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抗爭疲勞與長假外遊因素ㅤASI 大數據顯示 7.1 遊行人數約 80 萬人ㅤ抗爭手法轉趨極端化

2019/7/1 — 11:05

繼為了 6 月 9 日及 6月 16 日兩次逾百萬人大遊行進行大數據分析及預測,ASI Analytics & Media(下稱「ASI 大數據」)再次評估 7.1 遊行人數,系統顯示遊行人數上限約 80.4 萬。我們認為,人數回落原因有二,分別是抗爭疲勞及長期外遊。

ASI 大數據在周日(6 月 30 日)晚上 11 時利用 Trending Moving Average(TMA)系統進行檢測,以「維園」、「遊行」、「民陣」以及「71」等多個涉及遊行的關鍵詞彙搜尋量進行分析及對比,結果檢測出 7.1 遊行人數將介乎 58.5 萬人至 80.4 萬人,機會率分別達 71% 及 69.3%,由於上下限預測人數的機率相若,估計這次遊行人士的中位數約 69.45 萬人。

值得留意的是,上述估算以 6 月 9 日前的參數作為比較,即是以社會沒有爆發任何激烈衝突作為參考,一旦在遊行前席出現「6.12」式的警民衝突,遊行人數可能上升至 126.2 萬人(下限 91.9 萬人)。

廣告

ASI 大數據在 6 月 9 日及 6 月 16 日兩次百萬遊行前夕,分別預測兩次遊行人數為 75 萬及 144 萬人。有見及此,7.1 遊行人數均遠低前兩次遊行,我們認為原因有二:一是 7.1 長假期前有不少港人外遊,根據入境事務處公布的數據,6 月 29 日單日的出境人數達到 66.9 萬人(入境為 47.75 萬人);原因二是經過漫長的 6 月及得不到政府的確切回應,港人出現抗爭疲勞並改以更極端的方法表達訴求。

以下內容我們經過討論及詳細思考,認為有必要公開以讓政府相關人士、專業人士以及大眾掌握實際情況,特別在跨媒體世代下不能隱瞞及須要正視。

廣告

我們認為,「反送中」示威人士經歷「6.9」、「6.12」、「6.16」以及「6.21」等多次表達意見(沒有將「6.4」18 萬人集會計算在內),但他們提出的相關訴求未被滿足,結果年輕人以結束生命作出控訴,而且有關消息在 Telegram、Whatsapp、Facebook 以及連登討論區高速傳遞(單是 Facebook 每分鐘已產生 1,230 個 Share、Comment 以及 Like/Sad 等互動),以幾何級速度輻射到各階層,傳統媒體雖然恪守新聞操守不報道有關消息,但難阻大眾接收。

ASI 大數據透過 TMA 系統發現,自 6 月 24 日至 6 月 30 日,以「自殺」及「自殺方法」作為關鍵詞搜尋的數量不尋常地飊升,其中「自殺」一詞的搜尋量在 6 月 29 日晚上 10 時升至每小時 336 次,是 6 月 24 日少於 50 次的 6 倍。我們憂慮的是有關詞彙的搜尋量在接二連三的不幸事件下不跌反升並在高位徘徊,顯示不幸事件的新聞產生一定影響力,而抗爭過後得不到回應亦容易令抗爭者陷入無力的情緒困局,繼而不再參與遊行並選擇用其他手法表達。

我們同時以「自殺方法」進行交叉對比,發現每次出現不幸事件前往有關搜尋量亦會同步上升,須要關注及正視。除此之外,抗爭者的另一個極端是以更加激烈或暴力的手法表達訴求,包括暴力。

(後記)說這是我寫過最難下筆的文章,並不為過,既要平衡數據反映的客觀事實,但遣詞用字方面卻要謹慎小心,避免觸發負面情,且以一齣創作出現 18 年、今年 6 月才獲批在內地放映的日本電影《千與千尋》,與大家分享。

宮崎駿筆下的《千與千尋》,講述一個 10 歲少女進入神秘世界被迫成,重點是主角千尋無論遇到幾多阻礙、誘惑與難關亦能保持初心,不忘初衷,最終成功改變周遭影響神秘世界,故事中的湯婆婆、白龍、無臉男等等都各有喻意,包括嘲諷資本主義等等。

《千與千尋》電影言簡意駭,包括千尋面對自己不能夠掌握的事情時如何獨自面對。自小會讓我們最不開心的原因,可能是事情沒有按我們預期發生,不管是爸媽的不理睬或是得不到想要的禮物。

長大後我們吃多了或硬或軟的釘子才發現,原來這個世界並非圍繞自己在轉。可惜,世故不等於成熟,明白世界並非圍繞自己在轉只能說心態變得世故,真正的成熟是明白到即使世界面不是圍繞自己在轉、即使事情沒有按我們預期發生,自己卻還有有能力以及責任去盡一分力,讓世界變得更好,走了就沒有然後。

我不是心理輔導的專家也不具備相關能力,但明白迫使這一代的成長,都是一些大家不想、卻不得不承受的痛,若大家情緒受到困擾,可以聯絡 9547-5781 與關心政治和社區的心理學家「良心理政」聯絡,所有聯絡資料將會保密及在一星期內銷毁。

 

ASI 大數據分析總監李鴻彥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