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才子」筆戰 — 梁文道質疑「民族基因」論粗疏 陶傑反斥文革刀筆興文字獄

2015/6/23 — 16:13

文化人梁文道一連數月,在《蘋果》週日專欄撰文評論香港「本土派」的論述,對本土論者提出不少質疑;週日,梁文道點名批評《蘋果》專欄作家陶傑,多年來將民族性具體化成「DNA」,論述不夠嚴謹且過時,形容這種論調無法解決當下問題。梁文引來陶傑一連兩日回應,質疑梁文道是以內地文革的「刀筆」,將談「民族性」的陶傑與「被指『港獨』的陳雲」扣連,藉此對其大興文字獄「欲置人於死地」、提示共產黨「抓人」。兩大「才子」的論爭,引起社交網絡上不少討論。

梁文道:民族性論粗疏 無法解決問題 只是爽一把

梁文道週日在《蘋果》專欄中撰文〈全部問題都是同一個問題〉,指陶傑是香港最早將身體隱喻帶入中港問題討論的作者,經常使用「DNA」字眼;梁文道認為,陶傑所講的「DNA」可理解為「民族性」或「文化本質」,而這兩個概念在社會科學上有爭議,「不夠嚴謹,而且過時」。

廣告

梁文道形容,陶傑將「民族性」具體化成「DNA」,「彷彿民族性是種深深根植在一個身體上的東西,難以割捨,怎麼自覺怎麼改造都不會有用」,近乎種族主義。

(陶傑)本來就是一位作家,以形象之語,逞天賦之能,大家都不會太過深究他筆下的用字是否經得起嚴格的檢驗。於是「中國人身上有小農DNA」,和「中國文化的DNA變不了」之類的說法,漸漸就成了民間廣為流傳的套語了。

廣告

梁文道另提到嶺大中文系助理教授陳雲,指他以理論家自許,不用「DNA」等粗疏的字眼,但與陶傑一樣愛以總體文化論斷,「類似陶傑,似乎相信一個包含一切的文化特質是變不了的自然」。

經過陳雲的轉化,文化「DNA」一類的觀念,就為今日香港本土族群主義者鋪出了一張雖然模糊但又很有魅惑力的想像框架。模糊使它很有彈性,延伸的範圍無限寬廣;魅惑,是因為它堅持內外有別,符合人類區分彼此敵我的本能需要。

梁文道認為,將一切問題變為「敵我矛盾、『大是大非』的根本決斷」。他形容,本土族群主義者,未有提供一個切實可行的「最終解決方案」,指他們「「並不真的想解決問題,他們只想爽一把」。

陶傑:梁將民族性與港獨扣連 興文字獄

陶傑昨今一連兩日在專欄中回應梁文道,分別題為〈打爛齋缽〉及〈A Booklist for Morons〉。梁文道文中未提到港獨問題,但陶傑質疑梁文道,將他與「被指『港獨』的陳雲」串在一起、將港獨與民族性扣連,「這是寫給他的恩主共產黨看的,提示應該要抓人」,是「欲置人於死地」。

陶傑形容,梁文道學到了「文革的刀筆」,對此表示「我好驚好驚」。

梁文道先生他指摘「把所有問題都歸咎於一種玄談式的民族性」,鼓動「種族仇恨」。梁文道行走大陸,終於學到了文革的刀筆。我不是他這樣的文人,本來一直不予理會。但是梁先生進一步寫「港獨」將與「民族性」的問題對號,認為談論「民族文化基因」是催生「港獨行動綱領」的理論,這樣,即是欲置人於死地。

陶傑確認民族基因(應指DNA)為他最先「鑄造」,「跟身體器官無關,而是一種借喻」,又指中紀委書記王岐山亦曾發言引「中華文明的基因」,反問梁是否敢點名批判王岐山。陶傑又指,中外學者過去就民族性格、文化基因等論著有多部著作,並列出17項,「請標榜時時讀書的大哥一讀」。

陶傑又指,寫專欄不是寫論文,有字數限制文字較精煉,且報紙面向大眾,「當然是讓讀者爽」:

正如魯迅的「阿Q正傳」、「狂人日記」,以小說講民族性,也面向大眾。只有半桶水的文人,才拋弄他的「玄談」,以及辨別政治風向,在他販賣的玄想中欲掀起文字獄。

另一被梁文道點名的陳雲,則未有直接回應梁文道今次的文章;不過上述三篇文章引起網絡熱議。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哲學教授王偉雄在博客撰文,質疑陶傑在今日文章中列出的「書單」,抄自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於2012年出版、沙蓮香主編的《中國民族性(壹) ─ 一百五十年中外「中國人像」》,且抄寫時有錯誤,如陶傑提到《蔣介石民族特性比較》,但事實上沒有這一本書。

王偉雄又在facebook提出,梁文道根本沒有否認「民族性」是社會科學議題,只是說那是「在社會科學上很有爭議的概念,不夠嚴謹,而且過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