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抗爭必需繼續 — 致海外手足們

2019/9/8 — 10:33

澳洲反送中遊行

澳洲反送中遊行

【文·壽桃】

林鄭政府在多次説謊及持續漠視民意下,終於「撤回」逃犯條例修訂。其餘四大訴求,當然依舊缺一不可,香港的手足必然抗爭到底,而海外的手足,亦必需繼續聲援!

澳洲布里斯本昨日(7日)舉行了快閃行動,在市中心不同的主要幹道上喊叫支持香港的口號。可惜參與人數與此前的遊行集會比較竟出奇地少,目測只有約三四十人。原因有待探討,但筆者誠心希望:海外的手足們,無論你是否認為訴求已達,只要一日香港手足依然上街,我們都一定要力撐到底,齊上齊落,成為他們最堅實的後盾!

廣告

另外,筆者根據個人經驗,想分享幾點想法。

一、 於外國舉辦集會遊行,目的當然是希望增加國際社會對香港的關注及支持。因此,無論我們內心多麼憤怒多麼想勇武,都必須冷靜克制,避免在外國土地上做出令本地人反感的事。很左膠很和理非,沒錯。但試想:如果香港有一羣印籍傭工/居民,每個星期都有各式各樣針對非香港議題的行動,間中還會有泰籍人或南亞人互相指罵或動手,你作為香港人會有什麼感想?

廣告

海外手足的主要任務,是向外國傳達香港人對民主公義的追求,向外國人解釋香港手足(尤其前線義士們)行動背後的原因,藉此爭取當地民意甚至政治力量,與港共中共抗衡。

二、以布里斯本為例,外國人可粗略分成三類。第一類是完全無視,這個用不著詳細討論。第二類是完全摸不著頭緒,不知所謂何事,但會好奇離遠觀望。第三類是會主動上前和手足們說話的人。偶爾會有零星本地顛佬作出騷擾,不作贅述。

a) 可以想像,第一類人及第二類人佔大多數,而問題是如何更好地吸引第二類人,令他們至少心理上傾向同情香港。

當然,如果budget及人手時間許可的話,傳單、影片就最直接,而這些材料愈煽情愈直截了當愈好。不要奢求外國人了解事情來龍去脈,而應該多多利用外國人對人權對公義對大愛等價值的「左膠」心態,重點突出港共政權的虛偽及草菅人命(林鄭前後不一、玩弄語言藝術、漠視人命傷亡)黑警濫暴瀆職(彈藥放題專射人頭和駡人曱甴等)、警黑勾結恐襲(盡力渲染各次無差別恐襲)等。這些細節,許多外國人都未必知曉,我們可以大力宣傳,而宣傳資料也不必拘泥客觀陳述,荷李活或韓國式的俗套催淚煽情分分鐘更能有效挑動外國人對極權和恐襲的恐懼不齒,從而同情乃至支持我們。

條件不許可的話,當然就只能高呼口號及唱歌。"Stand with Hong Kong"、"Say yes to democracy, Say no to brutality"等等,擲地有聲,慷慨激昂。至於「光復香港,時代革命」("Liberate Hong Kong, Revolution of our times")、「五大訴求,缺一不可」("All five demands, Not one less")、「香港人、加油」("Hong Kongers, Keep going")等,對於凝聚我方士氣有無比振奮作用,但這些口號如果直譯成英文,對targeted audience即外國本地人有多大的移情作用,是否簡單清楚到各階層人士一聽就明,筆者卻未敢妄言。英文口號及歌曲上的選擇及頻率是否需要再作斟酌,筆者無才,留待各位聰明又勇敢的有心人決定。

無論決定如何,筆者都會喊破喉嚨支持。

b) 關於第三類人,又可細分成(1)不明白與澳洲何干的人,及(2)對反送中略有了解,認為既然送中條例已撤回,沒有必要再示威。

從雨傘運動至反送中,筆者最常被當地人問及的問題是:「澳洲都有很多社會問題,你們(香港人)這些外國人不關心我們國家的事情,卻在我們的土地上自説自話,憑什麼要我們關心你的事?」海外手足們自有更好的解說,筆者卻不介意試著獻醜説説自己的回答:「澳洲是一個值得驕傲的國家。她擁有民主、人權,對世界上不公義的監察一直不遺餘力。香港勢孤力弱,無法靠自己對抗極權,所以希望得到核心價值與我們相同的澳洲人的支持。而近年來,中國一直試圖透過各種名目介入澳洲,如大舉投資房地產、礦業、奶製品、寬頻網絡等,甚至發生政治捐獻醜聞。而中國移民及留學生數量大增,對澳洲營商環境及社會文化都多有衝擊。我們正正是珍視香港及澳洲本來的生活,才會出來舉辦類似活動,希望你明白」。

面對(2)的人,各位海外手足不妨以當地政治生態作比喻:「不錯,現在條例是撤銷了,澳洲人在港經商或路過香港都不必擔心被抓回中國。但港府及港警一直以來的處理手法都是有法不依、與民為敵,我們必須追究到底。試想澳洲總理Scott Morrison推動一條草案,四份之一澳洲人口不満上街抗議,而總理一邊運用澳洲警察暴力打壓,一邊依然強推。三個月後你的同伴死傷枕藉或面對政治審判,總理才說撤回草案,然後就close file,沒有一人問責下台。你説你會満意嗎?這個政府還是屬於人民的嗎?」

這些答案都是筆者個人愚見,僅供參考。簡而言之,面對外國人,爭取他們的諒解及支持,在戰略上手足們宜儘量從該國家的context下說著他們的語言,令外國人覺得我們是「自己友」。

反送中抗爭必需繼續。作為海外巴打,我們的戰線與香港巴打或有不同,但意志相通。風雨不改,You'll Never Walk Alon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