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批港外籍法官無維護國家主權意願 大陸法學教授:應逐步減少取消

2017/3/3 — 12:43

資料圖片:2017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

資料圖片:2017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

繼大陸傳媒先後刊文就七警案批香港的外籍法官之後,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田飛龍在《明報》撰文批評,香港的外籍法官對基本法秩序整體認知、對國家主權及安全等,不能合理權衡,也沒有維護意願與能力,他認為,香港司法如果真成熟自信,應逐步朝着減少乃至於完全取消外籍法官的方向進行「改革」。

田飛龍在文章提到,外籍法官問題是香港回歸「平穩過渡」工程的一部分,對於保障香港的國際地位與法治影響力做出了一定貢獻;但他認為,外籍法官對基本法秩序整體認知、一國兩制內涵把握以及維護裁判中的國家主權、安全與發展利益方面,不能合理權衡,亦無維護之意願與能力。

廣告

田飛龍認為,由於七警案中因負責的是外籍法官,令有關問題被再次提出,他認同七警案量刑確屬過重,尤其是與佔中判決、旺角判決之社運分子承刑相比,這種「畸輕畸重」的司法失衡可能嚴重影響警隊士氣和香港公共秩序,「縱容社會運動激進化甚至港獨分離主義,不利於香港繁榮穩定及《基本法》秩序維護。」

田文批評,司法過分獨立乃至於「至上」,「司法同情乃至於放任社會運動,過分限制警察權,其結果並非香港的法治進步和民主發展,而是基本法秩序式微,倒逼國家更強的威權護法。」

廣告

田飛龍:即便外籍法官不再存在   法律界仍由本地反對派主導

他認為,外籍法官已經起到了「過渡期的作用」,可以逐步減少甚至不再聘用。田飛龍認為,香港主要依靠香港本地法律人才來支持香港司法,也是香港司法獨立的一部分,可以採取聘任法官之外的其他形式進行,「比如外籍人士以『法庭之友』形式提供諮詢意見、法律行業的國際研討會等等。」

但田飛龍在文末稱,即便外籍法官不再存在,另一棘手課題,就是主導香港法律界的是「本地反對派」,「其對法學教育、律師資格、法官遴選、基本法法理學乃至於反對派政法論述與組織網絡的建構和維繫」,已形成龐大而封閉的利益共同體和價值共同體。他認為,與香港司法的「深層次對話互動」,「促進其面向國家的法理轉化和心智開放,提升其裁判法理學的國家法內涵與層次」,是未來「依法治港」的重大要害與挑戰。

田飛龍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副教授、一國兩制法律研究中心執行主任。田飛龍過去多在左報撰文,包括《大公報》專欄在2月14日以「特首選戰中的重啟政改與23條立法」為題撰文,其後李慧玲於2月15日在《蘋果》專欄中撰文分析,形容是「左報首現撐薯片文章」。田飛龍事後隨即在《大公報》撰文澄清,文章標題為「駁《蘋果》歪曲造謠文章」,文中他強調,「我認為林鄭是最佳的人選去推動包括政制發展在內的香港未來事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