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投票,不需要流淚,但要冒險

2016/9/6 — 19:59

2016年9月4日,牛頭角彩頣居票站,排隊者眾。

2016年9月4日,牛頭角彩頣居票站,排隊者眾。

選舉結束了,但選舉的事仍留在腦海之中。所以也將之寫下:

我曾說:「投票,不需要流淚,但要冒險。」所要冒的險有兩個。一,你投下的票,不一定能讓所選的候選人當選。但另一個,我覺得更冒險的,就是他能當選,他能真的代表你的意見?他所表現的,是否你所期望的?四年的時間實在太長,人容易改變。

我多次表明,在過去我不太願意公開表明支持哪位候選人。「不要明確的向信眾推介某候選人,讓信眾有責任自行思考,以盡責的心,履行公民的責任。」這是我們作教牧常當持守的告誡,這與「政教分離」無關。事實是:一,尊重信眾應自行思考,的的確確會有信眾樂於跟從你的意向;二,要顧及信眾中有不同的政治立場,我也認識不同政見立場的人;不過更重要的,就是我所說的冒險,你所推介的候選人,他所表現的是否令人滿意,表裡一致?

廣告

看見本來已是不公義的立法會制度,今屆加上特區政府無理的干預,不合法的籂走若干候選人;西環黑手的入侵,還有建制派的種票、蛇齋餅粽、掌心提示等,令整個選舉制度更顯不公,今年有不少時事評論人士,作家,藝員,宗教人士,以往都多不表態支持任何人,但今年也先後表態,盼望非建制的候選人不會失去已是少數的議席。

教牧同工與信眾一樣,皆應可坦誠與會眾分享,只要不過份影響他人的選擇。我怎樣選擇,過去個多月都有很多掙扎,很困難作出抉擇。最後一週,一方面採用排除的方式,不滿意過去議會指鹿為馬的虛假,互相攻訐的對罵,另一方面真的盼望有新血,特別是年輕人,可進入議會中。而且今天正是新舊兩代交替最好的時刻。正如我以前所說的:「年輕人,本來應在社會中開始尋找他們的事業前途,但看見社會的黑暗,他們走出來,想為香港做點事。他們經驗不足,辯論能力不夠,更沒有資源協助。但他們有理想,有承擔,有些少膽色,有時有點激進,但又能有分寸的變通,願意講道理,有禮貌,甚至我看見他們在短短幾個月內,成熟了很多(可能是承受壓力批評甚至是打壓,幫助了他們成長)。」所以我支持年輕人。我住在港島,當我這樣分享時,雖沒有公開名字,但已明顯不過了。所以最後也選擇公開一點。

廣告

我只是在最後幾天才認識這位年輕人(羅冠聰,現在可以公開,毋須再加上選區內其他候選人名單了!)。支持這位年輕人,並不是因為他做了甚麼實事(有人可能指控他於雨傘運動時呼籲人衝入政府廣場,但正如法官所說:「相信他是真心相信自己的政治理念,並想要表達訴求,目的和動機都不是自私的,也無意傷害任何人。」)。看見他從害羞不成熟,短短日子能改變過來,而且他為人謙虛,沒有一些年輕人那種傲慢和粗言,多次競選辯論中有節有理的解釋。所以最後作出一個希望不用含淚的選擇,但推荐他也是一份冒險。

議員能否實踐他競選時的政綱,這很難說。因為議員的權力有限,加上不公義的分組點票制度,議員的確很難將自己競選承諾實踐。我所看重的,是一個議員的誠信和公義的實踐。他會否被政治利益所侵蝕?他會否被權力所矇閉?他會否以虛假取代誠實?他會否為貧窮弱小的群體爭取公義?在政治圈子中實在充滿着危機和挑戰。

在支持這位年輕人時,我送了提摩太前書四章12節給他:「不可叫人小看你年輕,總要在言語、行為、愛心、信心、清潔上,都作信徒的榜樣。」一方面提醒成年人不要輕看年輕人,也願意年輕人不要自卑,但也要自重。

一首我很喜歡的詩歌,《青年向上歌》,希望能送給這位年輕人。

「我要真誠,莫負人家信任深;我要潔淨,因為有人關心;我要剛強,人間痛苦才能當;我要膽壯,奮鬥才能得勝。我要愛人,愛敵也受淪落人;我要施贈,心誠、義重、財輕;我要虛懷,不忘我身多弱點;我要向上,學主榜樣助人。」

不單送給這年輕人,也盼望新一屆立法會議員都能有誠信、公義、道德清潔……。投票結束,未來四年,我們仍有責任督責他們,監察他們,信徒也要為他們禱告。

寫這分享,剛在投票結束的時候,選舉結果仍在等待中。我祝福這年輕人能當選進入立法會。

 

 

(原文9月4日晚上11時許,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