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把人民推到極端 馬克谷克獄中抗爭25年

2015/1/22 — 16:37

馬克谷克 Mark Cook 年近八十,曾兩次患癌,仍然身裁健碩,聲如洪鐘。每談到他的兒孫,臉上露出欣悅,談及獄中好友,卻又戚戚然。十多年前在西亞圖出獄後,仍堅持不懈爭取公義平等,因為作為貧窮黑人、妻子是美國最受壓迫的土著印第安人,且曾長期坐監,被剝奪權利,他體驗得太多太痛了。在朋友幫忙下,他專程來港,因為被雨傘運動感動,想來表達支持。到中大演講,題目是「抗爭不息」。

馬克過去七十八年的歲月中,有四十年花在監牢內。上次入獄被判兩重無期徒刑,坐了二十五年監,後來經人權組織努力證明他屬政治犯,於 2000 年獲釋。二十五年在獄中目睹種種欺壓,於是在獄中搞抗爭運動,爭取獄中人權,以黑豹黨少校身份,專門負責獄中教育工作,成為人人尊敬的「長老」。在他領導下竟能私下製造印刷機印製獄中通訊刊物,宣揚理念建立共識。監獄當局無從處理他,唯把他有不斷遷移至其他監獄,以免他建立勢力,也令其親友難以探望。

和他談起粉筆少女,勾起了他年青時的故事。17 歲那年他因打破了學校窗戶被捕,法官謂不可因為打破窗戶判他入獄,卻又誓要把他關起來,於是「巧妙地」判他入精神病院,這判決可以是終生的監禁。在精神病院中被毒打後投訴,回應是「不能追究,因為精神病人不是人」。三年後換上新院長,翻看紀錄發覺他無精神病,把他釋放。

廣告

馬克告訴我另一驚人故事,幾年前一個五歲女孩,對巡警說「豬囉滾回家!」警察馬上把這還是在讀幼稚園的女孩拉上警車,拘禁在警局內,直至她的家人來保釋。對警察來說,什麼年紀都可以欺壓恐嚇,只要找到空隙藉口。除自已子女外,其他人子女的人權可以不理。

粉筆少女事件是個危險訊息。在梁振英、葉劉淑儀這類強權崇拜者推動下,我們稍為鬆懈,香港便會步入建制派心儀的法西斯強權統治中去。

廣告

不公義的強權,只會令年青人反應更強烈。馬克後來參與創立著名的黑豹黨,除與政府暴力抗爭,亦為貧困社區搞福利,如組織醫療服務和免費膳食。後來在一次與抗爭時槍傷一位警察,被捕後當局為保證他永不能獲釋,判他兩重終生監禁的極刑。在談起因為抗爭而犯罪,他淡然地說,要抗爭便要有犯法的準備,因為你要對抗的正是不合理、不公義的律例。他指出馬丁路得金爭取民權所做的,都是高貴的犯法行動。馬克強調要搞抗爭就是要強悍進攻 (aggression),但弔詭的地方是,他認為甘地那堅毅地坐著任由襲擊卻堅持自已的追求,才是強悍進攻的最高表現。

馬克像是個充滿矛盾的人,跟他交談像是跟爺爺對話,想像不到他是個曾經持槍與警對抗的人。他相信強悍進攻,又崇拜甘地;他可以在以為自已永不能重獲自由的情況下,堅毅強悍的不斷抗爭,卻會在想及一兩個獄友時咽啞不能成聲。作為一個有血有肉、有理想也有感情的人,他的矛盾又是何等的合理。他只是個普通人,只是個不公義、不公平的社會,把人推到極端。任何人因打破玻璃而被永久放進精神病院的,其忿怒絕對可以理解。

就正如把粉筆少女拉出她的家放進兒童院,同樣令我們忿怒,同時也顯示出我們愚蠢的政府、沒良知的政客和迷信強權的警隊,正是逐步要把人民推到極端。但是,就算手上只有一枝粉筆,人們也會拿來對抗警棍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