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批政府亂用社團條例 梁家傑:國家安全界定模糊 人權監察:不符國際人權公約

2018/7/17 — 16:55

背景圖片來源:朝雲 攝

背景圖片來源:朝雲 攝

特區政府準備在主權移交後首次引用《社團條例》取締香港民族黨,15年前以大律師公會主席反對23條立法的公民黨主席梁家傑認為,當時立法兩大憂慮,包括「以言入罪」,及在當事人無行動下當局仍可把支持某一種言論的人入罪,「如今擔心似乎已實現。」梁又指法例對國家安全界定模糊,全在執法者態度,如果以他曾和美國傳統基金會及台灣組織交流,「咁你下次係咪可以引用法例將公民黨都取消?」

香港人權監察總幹事羅沃啟認為,《基本法》訂明《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在本港繼續有效,而公約容許人人有信念、自由發表意見及和平集會和自由結社自由,他看不到政府有何強烈理由取締該黨,「針對和平主張,令人失望。」

梁家傑指自己反對港獨,不同意陳浩天(香港民族黨召集人)的立場及爭取手法,但他指陳浩天什麼行動都沒有,但當局就用法律禁止他的組織,是「以言入罪」。梁家傑又指,以他的理解,1949年立法的《社團條例》是針對黑社會,「條文八成以上都是講三合會,諷刺的是97年之後無用過(社團條例)來取締過黑社會,反而現在就用來取締得把聲來講港獨的民族黨。」他不排除當局此舉是為23條重臨「造勢」。

廣告

梁家傑指當局有法亂用

保安局引用的是《社團條例》第8條1款(a),即「社團事務主任合理地相信,禁止任何社團或分支機構的運作或繼續運作,是維護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全、公共秩序或保護他人的權利和自由所需要者。」梁家傑指,其實(b)是訂明「該社團或該分支機構是政治性團體,並與外國政治性組織或台灣政治性組織有聯繫」,社團事務主任即警務處處長,已可建議保安局局長作出命令,禁止該社團或該分支機構運作或繼續運作,他指自己早前和美國傳統基金會,以及台灣一青年組織就「一國兩制在香港實施的情況」交流, 「咁你下次係咪可以引用法例將公民黨都取消?」

廣告

他坦言,《社團條例》是港英這些昔日的殖民地主,駕馭香港這些二等公民的法例,甚至針對黑社會,「今天理論上我們不是殖民地,為何你還用一條1949年的法例來企圖取締一個『得把口』的香港民族黨?」他質疑今次事件向港人傳遞負面信息,「你當我們是殖民?還是比殖民更不如?」

梁家傑亦指對北京處理港獨的方法,感到奇怪,「你現在是把陳浩天突顯了,你問下牛叔順嫂都不記得陳浩天是誰!你現在把他提升到全港頭條,是這樣對付一些你不想見的東西?」他認為中共如真是不想港獨,應該做到無人支持,「連講都無人聽」而唯一辦法就是回歸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

羅沃啟就認為,現時港獨主張並不廣泛,「如果主張好廣泛(支持),那已不是法律問題;而如果有關主張根本無社會基礎,那你現在取締就更爭議。」他指現時當局對民族黨實行的是民事上限制,而社團事務主任如何處理是合理,羅沃啟認為有客觀標準,「不是你個人所好,認同好、贊成好,而是有客觀標準,這就是一系列國際準則。」

約翰尼斯堡原則:言論涉暴力   才受處罰

《基本法》明確指出《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在香港適用,當中18、19、21及22條訂明,人人都享有思想、信念及宗教的自由;有自由發表意見的權利;有和平集會和自由結社的權利。另外還有《約翰尼斯堡關於國家安全、言論自由和獲取信息自由原則》,根據原則15和16,只有當政府可以證實三項情況時,才可以對國家的威脅為理由對言論進行處罰,包括:(a) 該言論是為了煽動即將到來的暴力;(b) 可能會煽動這樣的暴力;以及(c) 言論與可能出現或出現這種暴力之間存在著直接或和立即的聯系。

羅沃啟認為,所有行動上涉及暴力的行為,都有刑事法例規管,政府如果要合理取締民族黨,就必須證明該黨有實際企圖,「你話佢有軍火庫,準備武裝行動,又或者咩《五一七工程紀要》,否則就算你不喜歡他們的政見,但他們也只是和平主張。」《「571工程」紀要》是中共領導人林彪的兒子林立果等人,在1971年3月23日策劃撰寫為推翻毛澤東統治地位的武裝起義計畫書草稿,林彪出逃客死異鄉後被當局查獲。

其實對「國家安全 (national security)」的定義,暫時亦未有統一說法。當年23條,即2003年國家安全條例草案中,國家安全的定義是指保護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土完整及獨立自主。不過在2015年,內地實施《國家安全法》後,時任保安局局長黎棟國在立法會指,「由於《國家安全法》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本屆政府也未有計劃就《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特區政府沒有需要就《國家安全法》的範圍、「國家安全」的定義、以及《國家安全法》個別條款等作研究或評估。」

《社團條例》百年歷史5次修訂

至於《社團條例》,歷史則相當悠久。根據港大法律學院教授陳弘毅有份撰寫的《殖民地時代香港的法制和司法》一文,因為港英殖民地政府鑑於大清被推翻後,香港一度出現反殖動亂,港英政府在1911年制定《社團條例》(Societies Ordinance),以加強社會控制。

到上世紀20年代,工運興起,罷工頻仍,港英修訂《社團條例》,對付包括三合會等黑社會組織,以及任何具有「與香港殖民地的和平及良好秩序有抵觸的非法目的」的社團。到1949年5月,鑑於中國內戰令香港難民增加,港英再修訂《社團條例》,規定在本港的社團,必須申請註冊並接受規管。但到1992年,為確保條例條文符合《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適用於香港的有關規定,《社團條例》在1992年曾作出修訂,以通知制取代社團註冊制。不過註冊制度的規定,又在1997年被臨時立法會恢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