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投票前 ● 初衷、目標與希望

2017/3/26 — 9:01

關家倫、歐耀佳、關兆倫、林芷筠(攝:Una So)

關家倫、歐耀佳、關兆倫、林芷筠(攝:Una So)

(一)

林芷筠(攝:Una So)

林芷筠(攝:Una So)

廣告

五年一度,一個小圈子裡近1200名選委,會為香港七百萬人,揀選未來特首。今年3月26日,這城又再次以這種大部份香港人也不能參加的方法,選出帶領他們的人。

在亞洲博覽館舉行的選委論壇上,幾近大部份被抽出的提問,都是來自民主派選委,每條問題都針針見血,其中包括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選委、規劃師林芷筠。她緊握掌中的手機,快速地讀出預早準備好的問題,有關會否承諾,若當選後對丁屋僭建執法,以及打擊套丁,再狠刺一句「做好林鄭月娥做發展局局長時不了了之、應做未做好的任務」作結。

廣告

「只是想看看她夠不夠膽說丁屋執法和套丁,但連僭建她也沒真正答。」 她無奈地說在這個「小圈子選舉」裡的事實。「當時好像很high我們可以圍攻她,但其真也很灰:那班人根本不care。將不影響他們投票的判斷。」

今屆民主派聯盟「民主300+」搶攻選委戰,1194名選委中奪得至少325票,成為一股在往屆選舉未見的力量。周二晚開會後宣佈,大部份己認定投票意向的選委會票投曾俊華,其中林芷筠所屬的「CoVision16」,周五亦宣佈全數16票給予曾俊華。

提名期時,團隊都很著緊要好好利用手上的票成為壓力,令候選人把關注的議題納入政綱。她對最早宣佈參選的胡國興起初的政綱有很多批評,但觀察到他與不同團體虛心交流後,是會採納並修改政綱。以回購丁權為例,她就通過電郵與胡官激辯痛陳利害,最後他沒再提回購丁權,說在現有框架下加快打擊套丁,又會研究丁廈方案。「對我來說是未完全,但是正路。」

除了他從善如流,胡官對23條立法、政改和普選議題,亦是三人中最進取的。即使到了這刻差不多可以說,胡官不會有機會選上,但他勇於在論壇上強勢地夾擊林鄭,帶領政策討論,不像兩位前司長對提問有很多退縮,主動提起橫洲發展的不公義;當有選委問及時,又敢於支持同性婚姻,不讓民間關心的議題消失在辯論中。他的確發揮了作用,對於處於光譜中間的胡官,她是欣賞的。

團隊有參與由真普選醫生聯盟倡議的「民主政綱先決計劃」,在二月中時公佈來自醫學界、法律界、工程界等七個專業界,會把共46張提名票交給胡官作為「獎學金」,又鼓勵其他參選人回應民主訴求,其實以林鄭全靠建制支持,計劃的目標對象,基本上就是「薯片叔設」曾俊華。

林芷筠說,曾初期對政改和23條立場保守,對於「先政改、後23」建議只肯說立法程序很長,加上白紙草案,沒信心完成23條立法云云。到計劃公佈前六日,曾首次在電台節目提及在「沒前設」下重啟政改,之後才會為《基本法》23條立法。團隊想迫他白紙黑字承諾,但計劃公佈後兩日,他重申不會改政綱。不過或在各團隊遊說下,最後IT Vision迫使他在網誌再說一次承諾。「這可能是我們目前為止爭取到最多的了。」

雖然「先決計劃」未竟全功,她認為至少有助平衡外間,愈演愈烈的「救薯片」呼聲。「我們是看政綱和候選人的承諾,不是為了救他而降低了對候選人的要求。」她說。「起碼你夾咗佢先,最後唔得先再考慮。」

各個民主300+專頁,尤其是他們和「真普選醫生聯盟」,一有新文,都成了網民「激烈」回應的戰場,主要是想他們票投「薯片」。「至今我們會嘗試講,但很多留言也不大理解你的想法。外面的聲真的有點恐佈。」她笑道。

這種不理對候選人的要求而只叫人「顧全大局」的恐慌,令她記起了,現在看來仿如隔世的立法會新東補選---楊岳橋與梁天琦的互動。為免失去關鍵一席,不少民主派支持者高呼「含淚」也要「保楊」,令本土派十分不滿。林芷筠一次聽二人在電台節目,講論彼此對議題的看法,那種良性互動令原本也擔心的她,開始想:「為何不是以政綱取勝,而是要踢走一個?應該讓楊岳橋以優點來說服人,而不是叫人為了顧全大局而去投他。」

