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拉錯人】警拘留事主50小時 人權律師:或涉非法禁錮

2015/5/13 — 21:41

事主胞兄區先生(圖:朝雲)

事主胞兄區先生(圖:朝雲)

警方誤拘智障男子案,事主家人今日公開警方的筆錄口供,顯示事主落口供時對答混亂,前後矛盾,只能以「有」、「冇」、「係」等簡短語句回應,或重覆警員的提問用詞,例如警問「有無推伯伯」,事主回答「推伯伯」。關注人權問題的律師均認為,警方的問題有引導性,做法不恰當,亦認為警方今次做法有違人權,因為在知悉當事人中度智障,而且極有可能有不在場證據的情況下,仍然扣留他50小時之久,甚至有非法禁錮之嫌。

事主胞兄今日在記者會上稱,會先在下周到投訴警察課提出投訴,再因應投訴課的回應,決定是否向警方提出民事索償。

保安局長黎棟國晚上回應事件時指,昨晚已發表聲明,對當事人及家屬表示抱歉,相信警方會妥善處理好包括內部檢討的後續工作。

廣告

法官曾批評警方 長時間扣留智力問題疑犯

黎棟國稱,警方在處理案件,引起社會關注,各方人士包括親屬、議員及專業人士都提出不少意見及批評,雖然當事人已無條件獲釋,但當局了解到經過刑事調查程序,當事人及家屬的不愉快經歷亦不好受。至於被問到警方有否誤導當事人、會否成立小組調查等,黎棟國沒有回應。

廣告

人權律師莊耀洸回覆本網查詢時,直指今次事件的關鍵在於警方在得悉事主智力有障礙後,為何仍拘留那麼久。他舉例指,在早前的大角咀碎屍案中,法官已經批評過警方,對案中智商只有84的次被告謝臻麒,竟扣留超過40小時。他質疑警方在事件後有否作出檢討。

沒有透明公開指引

被問到警方在審問智力異常人士時,有沒有指引給警員參考,莊指他留意不到有,但就算今日社署說有,指引也不是法律,並非公開的,「如果不是公開透明的守則,怎樣幫人?只是政府知,其他人不知,怎幫?」反應之把指引變成法律,公開透明,亦要經立法會,不能「改來改去」,否則難以保障市民權利。

莊耀洸又認為口供內容顯示,警方問題有引導性,並不恰當,「(應該)等佢去講發生咩......佢講咗,你當然可以追問;佢都冇講就問佢點推撞阿伯,咁就唔妥」。他直言相當懷疑錄口供的過程中,警方和事主是否真正有溝通,事主又是否明白警員的提問。

不能告住先!

他強調,殺人罪是很嚴重的罪,警方要檢控,為何不是經律政司去做,他甚至質疑警方在決定檢控時,有否徵詢律政司意見,「唔恰當囉,太重要啦呢個罪名,唔可以告住先囉!一告人哋就有好大心理打擊嘛」。

莊耀洸亦認為,警方沒有合理理由拘留事主50小時之久,儘管警方可能認為事主與疑犯外型相似,但當從家人處得知其智障,又很可能當時不在案發現場,就已有極大疑點,「當你冇合理懷疑時,再拘留咁耐,就係非法禁錮。」他建議事主家人可循民事索償。

他又質疑,警方或院舍當時為何不通知社署,因為社署有守則,社署署長對智障人士有很大責任去保護,惟社署署長在整個過程中像沒甚麼角色,只靠家人找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求助,「如果家人連議員都不懂得找,過程豈不很慘?

何俊仁:未必妨礙司法公正

至於一直關注人權問題、身兼律師的民主黨立法會議員何俊仁,亦認為警方行為不當,做法不專業,一定可以被投訴,但若警方沒有「屈」事主或誤導事主,就未必構成妨礙司法公正。而且,何俊仁同樣指出,「一有理由知道佢(事主)不在場,仲禁錮佢,就係非法禁錮喇」。

至於警方在錄口供時曾經向事主作出警誡,何俊仁質疑,「冇乜用,冇乜意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