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投票日跟梁天琦拉票的觀察手記

2016/2/29 — 15:57

(頭盔:我不是跟開時事,不諳政治時局,以下不是分析,只是昨日的一些觀察和感受)

2 月 28 日,立法會新界東選區補選。一日前,我知道被派去跟本土民主前線,心想:這肯定是七個候選人「最多野睇」的一個。當泛民和建制兩大陣營,有一定基本盤的時候,本土作為試圖進入議會的新力量,一定會更多現場的努力。

我自下午開始跟著梁天琦走了一個新界東,由上水出發走到最後一站將軍澳。他的發言,與團隊的互動,跟市民的交流,最終取得超過 6 萬票,雖然未能勝選,但我感到時代的齒輪開始轉動:

廣告

1. 沿路支持的市民比我想像的多,而且無分男女老少,受眾層面較我想像的寬闊。反對的人,通常只有一個說法:「暴徒」,沒有政治議會包袱的他們,可以被指罵的點子不多,或者也是一個優勢。反觀,公民黨總是被對手用佔中、外傭居港權等議題攻擊。本民前的確是走得輕鬆一點。

2. 想想,我也不是第一次跟本民前了,上一次是「光復上水」的時候。梁天琦我倒沒有印象,但肯定見過黃台仰。那時,他們在石湖墟的大街小巷,吵吵鬧鬧地掀起了沸沸揚揚的氣氛。坦白說,那感覺不是太過討好,情緒是發洩出來,但問題沒有解決。然而,昨日我好像見到另一個本民前。他們沒有挑動情緒,反而多了溝通。尤其記得在上水,有大陸人上前問故,一名成員用普通話介紹本土的概念,談了超過十分鐘。

廣告

3. 臨出門口的時候,有同事表示擔心,叫我「遇衝突小心」。加上旺角事件,很多人自然將本民前與「惹火」和「暴力」扯上關係。昨日所見,有口角但未見動武,舉動尚算文明。本民前以對手的競選標語回敬對手,做法「寸得來有心思」,不是同對手下下都「告急」沒半點新事。

4. 梁天琦多個街站都感謝競選義工,團隊感覺就像大學莊會,大家都是同學手足。每一個街站義工都是不斷派傳單,反觀對手總有坐下來休息的時候,但他們沒有(或者很少,少到我睇唔到)──當然他們年輕人的成份比較多,自當有幹勁十足的條件,這其實也是作為議員應該有的魄力。

本土,概念埋藏在我們內心多年,只是一直我們都不敢說,更沒有人站出來大聲的說,不代表我們沒有本土本位的願望。首次出選立法會,取得 6 萬票的結果,該怎樣分析批判?我沒有答案。

但我相信他們在議會會用議會的方式解決,明白那裡不是街頭,不可能用同一種方式「光復」;市民沒有指著他們大罵「暴徒」,本民前定有一些理論,叫人「鬧唔落」,或者就是大家一直未敢宣之於口的對「一國」框架的質疑。

2 月 29 日的太陽升起來了,公民黨楊岳橋當選,守住一席,免於民建聯的吞併。世界就改變了嗎?沒有,從來都沒有這麼容易,不會像電影《女朋友‧男朋友》的一句對白:「妳先睡,睡一覺醒起來,台灣就不一樣了。」,而是台灣太陽花學運民歌的歌詞──「島嶼的天光一夜亮了,不代表島嶼上的人從此就改變了」。

改變,從來不在一個晚上,而是每一個早晨,有多少人醒過來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