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戴耀廷:公民抗命者接受法律懲罰 不等於要認罪

2017/9/20 — 11:56

戴耀廷

戴耀廷

佔中三子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分別被控「串謀作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及「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等罪,案件將於2018年1月9日開審,三人均選擇不認罪。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今日於《蘋果日報》以「承擔罪責不是任由宰割」為題撰文,指出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兼英國大法官賀輔明(Lord Hoffmann)於英國案例 R v. Jones [2007]判詞中指公民抗命者須要「接受法律施加的懲罰」,以顯示出他們信念的真摯,並不等於他們須要在法庭上「認罪」。戴耀廷認為,本港上訴庭於東北十三子案的判詞中指犯案者要「認罪」以顯示他們公民抗命的信念是真摯的,是偏離了賀輔明原本的意思。

戴耀廷指,上訴庭引述賀輔明在 R v Jones [2007]判詞中表示,以公民抗命為違法動機的犯案者,需達到兩項要求,才符合公民抗命精神,並獲得法庭減輕罪責。第一項要求,是犯案者須在行事時有合理的節制,不能造成過份的破壞或對公眾造成太大的不便。第二項要求,是犯案者要認罪並接受刑罰來顯示他們對其信念是真摯的。

不過戴耀廷指出,上訴庭的演繹與賀輔明在Jones案對公民抗命的評論有分別的。他援引賀輔明判詞中指:「犯法者的一方……受法律施加的懲罰以顯示其信念的真摯。」戴耀廷認為「接受法律施加的懲罰」與「認罪」於概念上有分別,因為根據法庭程序,如果被告人在答辯時已經選擇「認罪」,法庭就不能透過控辯雙方提出的證據論證,去判斷被告的行為是否符合公民抗命精神的第一項要求,即相關行動是否造成了「過份」破壞或不便。因此,公民抗命者必須不認罪,才有機會質疑控方提出的證據,除非控方完全沒有提出任何證據嘗試去證明被告的行為造成了「過份」破壞或不便。

廣告

戴耀廷認為,只要公民抗命者在進行抗命行動時沒有隱蔽自己的身份,在面對拘捕時不作出反抗,不逃避法庭的審訊,沒有在訴訟中無理拖延審訊程序,及被判刑後沒有逃避懲罰,已足以表明他是願意「接受法律施加的懲罰」,法庭不應只執着於他是否認罪。

戴耀廷亦指出,上訴庭於東北案判詞中沒有提到賀勳爵有關執法者一方評論,即「檢控官要表現克制。」戴耀廷認為,「若被告的行為已包括在一些罪行內,但檢控機關認為這些罪行的懲處太輕,硬要引用另一些罪行令被告要承受更重的懲罰,那就是不克制的表現。」他指,「如果控方沒有克制,不合理控訴公民抗命者一些超乎比例的罪行,那麼公民抗命者別無選擇,只能不認罪,在抗辯中尋求法律公義。」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