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手執教鞭與手執槍炮之間

2019/9/26 — 14:19

9 月 26 日,有人以「一群香港資訊科技業界的從業員」為名,於《星島日報》頭版刊登全版廣告。(作者提供圖片)

9 月 26 日,有人以「一群香港資訊科技業界的從業員」為名,於《星島日報》頭版刊登全版廣告。(作者提供圖片)

近來,老師們不斷接受「再教育營」,不斷俾人教我哋要點教書。又被人話唔夠叻,又俾人話主觀偏頗,高官來教,家長來教,民建聯來教,佐警人員協會來教,李國章來教,今日連一群資訊科技從業員都來教。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對我哋又要中立又要多角度思考又警醒老師不要鼓吹違法等等,連帶傳媒記者也要苦口婆心告誡要不偏不倚不要轉移視線之類之類……

沒緊要的,誠如李前局長所言,我哋又唔夠叻,俾人指指點點好合理喎。

廣告

眼角望上這篇全版廣告的第一點,咦,香港警察,就是一句支持「除暴安良,維持法紀」。

對傳媒教書佬就百字告誡洋洋灑灑,對警察就是一句滿滿的暖意。

廣告

咦,就咁睇,作惡的,似係我哋多啲。

如果我哋可以如此受擁戴包容無條件支持,我哋係咪可以點做都得?

對住我哋恨之入骨的違規學生,制服咗之後,係咪可以拖佢去後巷打多鑊? 

有學生忍唔住攞粗口罵完我哋之後,我哋係咪追佢九條街再打到佢血流披面?

對住蓄意打同學的學生,因為幫自己出咗啖氣又多得佢老豆照住,係咪就可以同佢搭哂膊頭再放佢走?

對住明明一心只以救助為己任的 First Aid 同學,我哋可以因為睇佢唔順眼不問因由罰佢面壁思過,再借啲意拉埋佢入訓導室,大聲講「冇人需要你哋」? 

唔肯招認自己過錯的學生,我哋係咪會打到佢哋骨折?或者仁慈啲,用冷氣機吹到佢哋凍僵?

我哋可以用任何貶義詞去指罵我們不喜歡的學生?

最後,我哋面對過失時,我哋校長老細會大力保我哋,開大個咪講老師 kick 嗰個唔係學生而只係 object,然後一句「歡迎各位再提供更多證據,現階段不宜討論」為由 hea 過你?

好了 FF 完。

放心,莫講以上反人類罪行,哪怕一句半句,我哋就足夠收自己檔。

一句粗口,被裁定違反專業操守。

一句仇恨言論,立即貶職,再收譴責信。

一條引導性題目,校方立即時割席,教育局即時調查失德。

老老實實,做得教育,絕對有必要受社會監察,有錯要認打就企定,都不只是老師,這都是一眾手執社會權力本來的共識。

但你睇手執槍炮之徒?

張司長一句代為致歉,警隊同仁輕輕反駁一下,司長自此龜縮,以後連半句人話都聽不見。然後,當權者面不改容,繼續解決所有提出問題的人,用謊言去掩蓋更多謊言,此為社會淪喪之一。

社會淪喪之二,就看道旁兒們如何向強者奉承,如何向弱者抽刃。

「本來和平表達吓咪好囉,點解依家要咁暴力?」

對唔住,事到如今,這個社會,再沒有甚麼本來了。

大人,冇咩事我都係返出去跪玻璃了。

PS. 致這一群資訊科技從業員,祝你們以後在網絡長城內,共享百度與微信榮耀。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