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戴大為:「袋住先」如向中央投降 修改基本法港人得不償失

2015/6/5 — 21:08

上月初,香港大學法律系教授戴大為(Michael Davis)接受港台《基本法》25週年節目訪問時,形容《基本法》本身是一部「很不錯」(pretty good)的憲法文件,在香港政治前途的爭論中,爭取民主者亦非要挑戰《基本法》,而是要求中央政府實踐《基本法》中寫下的承諾。

但事態已有所轉變。上月底,民陣宣佈今年七一遊行安排,公佈今年七一訴求包括「修改《基本法》」;昨晚,四大學生會選擇在六四晚會的舞台上,撕毀及焚燒《基本法》並高舉「港人修憲」的大旗。在政改表決後,「修改《基本法》」是否將要成為後續民主運動的主要訴求?戴大為坦言不認同。

「我能夠理解他們為何有這樣的目標。人大831決定反映出中央政府對《基本法》45條的詮釋,完全違背昔日承諾;如果那真是《基本法》第45條的真義,就應該修改45條。這很合理。但我認為更好的論點是,第45條根本不可能是人大831決定所述的意思,我們應要求中央確切履行《基本法》當中的承諾。

因為一旦中央開始修改《基本法》,後果將不堪設想。我相信屆時港人失去的會比得到的更多。」

廣告

倡議修改《基本法》 相當危險

若《基本法》中承諾的普選真的就如人大831決定那樣,自然必須爭取修改。但戴大為強調,《基本法》第45條本身可導向一個真正的普選制度,是人大831決定錯誤詮釋,港人應要求中央確切履行承諾,而非倡議修改《基本法》。戴大為憂慮,觀乎北京目前的取態,一旦打開修改基本法之門,後果不堪設想,港人將得不償失。

廣告

戴大為強調,北京在白皮書中將港人對《基本法》的理解形容為「模糊」及「片面」,一旦中央開始修改《基本法》,定會將對其有利的內容通通寫進基本法,弱化昔年對港承諾,而港人屆時將無從制止,因此修改《基本法》是相當危險的倡議。

他重申,《基本法》第45條承諾「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而人大831決定中既有無廣泛代表性的提委會、亦無民主程序,更無普選,與45條不符。但《基本法》第45條本身所承諾的選舉,絕對可以給予港人真正選擇,亦無限制公民提名等提名方式。

因此,「袋住先」就如向中央投降,為將來中央進一步干預開路。

港府未為港人捍衞高度自治

戴大為形容,拒絕「袋住先」將帶出一個非常強烈的訊息,表明要捍衞香港自治、法治,拒不投降,否則對香港法治的威脅更大。

對戴大為而言,政制爭議從來不只關乎選舉,更關乎法治等核心價值:  如果政府可以無視憲法、為所欲為,法治便蕩然無存,中央透過831決定與白皮書,嚴重削弱香港法治。然而,本應為港人捍衞自治的香港政府,卻只淪為中央的傳聲筒。

說到這裏,戴大為心中有氣。今年1月,他在《南華早報》撰文批評港府未捍衞高度自治,兩日後特首辦新聞統籌專員馮煒光投書回應,指政制改革的最終決定權在人大,又強辯港府有行吏自治範圍的權力,例子是限奶令、限雙非與額外印花稅。

「(港府)將香港的自治矮化為限奶令等問題,顯示他們完全不懂得什麼叫自治;這個政府似乎並不明白,一個像香港這樣的自治模式,需要本地政府去捍衞其自治。

中央要控制特首人選,將反對中央政府的泛民主派擋在閘外,這個決定帶來什麼後果?特首不去挑戰中央,結果是香港整個公民社會群起挑戰中央。北京介入香港自治,結果引起更大反彈,此時中央又指控港人不愛國;人是不能被強逼去愛國的。如果中央政府尊重香港人,落實中英聯合聲明與基本法的承諾,香港人才有理由去為國家感到驕傲。」

戴大為指出,近日的政改民調顯示有逾四成市民支持「袋住先」,但他相信這並不反映市民對政改方案的真實取態;他認為市民並非真的想要假普選,而是畏懼爭取真普選帶來的後果,憂慮中央會進一步收緊對港控制,猶如受到恐嚇而選擇屈服。

學者有義務為社會發聲

來自政府及建制陣營的「恐嚇」,除了面向一般市民,更針對直斥其非的敢言學者。建制為阻港大前法律學院院長陳文敏獲任命為副校長,發動親中報章連番攻訐,又有傳特首梁振英親自致電港大校務委員阻撓任命;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就「佔領中環」發起人、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收受捐款一事多次致函港大,要求公開捐款來源,以至極保守李國章獲委入港大校委會等等,無一不令外界憂慮港大的學術自由將遭到侵蝕。戴大為有信心學術界會極力發聲捍衞學術自由,但學術自由的程度亦取決於政府是否重視院校獨主的自主性、是否尊重學術自由,對此他感到很不樂觀,認為長遠將影響大學的學術地位。

對於建制報章群起圍攻港大法學院學者「參與太多政治」,戴大為直指這些指控「無聊」(silly),強調協助公眾了解社會事件,是公立大學學者的義務,也是責任;他舉例,當香港爆發SARS或現在的MERS時,大眾也會期望醫學院的教授運用其專業知識服務社群,而專注研究刑事法、公法或憲法的學者,自亦要在社會需要相關專業知識時,為大眾講解影響社會走向的重大議題。

戴大為強調,大學是為社會提供獨立觀點之源,學者不為任何派別發聲,誠懇地、由衷地給予自己的專業意見,亦是社會所期,港大的同僚均非常認真地看待這一份義務。

戴大為1985年來港,先後在中大政政系、法律系及港大任教,桃李 遍佈香港的政界、官場、傳媒、法律界。回歸前後,他已有感港人必須建立屬於自己的政治文化,以及政治上的技能,學會捍衞自己的權利,否則沒有任何人會捍衞香港。他形容自己接觸到的政政、法律學生,將會站在捍衞香港核心價值的最前線:

「在一年級學生的第一課上,我會跟他們說,你們已經簽下契約要承擔一項任務,就是要捍衞《中英聯合聲明》與《基本法》所承諾的香港生活方式。」

來港三十年,他見證中央對香港干預日繁,但亦見證港人與香港學生走出政治冷感,越來越致力捍衞香港,令他對香港的將來仍有希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