對於態度友善親切但處事保守的曾俊華,亦心同此理。 「若我們想見到的,在曾身上看不到,怎樣說服我們去支持呢?不停跟我說大局是沒用的。」

至今,她的看法沒變,票投曾俊華不代表全盤其政綱,尤其他在房屋、土地、發展、丁屋等問題上。她說,當曾俊華向他們解解為何提出23條,是擔心若不主動推,會引來《國安法》南來,所以提出白紙草案,程序會很長,指沒信心在任內可以完成。「可能是他最盡可以說出口的東西。這已是很大鬆動。是感受到他的心這刻不是魔鬼,是想盡力為這個城市地方做點事。」她說。「至今他閉門跟我們說的,與在外講的是一致。」團隊選擇他,只是認為他能「重修過去五年被破壞的社會秩序」。

她吸了口氣,繼說:「其實,我們只是想要一個正常運作的香港。」

(二)

關兆倫(攝:Una So)

關兆倫(攝:Una So)

「連有些朋友也說會請假去追(曾俊華)車啊!」談起周五曾俊華落區巡迴港島和晚上的造勢晚會,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選委、建築師關兆倫說。「預計一千人?一定唔止啦!放工時間仲唔多人到爆!」

數天前民主300+開會後,宣佈大部份票傾向投予曾俊華。勢似「All in」,但內裡有多少暗湧和無奈。泛觀300+內多個已稱會投曾的團隊,都在facebook詳述投票理據。「有人說:就算All in,我地個聲明都要寫得好點、詳細點,不要好像我們很滿意咁。我們投給他,不代表支持他的政綱,只是這環境下,投他是最適合。」匆匆放工趕來、「CoVision 16」成員關兆倫說。「算啦,『戴頭盔』嘢都是令自己好過點,我覺得不會有市民記得。他們只會看到:『民主300+ All in John Tsang』。」

當文字是刻下唯一能自由地持守的東西時,一字一句所包含的邏輯、原則和願景,就其重量絕對重於泰山。這反覆雕琢的聲明說,無論選舉結果如何,他們都會繼續監察未來特首,包括重啟政改和落實831框架外的政改方案;堅守一國兩制及防止內地干預香港事務;捍衛司法獨立及言論自由;以及保障住屋權和實踐可持續發展。

聲明最後一句,是「感謝與我們同行互勉的香港人」。

他自言沒有感到十分無奈,因為現實就是,香港現在的確是沒有民主。「要有民主,就要一步一步行,好明顯一定跳不到胡官那一套。若是真普選,當然係揀胡官啦!」他說。「無就要揀一個人令你達到那一步,胡官好明顯一定唔係。大家要接受這個現實。我會視為一種手段和過程。」

而他們的確盡力在提名期時,啟動了「民主政綱先決計劃」,把46張提名票給了胡官,成功令政綱不及胡官的曾俊華,在政改和23條這兩項核心議題上,有所修改。「他說了後,很多市民都覺得接受到,所以是關鍵。」

「(計劃)是一方面迫John Tsang,一方面持守返我們的價值。」他說。「很多人會說是已放棄了原則,你講完又係提名,但也沒法了,不能please所有人。」

環顧三個候選人,他認為胡國興的政綱最貼近民主派和基層市民,絕不「離地」。「我覺得他是勇敢的。」關笑說,很想跟胡官作「深情對話」。「他也估到勝算如何,加上這樣採納我們這邊的政綱,也預了對面會『砍纜』,831被搞到零,跟叫『我要真普選』沒甚分別。我很想問他:到最後還堅持去拉票,但又不再加碼推自己的理念。你是想達到什麼目的?689管治太差而想發聲、有個希望?還是真的預了會輸?都幾樸朔迷離。」

關兆倫估計,即使有很多「林鄭過票」陰謀論,胡官應第一圈會被淘汰,感覺上,他認為林鄭很可能會當選。「因為又無特別有人出來撐曾俊華,我又不覺得(建制派)會私底下聯絡,去一起投票與曾那邊,最恐佈是人心惶惶的環境,對建制來說,你不知誰是鬼是人,每個身邊朋友也可能是鬼。」

即使不完全認同曾俊華的政綱,不很滿意他全民退保、標準工時和房屋等政策,但他要承認的是,「薯片叔叔」又真是吸引到不同光譜的人支持,示範了如何把兩極化的社會重新連起,雖然是先去除了最極端、敏感的題目,讓不同光譜的市民有所認同。「整個選舉工程真的很成功,他是第一個當普選玩的候選人,迫使林鄭也要跟從,如開facebook和落區。」

