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投訴黃麗君抹黑聖言中學愛國歌曲歌唱比賽

2016/5/11 — 16:22

聖言中學學生辦「愛國歌曲歌唱比賽」(youtube片段截圖)

聖言中學學生辦「愛國歌曲歌唱比賽」(youtube片段截圖)

【文:蓋艾倫(首先是一個交通迷,曾經在外留學六七年。因緣際會走入維基百科,後來不時出現於街頭運動但甚少上鏡,最後竟變成鏡頭前的「進擊之艾倫」。)】

 

前言

廣告

下文本為交給報業評議會的投訴,但評議會已回電說不會接受專欄文章的投訴。承蒙貴網錯愛接受小弟投稿,所以將全文修改,除去個人資料部分就交稿。小弟用了不合乎比例的時間去回應一篇內容失實的專欄文章,而成了四千多字的鴻文,看來是票房毒藥,所以有需要先作簡介。

本文係指控黃麗君專欄中信口雌黃,意圖侮辱師生對愛國議題處理不適當,甚至暗示他們的嬉笑態度會危害中國和香港。我重申為何她的觀點不合於現代公民社會,並反擊她認為《千本櫻》在香港學校歌唱不適當的指控。

廣告

黃氏認為《千本櫻》是為日本軍國主義招魂的歌曲,事實上當我們嘗試解釋《千本櫻》文本時我們能理解其為利用當年軍國主義的符號嬉戲之作,連深受黃麗君推許的愛國主義教育下的大陸網友也不同意是為日本軍國主義招魂。事實上直寫的反戰意象佔去歌詞的一半以上。雖然《千本櫻》的作者黑兔P沒有公開說過歌曲是反戰厭戰的,而且日本有右翼分子打算用這首歌作招魂幡,但大部分也不是如此看,日本很多人覺得是「意味不明」,但在華人地區網民大都不覺得那首歌是支持日本打仗的。

此文希望頭條日報編輯能夠正視,因為貴為最高發行量上的報章,如此短視無助社會和諧,更增加世代間的仇視。

 

正文

本人謹投訴5月10日頭條日報刊出的黃麗君《中環High Tea》專欄,標題為一個毫不起眼的《聖言中學的歌唱比賽》,但這場學生主辦的「愛國歌曲歌唱比賽」本身因為其內容受網媒留意而變得傳出校外,引起種種看法。但黃麗君女士一開文就劈頭就把比賽定性,說「宣揚日本軍國主義的歌曲,可以成為香港中學生的愛國歌曲嗎?」雖有曰人皆有言論自由,但連歌唱比賽的性質也弄錯,只證明黃麗君女士的資料搜集不足,信口雌黃,以至有失實言論刊出,令人遺憾。

由聖言中學學生舉辦的「愛國歌曲歌唱比賽」,「愛國」一辭本身沒有定義,沒有要求是「愛中國」的,看來黃麗君女士是不同意這種想法。但是次比賽乃由通識、中史及歷史科三個學科學會舉辦,本身有「非中國本位」的含意,因為「愛國」一詞不必要指涉任何一個國家,所以比賽中除了中日歌曲外還有斐濟、牙買加,甚至沒有歌詞只能哼唱的西班牙國歌,難道唱者又真的愛那些國家嗎?顯然主辦學生是用一種抽離的心態看待愛國主義的。因此,學生非但沒有限制歌曲選項,不論是中共宣傳歌曲,外國歌曲,甚至是《撐起雨傘》這種與民族主義、愛國主義無關的歌曲也入圍。黃氏可能不同意這種做法,但她以為唱任何一首任何一種愛國歌曲就為該種愛國主義背書顯然是極膚淺的想法,為廣大免費日報而未必有看過網上片段的讀者帶來誤解更是不負責任,具誤導公眾之嫌。雖然說專欄作者未必有記者報道新聞般大責任,但在最高發行量上的報章出文總要負有點責任,不能煽風點火。

