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抗命隨想

2015/5/1 — 11:37

看到美國巴爾的摩暴動和宵禁,不期然想到當年雨傘運動風光之時,每逢有外國人表示支持香港的運動者,又或者每次黃雨傘出現在世界各地的照片刊出後,各大小網媒都要大肆報導一番,各人不斷分享傳閲,好不熱鬧,爲何現在我卻看不見香港人談論巴爾的摩的狀況?

爲何民主鬥士都不發一言表示支持美國的示威者?爲何我見不到有民主鬥士譴責美國警察濫權、到處充斥歧視的文化和制度?爲何我覺得香港人總是認爲全世界支持他們是奉旨的,而他們不需要對世界其他人作出同等回報?爲何我會覺得幾十年前的共產革命黨人比現在的民主鬥士氣度澎拜和大體得多,他們衹少也懂得說句「全世界的工人團結起來」,而香港的鬥士們卻連説句話也要將同道至諸死地?

學聯分裂,有說是學聯(或某個學生會)將不再參加今年的六四晚會,其中一個原因是「建設民主中國不是香港人的責任」。如果要説到「責任」,香港人其實也沒有責任支持學聯,也沒有責任「建設民主香港」,因爲沒有人天生出來就需要負這種責任。再者,責任這回事到底是由誰分配?是誰説了算?我看到一些人爲學聯分裂而感到痛心,我會想其實是不是也沒有人有責任支持這種固步自封、坐井觀天的「民主組織」?這樣子的組織值得我們去關心嗎?

廣告

如果香港人的民主意識依然停留在這個程度,我們是否需要反省雨傘運動到底對香港的民主進程有利還是有害?雨傘運動到底是推進了民主,還是淪爲單純爲幾個「領袖」製造光環、抱團結黨的神功戲?社會輿論和傳媒除了不斷推銷既定立場、意識形態、「民主鬥士黨」的教條外,到底有沒有提供過客觀、有充分事實基礎的分析或報導,以幫助社會各界明白現在是什麽情況,要怎樣總結經驗、汲取教訓,以避免重犯之前的錯誤?

廣告

開口閉口說民主、自由、人權、公義、道德,但對巴爾的摩視若無睹,這個「道德高地」是不是衹是一個蓋得非常兒戲的空中樓閣?腳不踏實地,前路到底要怎樣邁進?

原刊於山中雜記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