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拆掉議會的橋會淹死大家

2016/2/25 — 13:46

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公民黨候選人楊岳橋(左);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本土民主前線候選人梁天琦(右)。

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公民黨候選人楊岳橋(左);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本土民主前線候選人梁天琦(右)。

丙申年伊始的旺角街頭衝突猶如戲劇,拉開序幕後的發展,看到陸續登場的主角配角、紅臉白臉、藍衣黃衫,鑼鼓喧天地繼續上演這一驚世駭俗的新劇目。不知怎的,筆者想起了莎翁那個膾炙人口的悲劇《羅密歐與茱麗葉》,序幕在一片愁雲慘霧中展開,說唱藝人那段開場白,改寫後不正是我們的寫照嗎?

「故事發生在香港特區那名城,有兩家政見不同的政團,累年的分歧激起了新爭,鮮血把市民的白手染紅。是命運注定這兩家政團,生出了一雙不幸的青年,他們的悲慘淒涼的殞落,激化了他們尊親的鬥爭。這一段生生死死的交戰,還有那兩家政黨的嫌隙,把一對有為的青年懲罰,演成了今天這一本戲劇。」

新東的立法會補選,本來只是建制和非建制候選人的決戰,一些閒角,除了鬧點笑話走過場外,不會對選情有甚麼大影響,以過往新東選民的投票傾向,非建制候選人勝算甚高。突然殺出一個「程咬金」,看準了選民按捺不住的憤怒,打出了「勇武抗爭」的旗幟,剎那間把選情帶進戲劇性的變奏。

廣告

看官們都看儍了眼,建制和非建制候選人的決戰,演變成兩位各有支持者的非建制候選人生死一戰,肯定出現的是鷸蚌相爭漁人得利的局面。兩家各自政黨的背景和抗爭手法有明顯的分歧,加上各自的考量,根本沒有妥協的餘地,互相殺戮下犧牲的便是兩位年輕有為的參選人。

筆者早於旺角街頭衝突一發生後預測事件發展有三個可能性,其中一個不想見到的是特區以後的抗爭都暴力升級,警民流血事件激增,中共解放軍介入,甚至如六四般犧牲年輕人的性命,直至最後通過23條,香港從此一國一制。新東補選若是建制勝出,這個可能性更是必然。

廣告

當大家多送一位建制派進入立法會,立法會完全被建制操控,特區的抗爭便惟有回歸街頭,往後的局面不忍卒睹。年輕人拚死往前衝,以血肉之軀欲擋槍炮;勇武領袖沒有周詳計劃、視所有犧牲為「沙沙石石」;中共乘虛而入,招安統戰伎倆一出,勇武者必然潰不成軍。

有說「焦土政策」必須置諸死地而後生,也有其支持者。問題是有多少港人想自己的家園變「焦土」?有哪個政黨能獲得大部份港人的信任和支持?有哪個領袖有能力振臂一呼,港人便義無反顧參與這場必然流血的起義?

若相信勇武的街頭抗爭可以變天,就應留在街頭往前衝,議會不是合適的舞台。議會內只可以搭建一條橋,讓民意有路可循。今天的議會可以做得到的只有否決政府惡法劣政的推行,這一條橋拆掉了,大家都淹死在河水氾濫中。

《羅密歐與茱麗葉》的悲劇結局,筆者隱隱約約感覺到在我們身邊發生的可能性越來越大,我們的兩位年輕人會否犧牲?香港會否步入「焦土年代」?交代過這幾句提綱挈領,請諸位三思後才作投票決定。 

 

(原文刊蘋果日報 23/2/2016)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