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投票撐奶媽,需要理由嗎?

2017/3/23 — 17:43

林鄭月娥(資料圖片)

林鄭月娥(資料圖片)

【文:ghost ghost】

我認我是標題黨,答案當然是要。但坦白說,除了意氣,各界撐奶媽的理由真的不多。

CY2.0?林鄭不配

廣告

林鄭或許是一個好員工: 勤力、排除眾議將老闆下的單堅持到底,但如果中聯辦希望她可以做到CY2.0的功用,恐怕是太抬舉她。她跟CY有好兩個明顯的距離:

1. 野心

廣告

林鄭一直沒有登位的打算及準備,事實上直至上年年尾,官場路人皆知如果CY競續連任,林鄭根本不在考慮之列,最多只是會安排葉劉跟CY陪跑。

林鄭亦明顯只是在CY被棄後臨危受命,突然由打工模式轉為競選模式,但基於本身沒有當特首的野心,出發點跟表現跟薯片及胡官很不一樣。林鄭競選以來都一直未能見到她當官"好打得"的本色,團隊公關水平之差固然不用再提(而事實上團隊表現是反映領導表現的好指標),連在論壇的個人表現也只流於捱打,只能持著自己對某些政策熟書、大眾對政府運作一知半解(例如亂說0/1/1是薯片減低政府部門資源的劣政)及好辯才,勉強回咀。換著真的要在自己的強項爭取表現,以她的水平,作到一兩句像薯片的"黃金Sound Bite",應該沒有難度,但她就是沒有準備。

按她的表現,實在很難令人相信她有想贏的精神面貌,只像是老闆給了一個不能推的任務,典型AO明知不可為而要扮為之的台上表演。一份工作要做到八十分,讓老闆沒位置挑剔自己,跟自己要做到最好,要有一百一十份,其實官場內外的明眼人應該可以看到。

2. 手段及能力

別忘了CY五年前是以Underdog的姿態競選,一直沒有人看好,更沒有官媒撐腰。但他競選其間一步一步重創唐英年,成功爭取民望支持成為特首。民調亦顯示,就算當年是全民普選,也會是CY當選。

那林鄭呢?

林鄭當了政務官三十多年,建樹很多,爭議亦多,但當中為她贏得民望的位置亦很多。她甚至曾是民望最高的官員之一,奶媽之稱亦是因為現任問責官員如教育局局長吳克儉等表現不濟又缺乏應變,要靠林鄭像奶媽照顧小朋友一樣看管而聞名。

但明顯林鄭的手段及能力只限於在政務官僚體系的支持下才能有所作為。2017年1月宣布參選到今天其實只是匆匆兩個月,但表現不但未及她平常處理公務的水準,甚至在文匯報、星級助選團隊等大力支持下,民望竟然節節下降。換著商場的說法,就有如子公司請了一個不合格的CEO,就算有母公司龐大人力物力支持下竟然接連虧蝕。

林鄭民望低迷之因,除了對手表現超越香港競選歷史以來的水準,更因為她不斷前言不對後語,公開場合經常不慎失言(如民望低辭職論、批評香港電台水準及田北辰的建制派身份等),數次要隔天扮開玩笑打哈哈勉強打完場。難道沒了政務司司長辦公室的新聞秘書及政務助理,連做了三十多年政務官的基本發言水平都維持不到?
回想五年前CY面對唐英年爆出行會秘密反擊,亦能應對唐英年聲聲"你厄人"的指控,林鄭又何得何能被稱CY2.0?

暗票裏的暗湧

再說說星期日投暗票可能發生的事。

香港的一國兩制及政商界建制派,其實是唇亡齒寒的關係,這點李超人一直都說得很白。

政商界建制派選委的心態很簡單,當你有這份身家及人胍網絡,其實要到哪裏生活都沒有大分別,但在哪裏的錢易賺,有很大分別。簡單來說他們要確保自己將來五年的既得利益者關係不會變差,香港繼續平穩發展,租金回報及商業利益不用大升,但不要有風險,所以像佔中的民怨大爆發可免則免。

香港跟中國一國兩制的微妙關係,就是當中的關鍵Sweet Spot。

要說遠些少,雖然香港加速赤化,但其實香港政商界希望維持"一國兩制,跟中國和而不同"方向的支持者眾多。建制派現時在英國人留下的程序公義、廉潔中取得好處,如果沒有兩制,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一定在幾年內成為歷史。試想如果香港就像中國官商之間一樣不用理程序,大家對枱底交易心照不宣,港資還有機會跟將這套黑暗規則玩得出神入化的中資鬥嗎? 而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外國人面對兩制崩解,又還有甚麼理由繼續到香港投資? 既然沒有制度保障,不如直接all in在其他新興巿場,橫掂都是搏一鋪。就利益及動機來說,其實建制派希望有一位可以跟中方緊密合作,但又圓滑地堅持一國兩制的特首,確保生意一面可以北望神州,但回顧香港基地還是長賺長有。

在制改一役等埋發叔事件後,大家可以看到建制派的取向: 就算面對中聯辦老闆的硬指令不可以不執行,但實行時發生的"人為意外",如果未能有證據入罪(例如田北俊發表對抗言論),其實中聯辦也奈不了何,最多集體照肺,總不能全部處分,畢竟建制派直接統籌的椿腳在香港還是四通八達,中聯辦沒有建制派就跟沒有四肢只有腦袋的人一樣,沒有行動力。

所以,出現暗湧的動機及機會其實一直都在。

林鄭贏等如中央贏?

我再認我是標題黨,(以上問題的)答案當然不是。

林鄭當選對中央(未必是中聯辦,你明的)是不是最好的結果?

林鄭當政務官的能力出眾,但沒有政治覺醒擔特首這個政治大於一切的岡位,這點前文已有提及。既然在選舉階段中聯辦傾盡全力發動文匯報/香港研究學會/幫港出聲等,亦是落得民望低迷的下場,林鄭在中央眼中還是不是一個可以擔大旗的人選? 恐怕以她"好打得、好熟書"但不聽別人意見及沒政治觸覺的表現,再加上未開始蜜月期便負分的低民望,林鄭的奶媽身份可以功成身退,未來五年都要有勞建制派諸君照顧。

既然是一條明顯的死胡同,那退一步想,其實薯片當選,對中央來說是利多還是弊多?

論利:

薯片其實在當官直至競舉,都沒有說過中央不是,更是歷史以來第一個支持23條立法而被泛民接受的建制派。雖然在政改的取向很滑頭,既同意831的法理地位,但又提出為政改作無前設諮詢,但在中央眼中其實香港的政改在十三億人眼中只是一面"民主有毒"的鏡子,就算香港政治現況千年如一日,只要不向西方式民選制度傾斜,而令共產黨在十三億中國人執政時尷尬,其實也沒有甚麼所謂。

反而如果在未來五年可以不用再處理有爭議性的政治問題,讓香港跟中央的關係休養生息,餓死抗爭派,才是不戰而屈人之兵。正因為中央未必有打算短期內在香港做富爭議性的政治操作,更加有動機順水推舟,讓一個沒有爭議性的人選當選。

論弊:

要說署片當選對中央的弊,可能只是文匯報及新建制組職等轉身不及,今個星期大力抹黑,下星期又怎樣支持候任特首施政? 但對中央(習派)來說,那是中聯辦(江派)體系的尷尬了。

今年香港回歸二十年,習總七月多數來港。總覺得他不會想見到萬人空巷反對新任特首的壯觀畫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