說到這裡,自言非常悲觀的他說:「心情有點灰呀!因為曾俊華機會其實都低嘛。」他分析,就算民主300+「All in」,最多也只是三百多票,而商界會轉投給曾俊華的,「可能性我覺得無。無啦啦掂解要轉呢?如我是對家,生意都在大陸,要靠中聯辦幫我聯絡,我有何必要去逆他意?這是吸引不到我過去,即使是暗票。」他說。「希望這班人有良心啊!」

關兆倫認為民主是要去監察當權者的決定,令他不能權力過大,亦有輪替去作修補,誰當選做法會很不同。林鄭當選,溝通會有困難,也不知點叫她「找數」,她明說不會重啟政改,可能要從她曾提及發展青年議會入手,以及公開土地資料和首次置業方面監察。若曾俊華當選,他稱也要小心,不要以為所有問題迎刃而解就鬆懈下來。

當聽聞有些民主派人士說,若「薯片」勝出會慶祝一番。關兆倫斷言,他是會絕對阻止的。「個人層面沒問題,但對民主派這不是一個勝利來的!只是一小步,而你要的是『真普選』,除非你民主派只是個『朵』,否則有「真普選」或似樣少少是選舉你才慶祝。現在是有一個開明一點的建制令你昐有一絲希望改變。」他說。「但我不敢想會有奇蹟。」

在投票日前一天,他登上了獅子山頂,問了一個問題:「今天有點霧,明天又會如何?」

(三)

關家倫(攝:Una So)

關家倫(攝:Una So)

相比小一歲的弟弟關兆倫,關家倫醫師自言是頗為樂觀的人。「我暫時相信(投票日)是有奇蹟的,不過用奇蹟形容,都是有點擔心。」他笑說。「我是傾向樂觀,可能有意想不到的事發生。」

中醫界為傳統建制陣營,今屆年輕中醫組成「十三同仁」名單出戰選委,最後名單中的關家倫及李宇銘當選。

對於如何評價幾位特首候選人,他說會「聽其言、觀其行、看往績」。他提起在與林鄭月娥會面時,留意到她是很有自己看法、很堅持己見的人,與她說自己是個願意聆聽的人,相差甚遠。他以全民退保為例,她不接納周永生教授的報告,更狠批他不了解公共財政。近日林鄭又找他一起落區探訪拍片,在其專頁的片段仿似周教授支持她,結果教授回應是:「我無講過支持她。」

關醫師出席了選委論壇,現場有選委拮問林鄭,在雨傘運動跟學聯五子對話時,提出組成「多方平台」,但最後不了了之。「初時問時是說與五子會面,後來她則說與五子『辯論』,這不是辯論比賽啊。一個人講錯嘢,很多時是反映她心裡真實的想法。」他說。「最近的兩單是政改和退保,她都是一意孤行。」

「三句不離本行,你『換湯不換藥」』的話有何意義?你說會『團結』,但實際行為做事不能稱得上是團結。」他認為「團結」正是香港此時此刻最需要的。「政改咁大件事你不處理,咪就是掃落地氈底囉!根本自我推翻。無論藍黃,政治爭拗引爆是撕裂和衝突,這不是迫切處理嗎?我不相信她說的『同行』有手法達得到。」

關醫師認為,過去香港人選擇讓民主派作代言人,他們就繼續唱K行街睇戲食飯,但經歷雨傘運動後,現在人的心態改變了,要求多些直接參與,公民社會力量慢慢成形。而曾俊華所說的「是不是曾俊華不重要,要相信每一個人」的願景,是說中了很多人的心聲,這就是變革後的心態。「要靠團體、每個公民去貢獻他們懂的東西,然後社會才會更好,這才是長遠計健康的發展。外國英美大家羨慕的地方公民社會是強的,普通市民對議政也說得頭頭是道。。這是每個人對核心價值有了解和堅持,香港才會守得住繼續下去。」他說。「要和諧溝通,不是要踢走一些人,大家都是香港人坐低傾,這不就是開頭說的『平台』嗎?」

至於胡官,關認為他表裡一致,與他會面時,他是個很親切、很願意聆聽的人。他不諱言會投票與曾俊華,認為是三人中暫時最合適的,對曾態度和善和沒官架子,感受猶深。不過,他亦指出曾對貧窮人口需求回應不是;也聽弟弟說過,曾的房屋政策傾向固有模式,未必走得出過往的框框。 

他本身最關注的是政改,認為是很多問題的根源,欣賞曾俊華說會作沒前設的諮詢。「當然不是一粒仙丹食了什麼也可解決」他說。「即使有人說他沒有說『反對831』,這樣說是聰明的,即是說涵蓋了所有邏輯上的可能性,沒前設就是包括了不想有831的可能性,對我來說是足夠。」

