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戴啟思:獨立的大律師和法官 不會向當權者、權貴或反對派卑躬屈膝

2019/1/14 — 18:00

戴啟思

戴啟思

大律師公會主席、資深大律師戴啟思在法律年度開啟典禮致辭,指普通法是「廿年多前香港特區成立時所得到最珍貴的禮物」, 普通法中的瑰寶包括陪審團制度、司法覆核、內在的彈性與適應力,而透過遵循判例得到的司法智慧結晶,也就是激發與塑造公民社會最佳原則的結晶,他引述有關普通法的著作,普通法有如「女神」,需要由「可靠的僕人」守護,「她要求一些曾是無畏無懼和獨立的大律師成為無畏無懼和獨立的法官,他們必須是一些不會向當權者、權貴或反對派卑躬屈膝的人」。

戴啟思在致辭時表示,普通法這個古老的傳統,是香港特區成立時最珍貴的禮物,「無論是在新德里抑或紐約,在墨爾本抑或曼徹斯特,普通法的基本原則都一樣」,當中的瑰寶包括人身保護令、陪審團制度、由十八世紀開始發展至今依然適用的商業法、司法覆核、普通法內在的彈性與適應力,以及遵循判例而得到的司法智慧結晶,也即激發與塑造公民社會最佳原則的結晶。

他引述法學家波洛克爵士(Sir Frederick Pollock)在《普通法的精神》一書中,以「女神」比喻普通法,指「女神」需要可靠的僕人,「在她有需要的日子裡守護她」,這些僕人是一些曾經是無畏無懼和獨立的大律師,後來成為無畏無懼和獨立的法官,他們不會向當權者、權貴或反對派卑躬屈膝;如果「女神的僕人」無這種精神和信念,「他們的學識不會令他們免於羞辱,而女神的王國也會逃不過滅亡的命運」。

廣告

戴啟思又特別提到,「獨立」的大律師和獨立的司法界同樣重要,「一個強大的大律師專業往往意味著一個強大的司法界」,而這種「獨立」體現於所謂「驛站原則」(cab-rank rule),大律師不會因為客戶的身份、案件的性質而拒絕在執業範圍內接受指示。他希望更多人理解這條專業守則,「有些人仍然將個別大律師與其客戶的訴因連結起來看待,這對相關的大律師有欠公允」。

自戴啟思當選大律師公會主席後,公會多次質疑政府和律政師的做法,例如發聲明轟律政司不檢控前特首梁振英,是違反慣例損害公眾信心,戴啟思致辭時表示,大律師公會執委會偶爾會就法律議題發聲明,其實是展現大律師專業的獨立性,包括有時批評法院的裁決,甚至質疑法官的獨立與中立。但公會發聲往往會被立場相左的人,指控是「玩弄政治」,他保證大律師專業信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律不會因為政治立場或態度而改變,「我為大律師及整個大律師專業的自主獨立感到十分自豪」。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