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投書撐長毛

2017/2/10 — 18:51

2月8日,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在多個政黨代表陪同下召開記者會,講述有意參選特首的原因。

2月8日,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在多個政黨代表陪同下召開記者會,講述有意參選特首的原因。

【文:力予】

生為強國人,我雖有幸得以避居外埠,但身負的“原罪”總是免不了的。因此即便在“傘運”蓬勃期間如何激昂悲憤;在“獨立”爭論期間如何凝思欲辯;在“宣誓”鬧劇期間如何怒其不爭;我都不敢出一語。總覺國人既為“亂源”,對港人港事實在並無資格置評。到得如今眼見港人為了揣摩“聖意”進退失據乃至同道相伐,如此荒腔走板的“喜劇”在強國內日日上演,對這般早已看厭的戲碼,連出聲取笑也覺心灰意懶了。

直到長毛出選。

廣告

我和長毛雖無見面之緣,但常聽社交網絡上的港人朋友說起長毛種種。還記得友人說到,長毛命格中孤星常伴,終要致老境悲涼的。舊年九月選舉時,長毛險遭遺棄,我還猜想即是此劫。哪知新年剛過,長毛念茲在茲的“人民”之聲卷起風暴,竟將他困在與他毫無關係的“鳥籠擂台”之上。老境悲涼,也許這才應驗了罷。然而轉念再想,若一個信奉不斷革命的猛士,不能在革命中戰亡,那麼在他護於身後的“人民”的反噬中退場,也算是求仁得仁的最好結局了罷。

更何況長毛應該早已習慣於此的。“四五行動”時被無視被嘲諷;到選入立會後逐漸成為激進抗爭旗幟;再到如今被譏過時、迂腐、反口覆舌甚至居心叵測。載浮載沉之中,不知長毛初心有無改變?但浪起浪退,造浪的“人民”一定早已改變。

廣告

這樣的“改變”還是忘記了好。不知如今深明大義痛斥長毛的“人民”,若還記得“傘運”彼時,會否後悔沒有“務實進取”地袋住先?不管有無這樣的覺悟,“人民”在此刻終於將這三年來經歷的紛擾揭過,才發覺:原來“人民”尚未做好奮身企硬的準備,僥倖得賜一塊破磚爛瓦便爭著墊在胯下,開襠而坐的。其實細想也覺平常,為公義原則勞心費神本就不是凡人常態,“原來”若能自我解脫,得過且過,也便是一生了。只是這樣的“原來”每每揭開時,仍不免覺得頗為傷懷的。

不論長毛此役結局如何,我猜他也再不會站入政治風暴的中心了罷。於是在這風雨將歇之時,我撐長毛。

 

作者自我簡介:生是強國人,有幸避居海外。從佔中初啼時開始關心港人港事,雖無親歷但有同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