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抽水都有 A 貨 孫中山躺着也中槍

2016/11/11 — 18:50

孫中山(資料圖片)

孫中山(資料圖片)

當今社會,抽水已經成為人人都必須具備的求生技能。平民百姓公開發言,寫文章,都冒上了俾人抽水的風險。坦白點講,自己寫文章,說的話,何嘗不是經常抽人水。 不過抽水也有抽水的倫理,總得讓人有答辯的機會,如果真的抽錯水也應該有認錯道歉的道德勇氣。

不過,相信出來搞政治的,便一定不會遵從這些這樣卑微的抽水倫理。而抽歷史人物的水人更成為了當權政府政治操作中的常態。歷史人物死無對證,真的是躺着也會中槍。就算屍骨已寒,同樣會彈痕累累。

廣告

今天是孫中山先生誕辰150周年,正是向這位被封為國父的歷史人物抽水的大好時機。講到歪曲事實,抽歷史的水,扭曲歷史事件或以所謂歷史民族屈辱來尋租,這是共產黨慣用伎倆。見怪不怪,沒有什麼特別值得討論的地方。

不過,以往抽孫中山水時,通常都跟香港無關,但這一次乘人大釋法大獲全勝的勢頭,今年的抽水就要把香港人也拉下水,似要以孫中山先生的已寒屍骨,在香港這個小小的特區弄點寒蟬效應。因此,為了響應一下習總的號召,趁下午茶之便,寫下這篇東西來湊湊興,也抽抽水。

廣告

話說上星期人大釋法之後的那個記者會,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拿着一本香港歷史,高談香港在抗戰時也曾受到日軍的侵凌。李主任以此來突出兩位青年新政新丁議員的無知,從而也彰顯這等侮辱中國人民的行為,是如何令到人大常委違反基本法158條相關規定主動釋法是如何有必要性。為了將兩人踢走,就算擺明是破壞本地法制,破壞基本法的莊嚴性也是在所不惜,因為有日本侵華這一段歷史的水可以抽,因為有13億國民、有全球華、全港七百萬香港人被代表了可以以此來抽水,明明是違法的行為也變成了十分有必要,而且無可避免。

不過,這樣的釋法就可以把港獨思潮消滅於現在這個萌芽狀態嗎?看來也未必。因為所謂港獨思潮其實是中共長期對港政策偏差及梁振英主動挑起的結果,一旦這個火頭已經點起,要撲掉也不容易。況且梁振英似乎還是會繼續撩事鬥非,共產黨似乎還會繼續粗暴干涉香港內部事務。一個星期下來清楚看見,釋法製造的問題,比解決了的問題還要多,而且陸續有來。

因此中央政府只能繼續延續這個錯誤的道路走下去。今天是孫中山先生誕辰150周年,北京照例又會大搞名為記念、實為統戰、順手抽水的活動。孫中山是國民革命的象徵圖騰,又是國民黨及其前身同盟會的創辦人;中共在1921年成立之後,也是孫中山推動第一次國共合作,即所謂「聯俄容共」的推手,單看這個履歷,便知道是一個可抽之水甚多歷史人物。

國共雙方、中台兩岸,多年來都把孫中山的人格美化。不是說要否定孫中山被國民革命中的功績,但他被很多歷史事件上,確實有著重大的爭議,其個人的品格也越來越多人提出質疑。有一些都是歷史事實。

作為一個政治人物,孫中山有很多方面與剛剛獲選成為美國總統的特朗普很相似。譬如,他們同樣有時口不擇言、都是十分歧視少數族裔、他們都同樣好色。

橫掂都係,講正題之前,先講啲Juicy嘢。講到好色,我們這個是國父早就超越那位新任美國總統。單是國內,他加起來起碼便有妻妾三人,包括共產黨稱為國母的宋慶齡。他甚至遠攻海外,在日本,有名有姓的情婦加正式結婚的妻子,便起碼有三人。好多年前有一位外國好事之徒,便寫了本書叫「宋家王朝」。其中有一段,講到當時宋家姊妹的父親宋嘉樹大力支持孫中山的革命,捐款之外,還安排剛從美國留學歸來的長女宋靄玲當上孫中山的秘書。書中描述,這位大家姐發現孫中山經常色迷迷的望着她的pat pat。感到渾身不舒服,決定辭職不幹。宋嘉樹不知就裏,後來還安排第二女兒宋慶齡取代大家姐的秘書位置。後來才知道送羊入虎口。宋慶齡不理會家人反對,私奔日本與孫中山結婚,宋嘉樹跑到日本孫家門前,質問孫中山為何恩將仇報,這時孫中山仍然閉門不納,任由宋老爸跪在門前。最後這位宋嘉樹先生只有無奈拋下一句:「請主席好好照顧我這女兒,她年輕不懂事」便返回上海,不多久便抑鬱而死了。但看此事,可知孫中山比特朗普還要利害。

言歸正傳,今天在孫中山先生誕辰150周年紀念大會上,習近平發表了一番談話,指孫中山「始終堅定維護國家統一和民族團結,旗幟鮮明反對一切分裂國家、分裂民族的言論和行為」。從而強調要堅持這一種精神,說一切分裂國家的活動都必將遭到全體中國人民堅決反對,「絕不允許任何人、任何組織、任何政黨、在任何時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塊中國領土從中國分裂出去」。這番話,可以聯想為既基針對台灣、針對新疆.針對西藏、也可能針對港獨。

此時此刻,作這樣的針對,自然也有共產黨自己的邏輯。但孫中山真的是「始終堅定維護國家統一和民族團結,旗幟鮮明反對一切分裂國家、分裂民族的言論和行為」嗎?習總有沒有抽錯了水?還是因為作為A貨大國,共產黨就連抽水都要加點水份?

