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拉布是立會選舉前哨戰

2015/12/10 — 13:00

 立法會大會原定昨日12月9日,恢復《版權(修訂)條例》二讀,但開會兩小時後尚未進入該議題,已因法定人數不足流會。

立法會大會原定昨日12月9日,恢復《版權(修訂)條例》二讀,但開會兩小時後尚未進入該議題,已因法定人數不足流會。

立法會昨日恢復俗稱網絡23條的《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二讀,會議內外劍拔弩張,氣氛緊張,但事前被質疑不願拉布或拉布不力的泛民,出乎意料地頗有默契。開會不到三小時,因泛民先後五次要求點算人數,結果因人數不足,被迫流會。梁振英政權出師未捷,泛民輕勝一仗,對於極度憂慮的廣大市民尤其是年輕網民,無疑是打下了一支強心針。

事實證明,只要泛民各黨各派放下成見,以社會整體利益為重,儘管形勢比人強,最終投票幾乎必定會輸,但肯拼盡全力,好像實力強弱懸殊的香港隊與中國隊對壘一樣,未必不會出現奇蹟。

廣告

所謂拉布,其實就是少數派或反對派在議會政治裏的合法鬥爭手段,明知投票必輸,就用盡一切方法拖延時間,目的旨在癱瘓議會,迫使政府和保皇黨妥協讓步。拉布的手法多端,不限於提交修訂草案,提出終止待續議案和要求點算人數,甚至在保皇黨人數不足時,集體離場,留下一人要求點算人數,促成流會,都是充份使用議會規則,完全合法和合理的手段。

不過,對於經常誤判民情、受主流傳媒輿論影響的主流民主派如民主黨、街工和民協,以及有政治潔癖的公民黨,拉布一詞就好像咒語,往往避而不談,明明是用盡各種手法拖延議案表決,卻仍然不敢旗幟鮮明地表明用拉布對付不得人心的惡法,因而引起社會大眾普遍的疑慮。

廣告

其實,回歸十八年,香港的政局每下愈況,特別是「幹部治港」的689政權上台後,禮崩樂壞,一國兩制名存實亡,港人治港子虛烏有,普羅市民對泛民主派的政治要求,已經隨着形勢的急劇變化而有所改變。

市民對行禮如儀式反對失望

二○○三年七一大遊行後,廣大市民翌年用選票送泛民進入立法會,目的是希望維持關鍵少數,阻止《基本法》23條立法和不民主的政改方案通過。

四年後,主流民主派在議會內「和理非非」的表現,與社會貧富懸殊兩極分化的政治現實嚴重脫節,為激進路線創造了社會條件。滿腔怨憤的選民要求議會抗爭,將三名社民連成員送入議會。要不是人為分裂,隨着社會深層次矛盾激化,二○一二年的立法會選舉,代表基層和激進路線的社民連,保守估計至少可在立法會取得五個議席,成為最具政治力量的少數派,會議鬥爭可能早已登上一個新台階。可惜,四分五裂的激進派雖然仍有四名議員選入立法會,但或貌合神離,或各自為政,甚或互相傾軋,所謂議會抗爭已流於形式主義,再無實際政治效用。

今次的網絡23條立法,選民人人清楚明白,最終一定會被保皇黨強行通過,但泛民倘若不全力以赴,千方百計和不惜任何手段都要阻止惡法通過,只是行禮如儀反對,就不單自毀長城,成為眾矢之的,也同時宣告議會抗爭路線的死亡。在明年的立法會選舉中,很難想像受過雨傘運動洗禮覺醒的民眾,會再向泛民投下神聖的一票。

換言之,議會抗爭路線已經走到盡頭,再無實際政治意義。選民對議會民主政治徹底失望,要不是轉向街頭激烈抗爭,要求革命,就是變得犬儒,走向消極虛無,結果只會令建制派漁人得利,成為議會內隻手遮天的獨裁力量。

因是之故,今次議會鬥爭,可說是明年立法會選舉的前哨戰,泛民生死存亡,盡在此役。除了背城借一,義無反顧,全力抗爭,戰至最後一兵一卒,泛民根本別無選擇,只能寄語,好自為之。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