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抗爭理智與觀點轉換

2019/6/17 — 15:30

Peter Wong 攝

Peter Wong 攝

以下筆者要說的話可能對某些戰意正濃的抗爭同路人而言,聽起來有些逆耳,但卻是出於關心參戰的各方人士,尤其是我方的年青人,擔心他們付出太大的代價,所以,假若是逆耳,希望也能暸解到(我認為是)忠言的部分。

劉曉波在〈我沒有敵人 — 我的最後陳述〉中曾說:「仇恨會腐蝕一個人的智慧和良知,敵人意識將毒化一個民族的精神,煽動起你死我活的殘酷鬥爭,毀掉一個社會的寬容和人性,阻礙一個國家走向自由民主的進程。」我同意他的觀點,因此亦希望盡量化解自己和別人心中的仇恨和敵人意識,不過這個化解不能是自欺欺人的,而是要實實在在的。那應該如何做呢?愚見認為無他,常識而已:冷靜理智地辨識情況,而不要被仇恨情緒控制。

 

廣告

例如,有不少人痛恨前綫警員,咒罵他們,仿佛有血海深仇,尤其是當雙方已經形成了敵對關係,情況沒有最壞,只有更壞。這些仇恨情緒我完全可以理解,因為我自己對某些事物有時候也有類似的情緒。然而,我也盡力使自己冷靜理智,冀不做情緒的奴隸。如果我們只能夠停留在敵對一方的觀點,則仇恨情緒應該是很難化解(或減輕)的,因為,從一方而言,對方怎麼看也是魔鬼、也是十惡不赦的。若是我們能夠從對方的觀點或是第三者的觀點看看又如何呢?

關於前綫警員,一般而言,我想他們不是善於獨立思考的人 — 他們受的是紀律部隊的訓練,是以聽命為主,而不是培養質疑批判的精神。所以,他們觀點的形成和確立可能相當受上司的影響,而在執勤的時候,他們確實亦受到來自抗爭者的壓力,久而久之,自然漸漸地視抗爭者為敵人,故此行動時亦會帶有個人的仇恨情緒,用上不必要的武力。似乎「無知」、「愚蠢」、「可憐」(而不是「邪惡」)較適合形容很多的前綫警員,因為他們是身不由己地(需要服從命令,然後滋長仇恨情緒)被捲進這個鬥爭的漩渦中。記得朱耀明牧師在〈敲鐘者言 — 朱耀明被告欄的陳辭〉中提到過歷史學家霍華德.津恩(Howard Zinn)的一些說話:

廣告

我們的問題,乃是來自「公民從命」。

這種從命,讓世上無數的人屈膝於強權,獨裁者的政體之下,被捲進死傷以百萬計的戰爭。

這種從命,讓世上無數的人對貧窮、飢餓、愚昧、戰禍與殘暴無動於衷。

這種從命,讓世上的監牢擠滿小奸小惡的罪犯;大奸大惡者,卻成為國家的領袖。

也許前綫警員亦是「公民從命」之下的小受害者和小加害者,但願抗爭的力量能夠更加導向打擊那些大奸大惡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