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拆毀後,走出更多

2015/5/24 — 18:29

雨傘節後迅即帶同學生往台中交流,行程之一是參觀中央研究院一個關於台灣自 1945 年開始的學運歷史。連綿的抗爭、壓抑、再抗爭,令人感動。觀看後對學生說,人家爭取民主自由逾半世紀,我們 79 天內未達標便意氣消沉,是否太簡單了?

一個運動令全世界動容,令整個社會關注民主的真諦(也令欲蓋彌彰者花盡十八般武藝巧詞令飾)、激動幾代人走出來捍衛她/他們的權利,為香港歷史添加不能避談的一頁,更為國際現代社會運動提供了新的社會運動運作模式。如果這樣的一個運動也被形容為失敗,筆者無話可說。況且運動還未終結。

沒錯,雨傘節是個慶祝,因為雨傘運動值得慶祝,悲情者可以繼續悲情,另一邊也可齊來慶祝三個月那驚天動地的民主起步,確認、反思三個月來的努力。 從個人角度, 運動間建立了珍貴的同道人網絡,與學生和同事因為運動關係也密切了;從社會角度,單是熾熱的討論、質疑,連政府政客最初的扮作真正民主的「一人一票普選」宣傳,也樣衰衰地承認不足地叫「袋住先」。還有當中出現的無限創意爆發,不單香港前所未見,在所認識國際現代社運藝術中也屬鮮見。佔領區變成全民參與的文化區,令西九文化區更像個可有可無與香港無關的外傭僱用中心。

廣告

有心人可翻查 M+ 成立時列明的展藏原則,不單以本地(特別是本地流行文化)為重點,而且強調要從香港角度對當下(Now)情況作直接呼應。如斯重要的一個文化藝術爆發現象竟默不作聲,如果不是被刪禁或自我刪禁,不知道還有什麼可說服人的解釋。

既然花公款的機構不做,責任只有落在民間機構。原本只是給中大文化管理學生作實習的小型藝術節,突然於兩個多月內膨脹十倍,原有撥款自然不足,但也不想找贊助,同學搞大型藝術節經驗不足、場地不是專業展覽表演空間,而參加藝術工作者人數逾百人,短時間內搞《雨傘節》,其狼狽不難想像。但絕大部份藝術工作者異常慷慨合作,簡單如從沒有參展者問過自已作品位置在展場那裡這重要的「曝光」問題,到有個別藝術藝術工作者為了幫助省錢落手落腳為我們搭牆,持續佔領期間那份漫馨的慷慨。

廣告

開幕後連場狂風暴雨,開放空間內部份展品被大風吹和高濕度所損毀,同學紛紛急往維修,有全職工作者甚至要請假來幫忙。以為如斯天氣參觀的人定必不多,大家倒深信不應單靠人數來量度,但出奇的即使是橫風橫雨,參觀人數仍然不少。令人喪氣的是天氣實在太差, 修整好第二天又有新的倒下來,有的同學補不了,得找技術員幫忙,如參觀時發現有破陋,希望觀眾見諒。

天公的破壞遠不及人的破壞。有批評警察暴力的作品被損毀,需要匆匆修整。門口的雨傘大圖片半夜被鬼崇拆掉。留下的空間,引來新加坡藝術工作者 Marla Bendini 在上面表演,我們亦把那被拆的圖片印成大量名信片,送給公眾收藏和寄給朋友。拆不掉的,拿走後會以其他形式更闊更廣闊遍地開花,吹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