先談「維護國家統一」。5年前,台灣有一份刊物,刊登了曹長青寫的文章叫「孫中山的八大錯誤」。其中一點指出,孫中山「也曾用出讓本國領土,換取外國支持」。

所舉的事例指孫當年四外出為革命籌款,游說日本希望得到金錢資助,條件是「滿蒙可任日本取之」。另一事例,在袁世凱背叛革命之後,甚至在日本強迫中國接喪權辱國的〈二十一條〉時,孫中山為了取得日本資助去討伐袁世凱,私下承諾將「給予日本前所未有的政治、軍事及經濟特權」。

另有一份剛出版不多久,日本歷史學者寫的書「素顏之孫文」,也考証到孫中山「為了得到日本援助,多次出現不惜讓渡國家利權的賣國行為,也多次引發危險的借款問題」。又引述另一位歷史學家九保田文次說:「孫文為了讓革命成功而求助於外國,並總是以暫時犧牲中國的部分主權、領土作為交換條件,樂此不疲」。書中也指出,南京臨時政府成立之後,「為了取得一千萬日圓的軍事資金、行政費借款,提出了承認滿州為日本租界之條件」。

在內蒙古獨立的問題上,也見不得孫中山堅持領土完整。外蒙古在清王朝時代是清政府的領土。辛亥革命爆發,清朝滅亡,同年蒙古也爆發獨立運動。後來俄國介入,袁世凱領導的北洋政府堅持中華民國要繼承前朝領土,外蒙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份。到2013年,中俄簽訂〈中俄聲明文件〉,俄國承認蒙古是中國一個自冶區。到中共在蘇共支持下成立之後,李大釗在1922年代表中共立場,公開向北洋政府要求正式承認蘇聯政府,同時支持蘇軍駐守外蒙。這可以說是中共分裂國家領土的第一章。當時的蘇聯一方面要扶殖中共,但同時也明白國民政府才是在當時最具有合法性的政權,因此不斷爭取與國民政府結盟。到了1923年1月,俄共中央政治局通過了〈全力支持國民黨〉的政策,國民政府因此也於一月底發表了〈孫文越飛聯合宣言〉,同意俄國軍隊「不必立時由外蒙撤退」,變相把外蒙的控制權拱手相讓。從這角度看,外蒙最終走向獨立,甚至可以說是國共合作唯一的成功事例。

除了說談不上「始終堅持國家領土主權統一」之外,在民族團結問題上,孫中山也有很多可以讓人爭議的地方。國民革命最早期的綱領,是要「驅除韃虜,恢復中華」。

所謂恢復中華,僅限於恢復漢族統治,其他廣大的邊疆民族,都只是各自决定如何爭取從滿清統治下光復。當同盟會後來修訂為加入「五族共和」時,孫中山清楚表明他認為這是錯誤的。他認為「無能的異族」應該要被「有能的漢族」同化,滙入優秀的漢族中,成為一個全新的中華民族,因此不應以「五族共和」作為革命的理念。孫中山後來以「中華民族」論取代了「五族共和」論,其所謂的「中華民族」,不是講民族團結,是以漢族為中心把其他少數族裔同化。在一次公開演說中,他曾經這樣說:「….他們皆無自衛底能力,我們漢族應幫助他們才是…..務使滿、蒙、回、藏同化於我漢族,成一民族主義的國家…..即那漢族來做個中心,使之同化於我」。

如此看來,假使習總今天所說是實話,「中國共產黨是孫中山革命事業最堅實的繼承者」,我們就更應該對中共這個執政集團提高警惕。

說了這麼多,不是要否定孫中山先生在中國人走向共和這艱苦歷程中的貢獻和功績。只是始終相信,要了解歷史人物,要有一個全面和立體的角度,要公正。當有政黨、政府、政治人物、或執政集團不斷透過扭曲歷史 來意圖達到其政治目的之時,我們都有責任清楚指出這些說法有沒有偏離歷史事實,也從而明白不斷扭曲歷史、抽歷史人物水的人有沒有抽錯水,抽水的目的又是為了什麼。

大律師會公會前主席石永泰啱啱先講完:「睇歷史亦要均衡飲食,不單止要看民族大義」。今天當權政府不斷以歷史、民族、這些大道理脅迫人人跟着他的指揮棒起舞之時,當民族大義、歷史承擔被說成是天經地義、順理成章、勢所必然、無可避免,要大家接受權勢之重壓之時,我們更加應該搞清楚歷史真相。

睇歷史唔單止要均衡飲食,而且千萬不要飢不擇食,更加要小心食物中毒。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