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所以葉劉要說的是父權結構的壓迫嗎?

2016/10/31 — 18:20

葉劉淑儀,圖片來源:商台片段截圖

葉劉淑儀,圖片來源:商台片段截圖

【文:李豐傑 (台北東吳大學哲學系在學)】

葉太一句:「我一個小婦人好多人睇我唔起。」讓我想起去年發生的一件小事。上年學期初,香港一間大學的哲學教授到台灣開研究所招生講座,一個女同學看畢該校的教師簡介表,就問「你們系上沒有女教授嗎?」那教授撥一下頭髮「你觀察力不錯,的確沒有。」同學就說「那你們系上有研究女性主義嗎?」「這個也沒有。」教授說。

女性主義並不能說是冷門的課題,但不是哲學系中必備的課程。要談傳統哲學中對女性觀點的忽略,在短篇的文章中,也難以解釋清楚。淺白而粗略的簡述就是傳統西方哲學(東方亦然),其實是充滿男性的觀點,絕大部份著名的哲學家都是男性,而且有意或無意地忽略,甚至貶低女性。縱然是非女性主義,也可以觀察到社會實質運作上,都仍然有著兩性不平等的種種現象。那麼葉劉要為自己作為女性所受到的不平等對待而發聲嗎?

廣告

單就冠夫姓或隨夫姓而言,就已經在某程度上顯示父權結構,但葉太似乎是在政治權力上,說男女不平等的問題。單是因為身為女性而被埋沒了,從中文的角度來看,光是「小婦人」一字,就應該受到平權者的關注,「婦人」就要被形容成小或弱或陰柔。因為種種的刻板印象就令女性從權力核心中被剔除出去嗎?葉太在政壇上已有歷練,更有能力令年輕人「起機」,讓他們攀上政治場上的不同位置,有這樣能力的女性,竟然也會因女性身份在香港最高權力的競爭中被剔除?說出「每個人平等,根據法律有權利,而且每個人都有自己志願、想做嘅嘢……」是說自己被到不平等對待嗎?似乎是受了不少打擊,才講出如此的感言。

那麼,葉劉要說的是父權結構的壓迫嗎?或者是女性主義的主張嗎?

廣告

有女性主義者提出要進行肯認行動(Affirmative action)或積極平權措施來改正長久以來的不對等的制度下,對女性所形成的不平等。如台灣設立了立法委員的婦女名額保障。一些女性候選人在選舉中也會強調自己作為女性的角色。香港則較少見有此現象。而達至兩性平權的有兩派,性別中立(Gender-neutral)與性別意識(gender-conscious)的政策。一是淡化性別意識,另一是思考兩性差別而制定的政策。兩者都是為了平權。筆者不是女性主義者,但有句說話讓我有所感觸,「性別正義不單是為女性,也為了男性」。誠然所謂父權結構不一定單是對女性造成不公,男性也可能受制於父權。這議題是關乎整個社會的問題。

不過,女性政治人物是否必然具備性別意識,要求「平權」或提出問題,是為了公眾利益或是單為個人仕途。就要由讀者自行研判了。文章較短很多概念尚未釐清,有機會的話,不如讓「潛在參選者」多講幾句,看看他/ 她在此議題上有何見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