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戴耀廷「雷動計劃」淺析

2016/2/17 — 9:55

戴耀廷,圖片來源:朝雲 攝

戴耀廷,圖片來源:朝雲 攝

日前,港大法律系副教授、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在《蘋果日報》撰文,提議一個名為「雷動計劃」的立法會選戰策略。據戴教授的說法,若「非建制派」能夠團結一致,這裡的「非建制派」並非純粹指泛民主派,而是將近年崛起的本土派包含在內,便有機會在今年的立法會選舉中,奪得 35 席。他建議,非建制派在立法會地區直選的名單數目,應是港島 4 張、新東 6 張、新西 6 張、九西 4 張、九東 3 張,一共 23 張。

他同時假定今屆立法會投票率能破紀錄,令非建制派在今屆多取約 2% 支持票,便有可能於地區直選全勝取 23 席。他又認為,泛民可以保住傳統功能組別的六席,以及三席俗稱「超級區議員」,只要在醫學界、工程界和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取多三席,便有機會取得 35 席的半數議席。

廣告

坦白說,戴教授的說法聽起來十分漂亮,可是假設太多,而且忽略了很多要素。首先,泛民主派不是建制派,只要他們不是以一張名單出選,便很難做到所謂的配票或鐵票。要成功配票,必須選舉當日做着滾動民調,推算出選民的投票意向,從而推算出哪張名單「告急」,並且能夠保證選民在告急後,能夠聽從呼籲。

問題回來了,即使假定非建制派各團體,只派出戴耀廷所提出的名單數目參選,選民未必會聽「指揮」,你說誰「告急」便投給誰。原因之一,是部份選民往往是選人不選黨,而泛民不少政客都有明星效應,有較強的吸票能力。以港島為例,何秀蘭的知名度遠大於社民連的吳文遠,即使名單是四張,兩人又同時出選,何秀蘭的吸票能力也遠強於吳文遠。支持何秀蘭的選民若晨早便去投票,到了民調出來,再告急也沒可能將多出的票,改投吳文遠。

廣告

換句話說,那些地區參選名單,必須每張人氣十分接近。然而,泛民主派、傘後組織和本土派的山頭眾多,參選者的知名度也不可能均等,這種名氣上的強弱懸殊,便會增加配票成功的難度。另一方面,戴教授的建議,如同逼著一些新崛起的組織不派人出選。因為上屆各個泛民政黨已經取得 17 席,本土派的黃毓民則取得一席,戴教授提議派出23張名單,請問剩下的 5 張名單由誰出選?如果由名不經傳的傘後組織或本土派人士出選,又會出現名氣上強弱懸殊情況,使選票難以平均分佈在各張名單之上。

除此之外,戴教授似乎沒有注意到,大部分支持泛民的選民,本身未必是泛民或任何政治組織成員,他們也沒有所謂的「黨性」,這也造成選民未必聽其指揮的元素。特別需要注意的是,泛民主派和本土派近年來的分歧甚大,即使那些組織願意協同出選,部份本土派選民對某些泛民政黨的成見,也會影響聽他們的指揮。舉例來說,民主黨和本土派的黃毓民均在九龍西出選,不少本土派選民對民主黨則有很深的成見。若果民主黨出現告急,便會改為含淚支持民主黨,而不投毓民乎?

「超級區議員」方面,也有機會出現配票不均的情況。反過來說,建制派上次只得兩席,也是因為配票錯誤,令李慧琼吸走了本來可以配給劉江華的票。既然建制派尚且會擺烏龍,我們不禁要問戴教授,有何法子令泛民成功配票?如果非建制派根本沒配票的能力,今次建制派又不擺烏龍,他們便有可能在「超級區議員」那邊丟失一個議席。

功能組別上的分析,戴教授也是十分粗疏。他提議在醫學界、工程界,以及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出選,純粹是因為這些界別以個人票而非公司票產生,而他又假定這些選民支持泛民的人數多於建制派。這個假定,或者在醫學界有其可能性,因為醫生不需要在大陸做生意;其餘兩個界別的選民,有些會在大陸做生意,或者跟大陸人和有錢人做生意,他們的投票意向有幾多會傾向泛民呢?

事實上,泛民主派過去也曾派人出選工程界,以及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只是落敗。以上屆立法會為例,公民黨的黎廣德便曾在工程界參選,得票 1,952 ,得票少於建制派的盧偉國近 900 票,即 13% 。這個差距,還未計上屆建制派在工程界出現內訌,如把盧偉國跟何鍾泰兩者的總得票加起來,便有 4,436 票,多黎廣德 2,484 票。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方面,建制派上屆也是爆發內訌,被視作「梁粉」的謝偉銓跟劉秀成鷸蚌相爭,民主黨的吳永輝也未能漁人得利,總得票是 1,464 票,以 204 票之差落敗。建制派下屆若再無內訌,得票便可能超過3千,非建制派得手機會,自然更微。

原文刊於《香港投資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