場介乎於淺黃與淺藍之間,唯港獨萬萬不可忍耐。那當然啦,九十多歲的老人陪着中國走了一輩子,怎麼可能受得了這種獨那種獨呢。

但是這幾天出了個問題,我不知道應該如何向她這位老愛國解釋。那就是愛國愛港陣營當中以勇銳著稱,又號「戰狼」的何君堯議員,竟然公開宣佈全港一百多萬沒有回鄉證的人都是港獨。我外婆的回鄉證大概早已過期,而且也不太會再續了,因為她年紀大,不打算再出遠門。所以,她現在就算是港獨份子了。雖然我可以向她說明,人地話明係「戰狼」,開槍狂掃,大殺四方,流彈誤傷這種事在所難免。然而,我也很難摸準實情究竟是否如此。因為據說何議員乃西環紅人,而西環代表中央,一條鞭咁落,即係何議員都有可能代表到中央。因此,他那番話說不定還真是最新的最高指示,原來打擊港獨要擴大化,沒有回鄉證的全是港獨。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就得立刻安排她去補辦回鄉證了,免得一位至今矢志不踏足日本的中國人,臨老卻成了支持分裂祖國神聖領土的叛徒。

不過我枉唸幾年哲學,對於這個最高指示還是忍不住得思辨一番,結果發現聖意確實難測。為什麼?因為它有點說不通呀。想想看,反對港獨,那至少得承認香港是中國的一部份吧。假如香港是中國的一部份,而香港市民(至少華裔)也因此就是中國人的話;為什麼香港人又非得領個「回鄉證」,去大陸一趟,或者至少藉此表示有要去大陸的意思,才能算得上是合格的中國人,才能算得上是不贊同港獨呢?難道一個一生從未離開過香港,也沒想要踏出香港半步的人,就不能當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嗎(不論他自認自己有多愛國)?按照同樣的邏輯,若有上海人沒去過外地,也就極有「滬獨」的嫌疑囉?到底上大人是如何想的呢?看來得給個說法才行。

廣告

我肯定一些親建制陣營的朋友一定覺得這是小題大作,挑人家一句「無心之失」來惡搞。不,我不是開玩笑,我是認真的。假如一位建制派當紅議員,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放出這類聳人聽聞的狠話,而他大部份的「戰友」都視而不見,默不作聲;請問我們升斗草民是不是該把這些話理解為他們默認的共識呢?假如「重奪公民廣場」的「奪」這個字暴力到足以叫喊出這句話的人入獄,而聲言港獨必須「殺無赦」的議員卻可以逍遙自在,以言論自由的名義輕輕打消百般質疑,我們會不會都覺得這個議員不簡單,背後大有來頭,因而說出來的每一句話都很有份量呢?

提出這堆問題,不是想和建制派的朋友過不去;恰恰相反,我是在替他們着急。且看近日香港英文媒體的總編家人在英國老家被人親切「問候」,再想前陣子十幾個反對者上庭前被一群有組織的黑衣漢當着警察的面辱罵,這就是今時今日親建制派與愛國愛港陣營想要大家看見的形象嗎?就好比在台灣,今天若是說到統派人物,這一代青年馬上想起的恐怕再也不是郝柏村將軍那類老外省,而是前江湖大哥白狼,以及一些動不動就為了統一而拳打學生的幫派份子了。這難道就是今日中國對外投射的愛國者典型?

廣告

其實我們都能明白這種情形出現的原因。首先是重酬之下必有勇夫,於是原來不入流的,甚至人所共知的惡棍,也都可以藉着政治正確的愛國大義上進洗白。其次是針對敵手的激進表現,你做初一我當然要做返十五,甚至加倍奉還。既然泛民早有長毛,現在又多了票本土勇武,憑什麼我就不能放匹戰狼出去回敬呢?最後,或許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從中央最核心開始的鷹派傾向,下層各階心領神會,自動層層加碼,寧左勿右,只可以更激烈,絕不能更溫潤。這幾點加起來,就有了我們當下目睹的這種怪現象了:越是愛國,越是建制,就越要顯得不顧斯文,正是革命並非請客吃飯,下下都要捋高衫袖,把一切問題都變成最尖銳的敵我鬥爭。

當了幾十年官的林鄭月娥女士自然曉得,這不是傳統香港人習慣的建制派造型。香港人(特別是保守中產)見慣的,甚至受得了的建制派,應該是你可以好狗,但你睇落一定唔可以似癲狗。於是當熱血青年向你丟雞蛋的時候,你還是要西裝筆挺,面無表情地從標語叢中穿過。因為你反正站在高牆那邊,在這體制下該通過什麼就通過什麼,又何必當場發作,惡形惡相地還拖呢?所以身負建制派和解重任的林鄭女士,才會抬出任志剛這等身份的人馬,收拾當年去過「小桃園」飯局的黑幫,意思就是要告訴大家:各位市民,梁振英時代咬水管的金毛飛不再代表建制派了,因為啲師兄弟返晒嚟啦。而她確實也厲害,幾下子就讓大律師公會和大學校長堅定不移地重返建制陣營。泛黃群眾之所以對這些人近日的表現大為詫異,只不過是因為過去五年的建制撕裂太猛烈,使得大家都忘了法律界本來就很保守(因為二十三條的紛爭而產生的大狀黨只是不得已的異數罷了),大學校長本來就很精英(只是開槍的傳聞才逼得兩大校長上街見學生)。

本來一切都在重歸常軌,假如林鄭女士真能獨自全力操盤的話;可惜她未必有這個權力。更何況新一代建制狼群已成,正等着更上一層樓,力圖有所表現,又怎能看着你們那班去開Hong Kong Club的老鬼安安穩穩地埋位搶掉他們得來不易的登頂良機呢?再加上最後一個廣俘人心的體面建制派曾俊華也倒了,誰敢說阿爺還是喜歡大家去半島大堂翹起尾指懶優雅咁飲下午茶呢?也許現在就是要喝二鍋頭的時候了,唔怕飲得多講大咗,只怕對大家唔起。

所以我只好安慰外婆,現在這個時勢,你就屈辱點當一回港獨份子吧。

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