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批發與零售界功能組別停滯 揭示香港產業結構問題

2016/9/1 — 15:13

2016立法會選舉,功能組別批發及零售界,選民人數為6,727。候選人有區諾軒(民主黨)及邵家輝(自由黨)。(立場新聞選舉專頁截圖)

2016立法會選舉,功能組別批發及零售界,選民人數為6,727。候選人有區諾軒(民主黨)及邵家輝(自由黨)。(立場新聞選舉專頁截圖)

【文:思兼】

29嵗的區諾軒,幾乎孤身出戰功能組別,挑戰這個6千多選民的批發與零售界。沒想到練乙錚先生欣然推薦之餘(傳統泛民黨派的候選人之中就只有區諾軒),會如此直接寫到這個業界的核心問題:

年輕人提出港人『命運自決』,其實在紅色資本席捲香港本地中小企的形勢底下,小商戶也必須聯合起來,為自身利益走命運自決之路。我支持批發零售界的中小企業者選出能夠替他們表達這個意願的新一代立法會代表。

練乙錚

廣告

確實,零售與批發行業面對的挑戰,除了以領展爲首的地產壟斷帶來巨大的租金壓迫之外,過往自遊行帶來的所謂商機,掩蓋了今年紅色資本的挑戰。

過往的紅色資本,往往是比較低調的國貨公司與超級市場等等,現在除了紅色資本繼續增大,挑戰本地或外地資本的經營之外,諸如一些明明是抄日本設計、卻販賣大陸製品的零售連鎖店,冒充本地品牌,其實多少嚴重影響了本地的商譽。紅色資本,既是經濟,更是政治。

廣告

錯綜複雜的批發與零售界

其實何止紅色資本?批發零售界,見證着近年香港經濟本身的結構轉型的問題。這些問題已經拖了十多二十年了。依靠單一市場、高昂租金、商鋪壟斷、内部消費不足、本地消費者的購買意欲持續下滑、產業不能提升、沒有面對外國與大陸的網絡購物平台與電子支付的挑戰、科技不創新與守舊、欠缺保障業界與消費者的相關新法律的整備、服務業質素不能提升、業界代表性嚴重不足等等問題,一直放任不管。

功能組別選舉,在每個界別的議題都不同。翻查批發與零售界的選民組成,從大公司到小店包羅萬有,關心自然不同。不過從來商界主導的言論,不外乎要吸引自遊行刺激大量消費。只要大賣奶粉,人人有工做人人有飯開… 從SARS以來這類説法也是重復了十多年了。其實,這種過時思維,跟隨批發與零售業界一道停留在八九十年代的工業社會模式,並沒有面對通訊科技與網絡的挑戰,也沒有與時並進去提高服務業與旅遊業質素,爭取高增值的遊客與消費,大家只搶着賺快錢,倒有點飲鴆止渴的感覺。

便宜的工業製品 高增值的服務業

現在消費,便宜一點的工業製品,都是從大陸網購,直接送到辦公室。要享受高質素服務與設計精緻的高價貨呢?直接去日本旅遊好了。香港高不成、低不就,正正困在工業社會與後工業服務業社會之間。工業社會講求大量生産、大量消費。無論白領還是工人,大家都有安定的職業生活,依靠穩定收入,結婚買樓,養妻活兒。透過大衆媒體的廣告,得到同樣資訊,消費口味單一,但批發零售容易經營,自然順風順水。

人一生,什麽階段最花錢?莫非結婚、買樓、育兒而已。現在社會,職業不穩定,讀書時間拖長,廢青自然拍不了拖,結不了婚。樓價高企,自然買不起樓,也就不會買家具電器,環境擠擁,也沒地方放東西。而女士結婚越來越遲,生育率繼續低下,就更不用買東西給小孩。至於上了岸,擁有資本的人,與其投資科技與創業,不如買樓收租,這樣後來者就更難上岸了。這樣下去,内部消費不出問題才奇怪。

其實,批發零售界面對的問題,正是我們香港擺脫不了八十年代的工業化社會思維。日本同樣面對類似問題,國内消費不足。可是,去過日本朋友都知道,日本服務業質素高,產品設計精美,外國與港台遊客喜歡去旅遊購物。其實去逛逛新宿百貨公司,都知道華服價值不菲,很多日本OL想也不想就掏出銀包,連這樣瘋狂購物,日本國内消費也被說出現大問題,並非他們沒錢買東西,而是連高消費都飽和了。一天日本人不生小孩,内部消費也不能提高。可想而知跟日本同樣,低出生率的香港社會與本地消費,接下來也必然面對巨大問題與挑戰。

業界問題堆積如山

賺錢當然不是問題,不過依靠單一外來客源的消費模式,就算過往幾年造就了不少商機,對很多從事不同專門生意的都市中小企業者來説,好壞難以一概定論。水貨問題導致社會成本增加之餘,往往導致在租金攀升的環境下,投資創業風險就更高。加上人力培訓不足、青黃不接,而且工時越來越長、顧客要求越來越高、而内部消費意欲下降,結果就是越來越依賴過時的經營方式與單一的賺快錢模式,形成惡性循環。一旦大陸經濟放緩,就會立刻造成市面蕭條之像。

再者,客源與經營模式單一化,行内競爭加劇,店鋪營業時間越來越長,而且營業時間長,客源沒有增加,其實整體效率降低。而工時越來越長,員工自然疲勞,而人工維持低水平,服務質素下降之餘,員工下班之後都沒有時間去玩與購物了,大衆消費意欲自然降低。這是一個惡性循環。

「利益」與「代表」是否可能?

其實對不同生意經營者來説,這種單一的經濟與消費形態影響不一。何謂「代表」?以往批判功能組別,通常集中說業界選民組成不民主等等,我看問題核心,還是利益該如何平衡的問題。過往商界所充當的利益代表,其實並沒有針對經濟商業政策與社會政策的重大議題,往往只能稍爲代表不同行業,在受到政策影響時候,被動地面對政府的干預。而業界之間的利益衝突、業界與政府之間的商業政策討論,還有業界與社會其他群體的溝通,其實往往懸而未決。那就更不用説過往議員,其實沒能看到整體社會與經濟結構的全體畫面。

業界意見已經難以全面兼顧與反映的時候,業界舊有問題堆積,卻必須要面對已經到來的問題挑戰。這些問題,又豈可是罵罵佔中,說說廢青不是就能解決的呢?如果你能在這個批發與零售業有資格投票,是否需要找一個更能放眼未來的代表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