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把機會多留一點給年輕的從政者 — 也回應民協嚴天生

2017/4/13 — 9:31

馮檢基

馮檢基

昨天(編按:4月11日)早晨,看到報章一篇報導「九西爭櫈仔 民協老嫩對決」,說民協的馮檢基和何啟明都有意爭取參與立法會九龍西的補選。因此在一個很短的空檔時間寫了一篇很短的貼文,題為〈雛鳳清於老鳳聲?當然也不一定〉,副題是〈如果只仍是打政治元老牌,就肯定只會輸〉。

首先,要多謝很多朋友及FB友都作出了回應。民協的嚴天生兄今天也作了個很詳細回應,十分感謝。

廣告

我絕對沒有矮化或否定民協屯門支部及區內幾位民協區議員多年來的貢獻與努力。在建制及鄉事勢力包圍之下,要推動民生改善及推動民主的工作殊不容易,這一點我對民主派的很多區議員都由衷地敬佩。特別是嚴天生兄多年來在區內耕耘,家父及家母住在嚴兄選區之內多年,我因而也對其工作有所認知,也十分感激。

我那篇貼文的題目其實已經說明了我的意思,年輕的一代從政者不一定比元老級那些好,但誰能肯定?我也深信是時候把民主派在制度傾斜下十分有限的機會多一點讓給年輕人試一試。所以無論我如何看去年立法會選舉時李卓人、黃浩銘及馮檢基之間的票源互動,我對這一次在九龍西補選民協可能會出現老嫩爭櫈仔,結論應該都會是一樣。

廣告

當然,嚴天生兄列舉了多年他個人及民協在區內選舉的得票情況。這些都是實實在在的,不能否定。但有兩點必須指出。

首先,因為家父家母都住在區內,我對區內的情況也有點了解。因此我認為,馮檢基因為在區議會選舉失利而未能循超級區議會議席參選,又要把九西民協的名單首位留予黨友,因而作出空降新界西的決定是兵行險著。隨着選情的發展,我也深信雖然區內有嚴天生及其他民協成員作樁腳,但不見得民協在區議會選舉中的支持者會自動把選票轉移給馮檢基。他要開拓新的票源也顯然十分困難。事實證明,這個評估大致沒有錯。

其次,當選舉投票前幾天港大民意研究計劃公佈投票前最後一輪選舉形勢的民調結果之後,已經有清楚的跡象,李卓人、黃浩銘、馮檢基、及何君堯四人,可能只能活一人。因為前三人都是來自泛民主派,票源重疊,所以如果要四選一,何君堯的機會最大。而正如上述那一點,以馮的勝算最低。當時在其他選區已經出現了部份泛民陣營沒有勝算的參選人停止拉票,以保泛民的勝算。那時的民調結果已經很清楚,如果馮檢基的選票平均流向李卓人及黃浩銘,兩人都有機會擊敗何君堯。我還記得當時馮檢基公開表明繼續爭取,又表示「民調結果不能盡信」。我作為長期從事民調工作的人,當然明白民調結果不能盡信,但我也明白民調結果不能不參考。民主派如果要盡量爭取議席,以保關鍵少數,便必須有大局觀念。這是我一貫的看法。如果三人中要退一人,如果從當時的民調結果來看,似乎就應該是馮檢基選擇放棄拉票了。如果從政治道義上看,決定也應該是一樣。李卓人是在當區爭取連任的,黃浩銘也是在計劃中要頂替陳偉業原來的那個議席的,馮檢基及民協在新界西本來就沒有立法會的議席。

我絕對明白,民主選舉有時很難指定誰人應該作出退讓或犧牲。但在制度傾斜,要保住立法會關鍵少數,及在比例代表制下無可避免要作策略投票安排這些前提下,我仍然認為民主派應該有機制作出這樣的協調。在未有大家確認的原則的前提下,可能機會相對較細的一位便應該主動退出,或者泛民三人中在區內根基最淺,承傳席位的理據最薄弱的那一位便應該要顧全大局。因此,根據我這些個人的原則考慮,我仍然認為從任何角度去看,那個時候馮檢基是應該考慮退出的。馮檢基作為一位從政經驗豐富的政治人物,我覺得有理由認為他應該有能力從一個更高的角度來評估當時的形勢和需要。而以民調不可盡信作為堅持攬住死的理由,就更是令人十分失望。

選舉的結果也證明,民調真的不能不參考。我當時的判斷也有沒有錯。嚴天生兄在回應中提出的數據無論如何堅實,都沒有辦法否定馮檢基的𠝹票效果及造成的損失。泛民三人鷸蚌相爭,取得的總票數是何君堯得票的兩陪半,但取得那個議席的卻是那一位建制土豪流氓劣紳律師。

其實這些都已經成為過去,不是要翻舊帳,但仍然覺得可惜,更明白到經驗仍然值得記取。九龍西因為DQ議員而要補選的議席有幾多個,現在還不清楚。只要有多於一個議席需要補選,民主派肯定都會是輸家。制度設計就是要民主派輸,每一場戰役都有可能輸,DQ議員就是要民主派輸凸。但作為長遠的民主之戰,就要有爭取最後勝利的決心、準備和步署。正因如此,正如我那篇貼文的標題,假如情況許可,就要把機會讓給新人,讓年輕人爭取磨練的平台,要建立一套薪火相傳的機制,不能永遠打政治元老牌。

嚴天生兄的回應:回應鍾劍華教授對民協的評論
https://www.facebook.com/yimtinsang/posts/1442194285817754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