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拉丁美洲首位女同志市長

2019/10/28 — 17:55

Claudia López Hernández Twitter 截圖

Claudia López Hernández Twitter 截圖

有時女性當選總統或市長,對推動男女平等的觀念未必有明顯影響。因為很多時這些女性之所以能夠成為領袖,並不是因為她們顯示出什麼「女性」特質,反而是她們跟其他男性政治家不只沒有分別,甚至其政治形象及個性比「男性」更男性,令她們贏得男性主導的政治圈的支持。你看德國總理默克爾、阿根廷前總統克里斯蒂娜、智利前總統巴切萊特都是經典的例子。

但哥倫比亞首都波哥大這次市長選舉,選出了已公開女同志身份的蘿佩絲(Claudia López Hernández)為市長,筆者認為對全球政治有著參考價值。她是一位有充足政治參與,卻又充滿了人性細節的政治人物。能在哥倫比亞內戰50年後,社會來到修補創傷和解決各式社會問題的關鍵時刻,當上首都市長這個國家第二把交椅的重任,必然有其重要的信息蘊藏在內;而且不只對哥倫比亞有意義,對世界各地正處於政治動盪的城市和國家,都是一個極待了解的個案。

蘿佩絲從政方面有堅實的經驗。90年代已參與學生運動,曾任前市長秘書、聯合國的顧問,於2014年代表綠黨參選,成功獲選為國會議員。2018年獲綠黨推薦以副總統候選人身份,伙拍 Sergio Fajardo 參與總統選舉。在第二輪選舉中,為列第三位,共得24%選票,擁有相當多市民的支持。

廣告

蘿佩絲當選的個案有趣的原因,在於她以非傳統的身份、出身、個性及工作等,贏得到不同光譜的團體和市民支持。這例外的人物,正好讓這次市長選舉成為一次例外。

雖然蘿佩絲是女同志,但她嘲笑自己最初參政時,連LGBTI代表什麼也搞不清楚,反而是她的愛人 Angélica Lozano Correa才是女權運動的活躍分子。女性團體曾表示支持蘿佩絲,不是因為她是女同志而投票給她,而是因為她顯示出政壇少見的美德和政治勇氣。

廣告

例如早於2009年,蘿佩絲曾參與一項反貪污的調查,揭發一些政治人物跟準軍事組織及毒品產業的關係。報告出版後,蘿佩絲受到多次恐嚇,但她沒有退讓,最後甚至成功令一些政府高層被判刑;而她成為了哥國內不畏強權,打擊貪污的代表人物之一,這也是她今次當選市長的重要因素。市民需要一位勇於對抗貪污集團的政治領袖為他們服務,而蘿佩絲正好有往績令人信服。蘿佩絲曾說:He manejado miles de millones en mi vida, no se ha perdido ni un peso(我人生中管理過無數億公帑,連一元都未曾失過蹤)。這種坦蕩的豪情壯語,試問在政壇打滾多年的人物,有誰說得出?

而蘿佩絲去年更進一步顯示出她對打擊貪污的決心,2017-18 年間推動全國首次國家層面的咨詢公投。哥倫比亞憲法給予人民發起咨詢公投的權利。要進行咨詢公投,首先要得到全數選民5%簽名支持才獲准籌辦。接著公投咨詢的問題必須經過法律部門審核。最後公投結果能否生效必須有超過 1/3 選民投票,而每項咨詢都必須超過半數票選才算有效。結果蘿佩絲為首發起的反貪污咨詢公投,找到超過3百萬市民有效簽名支持(法定要求5%只需170萬人),而投票當日更有超過1千1百萬人參與投票!雖然僅欠1%才達到1/3選民參與投票的門檻,但這票數其實比2018年獲選的總統得票還要多1百萬票,可以說這項反貪污咨詢的民意授權比總統任命更高!而蘿佩絲就是其中一位推動這公投的國會議員,可見她對反貪污的決心及辨事的能力。這一切付出,市民都看在眼內。

近年哥倫比亞人越來越積極用選票改變國家的發展方向。圖中超過1千萬的數字就是文中提到歷史首次咨詢公投的投票數字(圖片來自: https://peoplesdispatch.org

蘿佩絲是哥倫比亞政壇少數又做嘢又讀書的政治人物。先於哥倫比亞完成財經及政治及國際關係學位,再於紐約完成公共行政碩士學位,並於2013年開始於著名西北大學進行政治學博士研究,更於2019年參選市長前獲得學位。她的博士論文研究哥倫比亞政府的施政對不同地區的影響,表現出她服務國民的決心。當哥國的政治人物都跟政治家族及黨國利益集團有關,這個憑自己努力學有所成的女人,實在是鶴立雞群的異類。

而蘿佩絲的成長背景及個性亦令民眾對她有親切感。父親是農民,母親是教師,出身於普通中產家庭。十歲時父母離異令她情緒困擾,甚至要見心理醫生。經濟問題令她要靠獎學金升讀大學,生活費更要靠做待應、小童生日派對的表演者等工作幫補。去到美國做研究生時亦因為英語欠佳而吃了不少苦頭,好不容易才完成碩士。而就算身為國會議員,又剛完成上面提到的全國有史以來最大型的民間公投,蘿佩絲還是念掛自己未完成的博士學位,決定暫時放下政壇的發展要到美國完成學業。還有家庭方面,最令蘿佩絲掛心的是希望同性伴侶能人工授精生孩子,完成二人美滿家庭的願望。民眾就是從蘿佩絲的生活中看到她跟傳統政府人物的不同,不單只沒有那份對櫂力和金錢的濃烈慾望,而且還看到她經常強調哥倫比亞要有全新文化的倡議,在她生活中身體力行的實踐中,都可以看來具體的意思。因此首都波哥大的選民投票給她,期待她為首都和國家帶來新氣象。

當然除了以上的背景,她在選舉時提出處理交通、安全、教育、保護女性免於性暴力、環保等重要問題上的建議,都贏得了市民的認可和支持。可以說蘿佩絲的當選,既因她是女人和同志,同時也不是因為她是女人和同志。既是身份政治的力量令她當選,同時間她當選又跟身份政治無關。就是這種吊詭性,令蘿佩絲的個案對全球都有參考價值。素人參政、由下而上的市民動員、身份政治、保障少眾權益等等當代政治重要議題,都可以在蘿佩絲身上找到繼續發掘的資源。在拉丁美洲,任何事都有可能發生,這也是筆者一直對拉美政治和文化有興趣的原因。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