黃麗君女士又寫道「比賽在一片隨隨便便、毫不認真的氣氛下進行,學生所選的參賽歌曲不但有日本國歌,更有日本軍國主義歌曲《千本櫻》,由香港學生去演譯這一首歌,作為愛國歌曲的曲目,真的令人十分難過!」首先,回想起一二年不少人抗議國民教育的原因,是不少人認同現代社會應要對愛國主義要有批判,甚至抽離的想法,避免發生盲目的民族主義甚至軍國主義的趨勢。環觀世界,民族主義最濃厚的地方最容易有激進分子煽動該等情緒引發危害社會行為甚至發動戰爭。相反,一個對民族主義嬉笑怒罵的地方,對愛國主義有批判的地方才不會輕易誤入歧途。既然比賽沒有說過甚麼是「愛國」,用日本愛國歌曲比賽根本沒有罪,只要態度是同樣的批判,結果可以說學生對待日本歌曲和其他愛國歌曲一樣輕佻。更何況其中一首是內容曖昧任人解讀,但大部分人特別是日本右翼分子以外都認同,是反軍國主義的《千本櫻》

大部分人都不認同《千本櫻》這首歌是崇拜軍國主義,網上有許多網友,包括大陸網民,也有翻唱這歌,大家會反思當中的描述,認識戰爭的問題,而不是去崇拜軍國主義的。我也不知道黃麗君女士突然說老師無能是甚麼意味,看似是把「教不嚴、師之惰」的想法安插在這些評審老師身上。首先,一個學生主辦的比賽,老師根本不應有太多的插手,尤其主辦者是高中生,他們有部分畢業後會踏入社會,大多理應有明辨是非的能力。二來,比賽中沒有特別褒貶任何一種愛國主義,而是用同樣的態度看待。教師甚至留意到有些歌曲可能具爭議,沒有為他們頒獎!誰說老師沒有勇氣,沒有歷史識見?他們最後一句評論就可以看出他們的識見和拆解方式:「歌曲內容與愛國主義與民族主義沒有大關係。」這種方式不但看出他們的胸襟,而且正正為如此比賽會在網上公開而預先拆掉公關炸彈。

如果黃麗君女士寫文前有認真去研究《千本櫻》是甚麼的意思,她會發現有好多看法,更多的疑問。我本人不是一個深受日本動漫文化浸淫的人,因此更可以對這首歌有較客觀較旁人的看法。以下解釋會以中文圈較權威的看法,輔以個人的見解去作一家之言。

首先,這首歌的來源是一位名叫黑兔P的作者作曲填詞,運用Yamaha的VOCALOID 2語音合成引擎為基礎,開發販售的虛擬女性歌手軟體「初音未來」演唱,2011年放上Nico Nico播放網站的。事實上黑兔P作的歌詞比生活語言抽象,要聽眾去思考,感受和理解,因此播出後意義眾說紛紜,日本人自己也未必能即時理解,但因為節奏輕快,具二十世紀畫風和特色,而變成所謂的神曲,上載後41天後很快登上一百萬次重播。現在不同形式的翻唱和重播和產品會有上百億次的重播。原作者黑兔P於2013年3月的訪問中被問及意念來源時指,他當時想各樣東西融合在一起,「例如未來與過去、西方和東方……想將這些對立的事物融合在一起」[*]。

 

所以這首歌,作者黑兔P沒有解答他自己的趨向,但有些指標性的表現,卻是只看歌詞本文卻可看出來的。《千本櫻》的第一句是說明治時代的洋化革命,第二句劈頭就用全漢字詞的「磊磊落落、反戰國家」。雖然有不少論理連同動畫畫面可以說這是說當時日本大正時代對一戰的態度,但更多人認同是一個反戰厭戰的明確宣示。許多受眾從此及其後都能看到歌曲在皇軍符號間對戰爭的反諷和警惕,看不到如此明顯的宣示只能說黃氏太不留心,或者沒有留意歌詞,甚至連演唱學生說的話也理解錯:他說《千本櫻》是「一首『關於』軍國主義的歌」而非「一首軍國主義的歌」。「關於」這兩個字這兩個字代表內容可以是支持軍國主義,也可以是反對軍國主義的,而在場學生的呆然回應可以看出他們根本不覺得《千本櫻》對他們而言是支持軍國主義的。如果連「反戰國家」也感受不到聽不到,我有點懷疑黃麗君女士對軍國主義的敏感度有多高,如果她真的愛中國的話應該感到安慰才是,因為日本身為一個反戰國家才不會打中國。而且,日本要到一戰接近結束時才加入盟國打一戰,為的是取德國在山東的利益,否則的話大正民主時代連仗也不屑打!

