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抹黑與誣衊

2015/2/13 — 10:45

【文:法政匯思召集人任建峰】

近日,有某幾份報章連日「招呼」我,說我是為個人選舉鋪路,創立法政匯思成為公民黨B隊。我說過我不會就這些虛構的神話故事作回應,而在這方面我的立場並沒有變(不過我知道有些組友覺得,我們是法政匯思的公民社會A隊,而不是任何黨派的從政B隊!)。但我同時覺得這類型的神話故事反映了一些香港的政治生態現象,值得探討。

首先,決定寫這些垃圾的人,一定覺得他們寫的東西有人會相信,否則他們不會浪費時間去這樣寫。但為甚麼會有人相信呢?我認為這與市民對公眾人物及團體失去信任有關。當有人曾經說「N屆都不選特首」,但後來又走去做,又難怪我無論說幾多次我不會選區議會、立法會都會有人不信(不過了解我為人、性格的親友全部都信)。當有人見到香港政團、公民社會團體的靈魂人物有不少都在位多年,又難怪有人懷疑我說想在適當時候退下來是否真心的。當某些派系的一切政治活動、人力物力都是靠錢或權「買」回來的時候,又難免令人聯想究竟一群熱心人站出來為理想爭取,其實是否收到外來的資助或利益。當有些人自己是滿腦子政治陰謀時,又難怪他們看不到別人的天真。

廣告

第二,這些「毒」文亦反映了一種不負責任,把自己的問題推卸得一乾二淨的文化。凡是有問題出現,出問題的人或機構就不願去深究為何會有這些問題出現(因為去深究就有不知道在潘多拉盒子內會找到甚麼東西的風險),而是很快地把問題推卸到其他事或人物身上。這情況少則反映懶惰,例如明明最近活躍參與雨傘運動的青少年不少都是來自物質生活無憂的家庭背景,但當權者仍「鴕鳥」地只把問題歸咎於青少年房屋、創業機會等經濟範疇。但這種文化亦可反映一種把所有事都視為一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對立、恐怖「困獸鬥」形勢,使到「毒」文背後的人覺得批鬥是唯一的自衞方式。

廣告

第三,那些「XX黨、YY黨B隊」的指控一方面反映指控者對多元民主政制的懼怕,另一方面反映指控者在這問題上的虛偽及雙重標準。眾所周知,一個民主政制要有健康發展,就一定要有活躍的多元化政黨政治。當有人嘗試把政黨或與政黨的友好關係形容到像是一個大罪時,這其實就是害怕政治多元化、民主化的重要指標。再者,雖然我本人不是任何政黨的成員,而我與法政匯思亦與政黨沒有任何附屬關係,但就算有又如何(如果是有,我亦不會害怕承認:我連有外國護照我都敢認,區區一個政黨身份我會怕認嗎?)政黨不是洪水猛獸。如果政黨本身就是一個罪,為何那些鬧「公民黨B隊」的人不去鬧那些大大小小的「XX婦女會」、「YY青年會」、「ZZ同鄉會」等為「民建聯B隊」?如果不同樣地鬧,這不是雙重標準又是甚麼?

第四,作這些廢話的人很喜歡把「反對派」這三個字與粗口看齊。社會有「反對」並不是一件壞事。一個開明、多元化的社會就理所當然有反對聲音,而這些聲音亦可確保市民可以聽到多過一種一件,亦能給當權者一個要事事問責的正面壓力。沒有了反對聲音,當權者就會橫行無忌,社會亦走上獨裁的爛路。再者,如果社會是太平盛世,反對聲音又怎會得到市民一定程度的支持?正如周星馳扮演的蘇乞兒對着皇帝說,「如果你真係英明神武,令到國泰民安,搵鬼得閒做乞兒咩!」

其實,社會上有不同政見是正常不過的事。有爭議性的議題,大可以事實及個人判斷去辯論,而不應以超現實的「鬼古」來去抹黑、誣衊。

後記:我不理會某些人想怎樣拿我來作故事。無論如何,我都會堅定地說:我支持陳文敏、我支持張達明、我支持戴耀廷、我支持香港大學法律系全體教職員及工作人員、我支持學術自由及學術界自主。

【註】以上只代表筆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的意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