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所謂「抗爭的靈性」

2015/11/12 — 14:16

先說一個故事。

雨傘運動結束,一位在金鐘紮營七十天的青年基督徒,再次回到自己的教會。青年人心中帶着許多糾結——究竟我還能投入教會嗎?究竟教會牧者如何理解我的行動?教會領袖的政見與我的看法怎樣能夠共存?心中幾百個疑問,不知從何回答。於是,青年基督徒懷着勇氣,踏上教會的樓梯,一進到教會門口,遇到教會的牧師。牧師看見這位幾個月沒有出席教會聚會的青年人,一開口問的問題,竟是一個意想不到的問題。牧師問青年人道:

「在金鐘紮營的七十天,你有沒有每天早上按着教會的靈修計畫來靈修?」

廣告

當然,故事是虛構的。故事也沒有任何直接或間接的說教意味。我只是想指出,在現今許多教會中,「抗命」與「靈性」之間仍然存在着一種不協調的矛盾——靈性被看為是靜態的、屬靈的、順服的;抗爭對許多人來說是行動的、世俗的、反叛的。究竟「靈修」與「抗爭」有何相干?

前陣子應邀參加基督教聯合書展舉辦的講座,分享題目為「抗爭的靈性」。驟眼看來,所謂「抗爭的靈性」大概意指「抗爭中的靈性」——基督徒如何在政治抗爭中培養、實踐、修煉靈性。翻查網上資料,雨傘運動期間,中大教授蔡寶瓊與崇基講師胡露茜在「公民課堂系列」以「抗爭與靈性」為題,分別以佛教與基督教的角度教導學生如何在抗爭運動中修煉心靈。甚具意義。

廣告

不過,我自己的思考是:「抗爭」與「靈性」,究竟哪個才是上位概念(Oberbegriff)?究竟是「抗爭中的靈性」還是「靈性中的抗爭」?究竟「靈性」是「抗爭」的一部分?還是「抗爭」是「靈性」的一部分呢?我認為,答案是後者:任何抗爭都離不開靈性,靈性不是抗爭的隸屬概念或工具,而是反過來,抗爭是靈性的彰顯,整個抗爭運動都應該是基督徒的靈性運動。

靈性不是某件事的屬靈部分,而是聖靈在整個生命中的彰顯。因此,我們整個生命都是靈性彰顯的場所。因此,問題不是如何在抗爭中彰顯靈性,而是我們的靈性如何在抗爭的處境下照常被彰顯出來——耶穌基督的靈在我們之中,我們跟隨基督,我們在任何環境(抗爭)都在彰顯這靈性。

我要說,抗爭是特殊的。抗爭並非常數。只是,我們現今身處的環境亦絕非常數。我們面對的香港,黑白被顛倒,人民被欺壓,妖孽正當道——正是這個特殊處境讓我們的靈性無可避免地彰顯在抗爭之中——不是抗爭被靈性化,而是靈性只能在抗爭的處境中照常被彰顯。正是現今這個特殊處境,跟隨基督必然走向一條抗爭之路。

這是一場「靈性中的抗爭」。

 



(原載於《時代論壇》「時代.粉紅」專欄;歡迎轉載)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