當然,只拿着第二句就定調未必是準確的,那麼我們看看其他歌詞吧:

日の丸印の二輪車転がし / 騎著日之丸印的二輪車
悪霊退散 ICBM / 惡靈退散 ICBM
環狀線を走り抜けて / 奔馳穿過環狀線
東奔西走なんのその / 東奔西走不算什麼

說的是日本在美國指揮下的現代民主化仍然逃不出營營役役和戰爭的陰影(ICBM=洲際導彈),但留意是用惡靈退散(暗指美國的安保傘)而非開戰。

少年少女、戦國無雙 / 少年少女,戰國無雙
浮世の隨に / 跟從著浮世浪
千本桜、夜ニ紛レ / 千本櫻,溶入夜中
君ノ聲モ屆カナイヨ / 連你的聲音也傳不到啊
此処は宴、鋼の檻 / 此處開宴,鋼鐵牢籠中
その斷頭臺で見下ろして / 自那斷頭臺上往下看吧
三千世界、常世之暗 / 三千世界,黃泉之暗
歎ク唄モ聞コエナイヨ / 連哀歎之歌也聽不見啊
青藍の空、遙か彼方 / 青藍天空,遙遠彼端
その光線銃で打ち抜いて / 就用那光線槍射穿吧

這裏說戰死的人化成千棵櫻花的肥料但無人記憶(溶入夜中),甚至聽不到逝去的人的聲音。這裏有幾種看法,但好大部分人會認同是無辜在戰爭犠牲的死者是無人再記憶的,只能在櫻花樹底「溶入夜中」。「鋼鐵牢籠」是戰時舉國軍國主義體制;「斷頭臺」的意味非常清楚,就是殺人的戰爭機器;「光線槍(原文光線銃)」暗示的是美國人放下的原子彈和燃燒彈。大家要記得二戰人民的苦難是最後由原子彈中止的,在今年「那場戰爭(日本人不堪回首對二戰的民間叫法,看多麼厭戰!)」結束七十一年的時刻大家更要記緊。尤其是當時打仗死去的人,其家人只能說「XX君為了天皇的榮譽」記念,多麼扭曲人性,真正的「連哀歎之歌也聽不見啊」。只有少數極右民族分子會看成因此要戰鬥奪回光榮的看法,但大部分人,尤其是華人地區的人一定不會這樣看。

百戦錬磨の見た目は將校 / 看來身經百戰實為將校
いったりきたりの花魁道中 / 人潮來往的花魁道中 
アイツもコイツも皆で集まれ / 不管那個人或這個人大家都過來吧 
聖者の行進 わんっ つー さん しっ / 聖者的行進 One Two 三四

這段歌詞配合影片來看,這一幕先有黑屏的「黑 休符」,然後順次出現了軍人、藝妓、學生、其他穿西服者,代表了日本各種身份、各種方面(軍事、文化、教育等),配之相對模糊的畫面、陰暗的色調(卍 宅魔 卍,2011),這就是戰爭的前哨,不論哪個人也阻止不了自稱「聖者(日文同音字為正邪、生者)」的前進,說出「One Two 三四(先兩段為較西化的明治、大正時代,用日文唱的三四代表二戰前二戰後的日本)」上路的聲音。

