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所謂「攬炒」

2019/9/1 — 10:46

直到這一刻為止,無論民間,還是部分建制派人士,都還有很多人按照一種不加思索的習慣,形容香港示威人士上街,是為了要表達某種「訴求」。但請回頭看看,打從 6 月 9 號第一次百萬人遊行開始,一些學者的調查就已經顯示,很多人之所以站出來,根本就不是想要表達什麼訴求。恰恰相反,他們似乎認定無論是什麼訴求,政府也不可能答應。為什麼明知道政府不會有任何讓步,他們還要耗費時間和精力,甚至冒着犯法的危險走上街頭呢?雖然 6 月 14 號,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宣佈「暫緩」逃犯條例的修訂工作,好像給了大家一點點期望,以為這個政府說不定還能聽見一點點反對的意見,於是有了後來「五大訴求」的說法。但是我們始終不應該忘記,在這一次延續了好幾個月的運動裏面,出現了一種香港以前非常罕見的民間情緒。不是為了讓政府答應什麼,卻是最單純的抗議,一種夾雜着憤怒、絕望,甚至自我犧牲的情緒。它並不期待什麼更美好的未來,反而預知毀滅。最能體現這種情緒的,大概就是目前示威者當中仍然算是少數派的人所主張的「攬炒」了。

什麼叫做「攬炒」?那當然就是玉石俱焚的意思。懷抱這種主張的人,相信曾經在香港備受珍視的核心價值即將消亡,而香港一切最重要的社會體制也快要傾覆。既然這是不可避免的終局,那麼在臨死這一刻,他們至少也要讓中央政府甚至整個國家陪着沉淪,因為他們認定中央政府就是造成香港今天這個局面的元凶。先不必討論這種想法是否合理,也可以暫時不用去管這種想法在香港民間究竟有多大市場;我真正關心的,是用什麼樣的方法可以達到這個目標。

這種表面上聽起來難如登天的事情,只要我們大家看看眼下的現實情況,就會驚訝地發現,它居然出奇的容易。首先就像我之前在此說過的,香港對整個國家的價值,就在於它那非常獨特,幾乎不可替代的國際地位。所以,只要能讓以美國為代表的各個發達國家不再承認香港的特殊地位,並且以香港問題為由抵制中國,再加上對臺灣問題的影響等一系列連鎖反應,這種自殺式攻擊就算是大功告成了。各界似乎一致認同,要達到這個結果的最有效手段,就是誘使駐港解放軍部隊出動,又或者逼得正在深圳佈防的武警過河入城(當然,現在還得加上林鄭月娥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使香港進入正常法制被懸置的狀態)。以最近警方越來越失控的表現,以及部份信奉「攬炒」的勇武派不斷升級的野貓戰術來看,我可以悲觀地說,再這麼下去,要出人命恐怕是遲早的事。而不論是哪一方有人遭遇不幸,「攬炒」的結局恐怕就不可避免地要被點燃了。

廣告

在我看來,這就是香港這個夏天以來一切事件當中最奇特的一點。那就是所有最理想,最能緩和局勢,最可以解決問題的辦法,全都變得異常困難。與此相反,最糟糕,最能惡化局勢,最容易導致災難爆發的事情,反而變得特別容易。換句話說,最不符合香港多數人利益,最能傷害中央政府和整個國家,但卻又只有少數人才真正渴盼的局面,反而是如今最有可能實現的。我們到底是怎麼走到今天這個地步的呢?

除此之外,我們也可以留意,「攬炒」派可能還不限於大家所知的枱面上香港這少數人。不管是在北京、香港,還是國外,都可能有些力量正想改變中國的現況,又或者只是試圖趁亂保存既得權益。對於這類人來講,「攬炒」並不是件壞事。

廣告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