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拉薩大昭寺被砸四十九週年

2015/8/26 — 13:00

「那是一九六六年八月下旬的一天。」— 《殺劫》中是這麼寫的。

「那是一九六六年八月下旬的一天。」— 《殺劫》中是這麼寫的。

是8月24日,是“全藏最崇高的寺廟”(尊者達賴喇嘛語)即大昭寺,被當成“四舊”遭紅衛兵和“革命群眾”破壞之日,整整四十九週年。 

2006年,台灣大塊文化出版我完成的兩本與西藏文化大革命有關的書:《殺劫》和《西藏記憶》。 《殺劫》是文革在西藏的歷史影像及其評述,是我依據我已故父親在西藏文革中拍攝的數百張照片,在拉薩、北京等地做了六年的調查、採訪和寫作,訪談了七十多人,口述部分編成《西藏記憶》。 

關於1966年8月24日這一天,在《殺劫》中是這麼寫的: 

廣告

廣告

《西藏日報》1966年8月26日。

《西藏日報》1966年8月26日。


那是一九六六年八月下旬的一天。 但確切的時間對於很多當事者已不記得。 或許那隻是細枝末節,不必銘記。 或許那些日子,每一天都與往日不同,具有破舊立新的意義,紛繁的事件穿插、重疊,使某一個日子在記憶中模糊不清。 

然而那天發生的事件,不論當時還是今天都令人震撼,如同西藏歷史上一次罕見的地震。 當年拉薩中學的學生久松(化名)回憶說,拉薩紅衛兵的第一次“革命行動”是去大昭寺破“四舊”。 她的母親肯定地補充道,那是一個星期三。 那個星期三對於這位虔信佛教的藏族老人應該有著特殊的意義,因為就在那天,神聖的宗教殿堂被公開踐踏,莊嚴的宗教聖物被任意破壞,顯然是老人一生中從未遭遇的劫難,所以在她的記憶裡留駐。 

如果是八月下旬的星期三,那就應該是二十四日。 

事隔二十年,被列為“西藏黨校增刊”的一本出版有限、內部發行的《西藏大事輯錄(一九四九 — 一九八五)》,只有輕描淡寫的一句:“八月二十四日拉薩一些學校的'紅衛兵'開始走上街頭,大破'四舊'”。 作為當時西藏自治區唯一公開發行的報紙 —《西藏日報》,對此只在一九六六年八月二十六日(星期五)第一版,以《造反有理革命萬歲拉薩“紅衛兵”舉起鐵掃帚橫掃舊世界》為題,用典型的文革語言將拉薩紅衛兵在八月二十四日的那次“革命行動”抽象化、抒情化,至於事實上是如何“橫掃”那個“舊世界”卻語焉不詳,而對“革命行動”的目標 — 大昭寺,這座被十四世達賴喇嘛譽為“全藏最崇高的寺廟”如何被砸更是隻字不提。



…… 

【注:相關文字見我於2011年6月24日的博文 —  鏡頭下的西藏文革:《殺劫》連載(三) 】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