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把他們未完成的,做雙倍

2017/8/15 — 22:07

黃浩銘(圖片來源:社會民主連線 facebook)

黃浩銘(圖片來源:社會民主連線 facebook)

對於黃浩銘去坐監,我係咁諗嘅。

如果你認識佢,就會想像到,佢係以好平和嘅心情去坐監。

佢都可能會覺得好悶,同埋冇煙食好慘,但係應該唔會係外面想像到咁愁雲慘霧。如果你認識佢,你諗起佢朗聲大笑既自信得戚樣,你會知道佢有很好的心理質素,他遠比我們都堅強健康。

廣告

如果你認識佢,不如諗下,你覺得佢會希望,你今日呢個時刻諗啲乜、做啲乜?

好耐之前佢去做社會服務令。 我哋問佢覺得點,佢就話,油油其實好悶( 補充番,佢油油嘅服務令社署評分係excellent)。我話「油油都學到嘢㗎,我就成日都想學油油 。係唔係可以將個懲罰,轉化成另一種經驗,令自己過得容易啲?」 佢講嘅嘢好特別,佢話「唔係㗎,油油就係咁悶。 我要接受佢其實就係一種懲罰°」 如果用林阿p對西西佛斯嘅理解,就係西西佛斯將懲罰變成一種娛樂,去拒絕咗種懲罰,令你罰佢唔到 。

廣告

但係我諗黃浩銘嘅想法,係更加深一層:其實懲罰就係重覆,無聊,悶同埋嘥時間 ,呢樣嘢係公民抗命嘅代價,你唔會喺入面get都到任何好嘢,無joy,你就係會咁悶。罰就係呢個意思,但受罰,仍然係佢自主既選擇。自主的心是不能被剝奪。

當然佢個人實際上係被困住,好多嘢簡單如上facebook都唔會做到。 我見到好多post話我哋會同被捕者同行。其實自由嘅人,係冇辦法同不自由嘅人同行。佢哋嘅狀態, 我哋連想像一下都係不可企及。 我反而想問,你覺得佢哋放番出嚟之後,13個月之後,佢最想我哋變成點樣嘅人?個社會變成點樣樣嘅社會? 如果我地有任何事係現階段可以做,就係我哋就要用呢13個月嘅時間,去將自己變成那個「他們想見到的我」,唯有那樣,我們和他們13個月的時光才叫做沒有虛渡,才叫同行。 我諗如果我哋每一個人都咁樣諗,件事就會有意義同埋有生產力好多。

黃浩銘係一個點嘅人,我哋將佢嘅嘢做雙倍:唔好遲到、做野唔好咁頹、應承得人就要辦到、有情有義有承擔、爽朗愉快幫朋友。想想他們是怎樣的人,想想他們希望我們成為什麼,我們又應當成為什麼。

唔好唔開心,但把他們未完成的,做個雙倍。互勉。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