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所謂的「公義」重要,還是社會的大局重要?

2019/6/14 — 10:02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有太多人已經解釋過,縱然香港的修訂《逃犯條例》所適於引渡的罪行,不涉及集會、新聞、言論、學術或出版等範疇(即表面上仍保障大家現時所享有的絕大多數自由),但上面真的要「送你中」的話,有可能會捏造其它的一些刑事罪行(例如找人假扮你醉酒打人等)來引渡你,而香港法庭因為不能開庭聆訊及毫無合理疑點的標準處理被告人,其把關能力亦受到嚴重限制。

我們當然知道,絕絕絕大多數人,都不會因為在公開場合、或是在社交媒體上罵過上面而被「送中」,皆因上面要捏造證據、提出引渡要求、再進行相關程序的話,所需要的人力、物力、金錢或時間成本都會不少。而我相信這次的修例,最主要為的是要引渡從中國逃出的「大鱷」,或真的是要填補漏洞,又或是能夠更「名正言順」地(不用經過「洗頭艇」),將對中共有威脅性的「眼中釘」,「送」回去受審(但這樣「名正言順」地做,必然會引起社會公憤與一系列的抗爭,不及偷偷用「洗頭艇」送回去那般,更容易成事)。

因此,修訂《逃犯條例》對絕大多數人的真實影響,其實並不大,可是當這次修例通過之後,便會令很多人人心惶惶,或產生寒蟬效應,對社會的負面影響難以量化計算,或很有可能遠大於這次修例對社會所產生的真正正面之影響(例如真的把罪有應得的罪犯繩之於法)。且這條例經過再三修訂後,未滿可判處7年監禁的罪行,又不被涵蓋,間接令到香港依然是不少罪犯的窩藏天堂(例如性罪犯等),那所謂的一些法律漏洞,仍是繼續地存在,並且又打開了新的、能引渡政治犯的漏洞。

廣告

在社會爭議聲不斷的情況之下,林鄭及其政府高官仍是要一意孤行,甚至不理會上周日數十萬乃至過百萬市民走上街的表態,終於釀成6月12日的大型嚴重衝突事件,致使不少平民受傷,並將警民關係進一步推向深淵!於衝突過後,立法會這兩天繼續停止開會,但政府並未提出撤回修例,我覺得此有可能是他們的緩兵之計,以令到他們可以有更多時間去計劃下一步的行動,或令到警員能得到休息,也令到市民怒火可稍微不燒得那麼猛烈,令衝擊者於一鼓作氣之後,可得到緩息,以使他們「再而衰,三而竭」。
但從中國最近有官員跟林鄭「割蓆」,指出中央從未指示或下令要求港府修例的報道出現之後(上面雖然正常不會去承認自己是主動推修例的一方,但也很少會這樣特意地「割蓆」),我覺得這次暫停開會,亦有可能是因為中央和香港政府的意見出現某些分歧,需要再進一步「商量」是否應暫時撤回修例,始終這麼多人出來遊行或之後的動亂,會引起國外的關注、行動,或出現管治上的危機,而我也覺得中央及香港政府,在推修訂條例之前,也未必預計到社會的反彈聲音會如此之大,甚至高於「廿三條」。
因此,市民要令政府撤回修例,關鍵仍是不能令自己心中的那團火熄滅。於即將到來的星期天或下一個星期天,仍是希望有近百萬市民可以走上街,繼續和平遊行抗議,給香港政府乃至中央,造成一定的壓力。同時,包圍立法會的行動亦要繼續進行,不能中斷,然而在weekday的人手不夠,是很大的問題,大家可以的話,是否能「錯開」地請病假、年假?(例如在群組宣傳,每月1-5號生日的人,可以於星期一請假;每月6-10號的人,可以於星期二請假……如此類推,當然你若不能請到對應的日子,也可以靈活處理等)。

這次大型的衝突,我相信不僅是因為修訂《逃犯條例》的推行、對上面的恐懼或不信任,也因為是由於2014年過後,大家經歷了「雨傘運動」的失敗、人大的釋法、議員被DQ等事件,所積累下來的怨氣、怒氣之一次大爆發。所以,這次若能夠逼使政府撤回修訂《逃犯條例》,不僅可以暫時消除大家的恐懼、挽回外資的信心,也能有所舒緩大家那蓄起來太久的怨氣、怒氣,對社會重回健康發展,或達到中央所一直希望的「和諧穩定」,有一定的促進作用。

廣告

可惜,香港總是有那麼多缺乏政治智慧的人,卻位高權重,他們有些可能真的以為追求所謂的「公義」,會比起顧及社會的大局,更為地重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