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戴耀廷違憲」的概念和語言問題

2018/4/2 — 16:15

戴耀廷

戴耀廷

【文:賓尼佛】

港大學者戴耀廷日前赴台參與論壇,連日遭港府、建制派和中共喉舌口誅筆伐。其中港澳辦發言人更指戴的言論嚴重違反中國憲法、基本法和香港法律。對於是次明顯有組織的輿論攻勢,戴已在媒體分析有關政治動機。本文旨在分析「戴耀廷違憲」論的概念和語言問題,並探討民間可如何回應政權的話語。

誰犯「憲法」?「憲法」的概念問題

廣告

與許多現代漢語詞一樣,「憲法」一詞,本為和製漢字詞kenpō,源於日本明治維新期間翻譯歐洲語文“constitution”的概念。(Liu 1995: 310) 那麼“constitution”指甚麼?以英語為例,綜合Cambridge、Oxford、Merriam-Webster等權威英語字典的定義,現今“constitution”規範的是國家(state)的行為和職權,就人民個人而言,是不作規限的,反而在Cambridge和Merriam-Webster的詞條更可見,“constitution”有保障國民權利的作用。

順理成章,在英語語境裡,「違憲」(unconstitutional)者從來不可能是人民,而是享有公權力的政府行政、立法和司法機關等。

廣告

根據這一標準,嚴重地連番違憲的怎可能是一介書生,而是中國政府自己。以最近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為例,疑似觸犯的憲法條文不勝枚舉,包括:

第三條:「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由民主選舉產生,對人民負責,受人民監督。」

第四條:「禁止對任何民族的歧視和壓迫」、「 各少數民族聚居的地方……行使自治權」、「 各民族都有使用和發展自己的語言文字的自由」

第三十五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

第三十六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

不是邏輯問題,是語言和權力問題

是否賊喊捉賊?必須指出的是,上述討論,是根據英語語境對“constitution”詮釋的結果,即使現代漢語「憲法」源於“constitution”,今義亦可能有變。

德國概念史理論(Begriffsgeschichte)奠基人Reinhart Koselleck認為,政治和社會概念的意義會隨時間改變,尤其在社會衝突矛盾(例如革命)期間,變化更大,社會上不同權力團體更會爭奪(contest)概念的意義內涵,使之對自己產生最大利益。(Richter 1995, 1997) 我們看中共政要漫不經心地拋出「民主」、「公義」、「法治」、「受人民監督」甚或「高度自治」等政治概念詞,當權者如何扭曲重塑字義,便可見一斑。

反專制的概念爭奪戰

這理論對我們有甚麼啟示?在中國的專制社會裡,黨大於國、亦大於法,因此不管憲法寫甚麼,都只能淪為其管治工具,服務其政治需要;而公民社會、知識份子等權力團體受威壓,媒體、法庭均受操控,未能有效爭辯各種概念的意義。

這和香港的處境不同,我們仍然有強大的公民社會、政黨、傳媒和學術界。香港人一直珍視的「核心價值」,包括「自由」、「民主」、「法治」、「平等」、「程序公義」等,承襲了歐美啟蒙運動、民權運動和革命運動的自由傳統。中共來搶奪這些概念的話語權、定義權,我們必不啞忍、噤聲,以我們的語言和概念還擊。中共曾經想教導我們甚麼是「愛國」、甚麼是「真普選」,都失敗了。我們不一定是KOL、記者、教師或知識份子,但都可以在社交網絡、網絡媒體或在朋友間發揮影響力,守護我們的概念。

參考文獻:

Liu, Lydia He. Translingual Practice: Literature, National Culture, and Translated Modernity ; China, 1900–1937. Stanford Univ. Press, 1995.

Richter, Melvin. The History of Political and Social Concepts: a Critical Introduction. Oxford Univ. Press, 1995.

Richter, Melvin. “Appreciating a Contemporary Classic: The Geschichtliche Grundbegriffe and Future Scholarship.” Redescriptions: Political Thought, Conceptual History and Feminist Theory, vol. 1, no. 1, Jan. 1997, pp. 25–38., doi:10.7227/r.1.1.3.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