這裏可以說一下把日本送入全面戰爭的二二六事件:二二六事件是1936年(昭和11年)2月26日,在日本發生的1483名陸軍青年官兵反叛的事件,是一次由皇道派軍人發動的未遂軍事政變。基本上,兩者皆為日本軍國主義支持者,只是東條英機為首的統制派藉機清理敵對的皇道派軍人的政治勢力。「皇道派」多為激進的中級少壯軍官,「統制派」則多為高階將領。「皇道派」認為日本天皇已被「週邊的壞人」所包圍,無法知道民間疾苦,所以必須起來「清君側」,廢除內閣,讓天皇直接成為類似希特勒的軍事獨裁者。但「統制派」成功制住「皇道派」,但也因為政變軍部乘機架空了民選內閣,所有軍部大臣由現役軍人擔任,把日本轉型為法西斯戰爭機器國家,一年後七七蘆溝橋事變全面侵華,然後1941年向英美宣戰,南下打南洋。

禪定門を潛り抜けて / 穿過出家僧人旁
安楽浄土厄払い / 安樂淨土驅凶避邪
きっと終幕は大団円 / 最後一幕一定就是大團圓
拍手の合間に / 在掌聲的同時

結果呢?聖者之道不通,全軍覆沒,大團圓是因為大家都死了,這不是最大的諷刺嗎?這不是對發動和制止1936年二二六事變的一眾軍部軍國主義者刮下最大的一巴掌嗎?眾生都去到出家僧人說的「安樂淨土」,剩下僧人要去「驅凶避邪」,因為無人能阻止自稱聖者的人所謂的正邪計劃了。有掌聲又如何?如果前段還有甚麼好戰意識,這裏也一消打沉吧!因為一切都沒有了,影片中「大團圓」一句先打出「終焉」然後用身穿和服和西式花邊(Lace)的女郎抬着西點去說明日本皇民化的希望完了。

由此可能,作者黑兔P用大量的皇軍符號對戰爭作出反諷,說是支持軍國主義的看來是留意影片多於歌詞,可能是黃麗君女士的誤解吧。雖然反戰不是唯一的解讀,但卻是很多人的解讀,一個自稱愛國愛港的黃麗君女士,看不出來只能說她不夠敏感。當她說學生不解三年零八個月的苦難時,這首歌卻是用快樂的曲調細說戰爭的殘酷。這種嬉笑的方式黃氏未必欣賞,但日本的大部分對戰爭的反思都是因為社會風氣的原因只能用虛擬時空如高達,或可愛萌化的方式如現在出名的「艦娘」去表達。把二戰軍艦化成女子的形象,連網上圖片搜尋也把正確的軍艦湮沒在極多的非現實艦娘女子化形象之中,這就夠解除戰爭迷對單純軍備的幻想,對持續推動民間的反戰厭戰情緒沒有幫助嗎?這才是為何日本民間反對修憲去解除自衛限制啊。雖然因為日本的政治失衡最後阻止不了安倍連同自民黨修憲,但因為日本民間的壓力最終也動用不了。這種還不是日本創作人以身說法,最好的反戰教育嗎?

黃麗君女士真的有點捉錯用神,不單說學生「對歷史毫不尊重」,還說老師「無知和無能」。我不敢說所有學生尊重她認知的歷史,但好明顯聖言中學的學生,甚至一眾接受黃氏支持的中國式愛國教育下的中國大陸網民,也不認同《千本櫻》是一首支持日本軍國主義的歌曲。如此詆毀老師人格的事,黃氏討論青年問題時時常發生。但這一種出言不遜,基本上對教師能力的侮辱,是大眾傳媒不應容許的。

所以我根據香港報業評議會有關接受煽情內容投訴的規定,正式向報業評議會投訴黃麗君5月10日在頭條日報的《中環High Tea》專欄內容煽情,因為通篇訴緒煽情而非調查過的事實,令一般讀者誤以為學生和老師都是支持日本已過去的軍國主義,令人對學校有錯誤的觀感。雖然本人不是聖言中學的舊生或老師,但我決定投訴該專欄內容,希望作者減少意見失實的機會。

--

(原題為《投訴黃麗君在頭條日報5月10日專欄中抹黑聖言中學愛國歌曲歌唱比賽有關千本櫻及其他扭曲部分》,文題為編輯所擬)

[*] 《週刊ファミ通》2013年3月28日号,2013年3月14日發行(日文)中文翻譯由中文維基寫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