對歷史有濃厚興趣的關醫師說,法國由君主制到多次革命,直到當代的自由國度,經歷了多少年月和犧牲。「要改變社會,不是一次社會運動。」他以自己做博士論文時,要有很多討論和思考作喻。「何況整個社會革命性改變,如何能短期做到?朱凱廸可以很激情,但他鑽研的議題亦很花時間工夫鑽研,這不是我們嚮往的政治人物嗎?」

投票日將至,他說若林鄭當選,也不會覺得是世界末日,因為廿多個專業公民團體要繼續監察政府。「這是雨傘革命中所說的遍地開花和深耕細作。激情到極點會上街叫口號,但冷靜下來,又有很多實際事務要耐性工夫去做,就是要靠這類團體去做。」他說。「要講理性、對政策了解,有思考邏輯,這才是長治久安。」

「如果林鄭做到呀?咪即刻督促她囉!她說要connect嘛,咪睇點connect囉!我要政改,看她有什麼講。」他笑道。「 我又幾樂觀,有人會說香港在沉,我會覺得冇咁快,可以浮多一陣。」

最後話題轉向了林鄭在記協論壇宣稱「從來不會開吹風會」一事,關醫師忍不住補了一句:「人夠膽開眼說大話,是很危險的。」

(四) 

歐耀佳(攝:Una So)

歐耀佳(攝:Una So)

「現在來講,最重要是社會的氣氛,大家建立返信任,我覺得是最重要的。 」真普選醫生聯盟召集人歐耀佳醫生不諱言地說。「現在有能力做到的,只有(曾俊華)。」

周二晚,真普選醫生聯盟公佈了投票策略。首輪投票,17票將投予曾俊華,兩位成員未有最後決定,但亦絕不會選擇林鄭月娥。如有次輪投票,19位成員將會全數投票予林鄭的對手。聯盟會以「換人換制度」和「真普選」為終極目標作選票策略考量,無論誰人當選,都會與公民社會持續監察下任特首施政。

歐醫生坦言,聯盟內就投票意向有不同意見,有少部份「膠得好勁」,不過大家對於核心所追求的「換人換制度」和「真普選」,都是一致的。他說大部份認識的醫生,也是支持曾俊華的。「醫生是很實際的,方向是對的,我覺得是完全沒有問題,而我們也勿忘初衷。」

在廣華醫院任顧問醫生的歐耀佳醫生說,在醫院無論是醫生、護士或病人,以至阿嬸,沒有一人叫他投林鄭,而全部叫他投曾俊華,不可不驚嘆「薯片叔叔」的影響力。「是親和力,感受到他的真,普羅市民看到他的親切,無得揮。」他又指,曾出選時有很多前朝高官出來幫忙,但林鄭身邊的,大多是親中聯辦的人。

他又談起一位認識很久、已退休的前政府高官,當知道林鄭出選,竟第一個致電歐醫生說:「你唔好選這個!」。「她是很叻,政綱又自己寫但不信人,又不聽人講,跟梁振英很相似,是否我們需要的領袖?」他質疑。

歐醫生透露,有與跟曾相熟的「重量級」政商界人士緊密聯絡,就著政改和23條後來作出的修改,期間競選辦與民主派經過很多拉鋸,最後在提名期結束前,終於在blog上發表有關「無前設下重啟政改」、「啟動」23條和白紙草案的文章。

「知他難處,用這形式已是最盡,覺得他是中央同意下他才會這樣寫。到現在,我仍然相信中央是屬意他的,我收到的最內幕消息是屬意他,問題是中聯辦和港澳辦系統在搞事。」

歐醫生認為,民主300+必須以發出強勢訊息,才能「吸引」商界或游離票轉投曾俊華。「決定性不是在你這300多人,而是有冇200人『跳船』,如何令他們『跳船』?是非常現實的。他們知曾俊華會會贏才會跳的。」他說。「我們一定要給社會一個很強訊息,起碼三百票給曾俊華,去打動那200多,但不能太遲,他們轉也要有機會傾。」

周二晚,這個訊息發出了。結果會如何,或要如胡官多次在論壇所說:「要憑你們的良心去投票。」

對於爭取普選的路,歐醫生垣言是有希望的,他們只能盡力去做,而他關注點已經投向幾年後,要就2047《基本法》五十年不變的期限開始討論。「到時香港最主力的,正正是香港現在這班年青人,而他們八成近九成是支持曾俊華,如他上到去啟動傾政改或2047後的問題,會易很多。如由林鄭去做,只會很antagonizing。」

臨離開去跟聯盟開會前,歐醫生在街頭歇了一歇,說:「我們是在背一個責任,我們是要為全港市民去選,很多醫生給了我們這個責任。我們19個當選主要是因為對我的信任,我夠膽這樣說,如果你亂搞的話,我是要背這責任的,所以我不會比他們亂來。」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