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拉長戰線 建制派就非牢不可破

2015/11/27 — 8:49

是次區選,無論是親身體驗或從旁觀察,都看到一種情況。

先說親身體驗的兩個個案。在小弟住的美孚南,建制派把幾乎所有資源放在未來一屆深水埗區議會主席大熱人選、民建聯的黃達東身上。不少街坊都認為美孚南是一場硬仗,因為挑戰黃達東的是他上一屆以79票之差打敗、今屆競逐重返區議會的公民黨王德全。黃達東無論是單張、旗幟、海報、義工人數都是驚人地多,在選舉日更有好幾百個人員輪更式地在美孚南留守、巡邏。相對起來,美孚中的西九新動力及經民聯議員沈少雄就得到很少的資源,有街坊更認得一些往屆為沈做義工的今次過檔去幫黃達東。不少街坊都認為(各種地區形勢上理由我不在此一一引述了)他一定會成功連任。最終,黃達東以不足250票比數擊敗王德全,但沈少雄在美孚中就敗於公民黨伍月蘭手下。

另外,在小弟好幾次去助選的馬鞍山鞍泰區,我老友兼法政匯思秘書長(其實她身份眾多,我只是提她法政匯思身份來叨她的光)、民主黨游月華硬戰民建聯招文亮。在2012年的鞍泰補選,游月華以45票之差落敗於招文亮。今次民建聯就用盡九牛二虎之力力保招文亮,在人力、物力上他得到的支援比起在美孚南已經是很誇張的黃達東更有過之而無不及。雖然游月華的票數比起她2012年時增長近一倍,但招文亮的票數卻增長了倍半、以逾千票比數擊敗游月華。

廣告

故事並未就此完結。建制派力保招文亮雖然使他們以大比數贏了鞍泰,但他們卻輸了馬鞍山。在十一個位於馬鞍山的選區中,民主派在三區成功連任,另外更在建制派手上搶多五席(包括民建聯葛珮帆的議席),總共獲得八席。這個情況,加上大圍和沙田老牌建制政團公民力量都輸了一些議席,使建制派差一席位(還要是靠鄉議局在議會內的當然席位)就失去沙田區議會的控制權。

除了以上兩個與自己較「近」例子,還有其他從傳媒報道及選舉結果得來的例子。在選舉日,建制派在黃埔東為了救梁美芬,就把義工、資源從黃埔西抽去黃埔東,最終建制派救得到梁美芬,但黃埔西就失守了。建制派在麗閣放重資源去打敗馮檢基,但就輸掉附近的李鄭屋。宏觀來看,建制派把很多資源放在葵青區,重挫民主黨,但就差一點輸掉隔壁的深水埗區議會的控制權。

廣告

散建制資源逼其取捨

以上的一切其實打破了一個香港政壇的神話:建制派並不是有無窮無盡的資源。他們當然有很多資源,有時會多到嚇怕人。但正如建制派時常說,香港只是「阿爺」要顧及的其中一個城市,所以「阿爺」根本沒可能亦不會把無窮無盡的資源擺在香港政壇。如果民主陣營願意及能夠把選舉戰線延長,就算建制派都要做一些取捨。在這情況下,民主陣營就能夠在建制派「捨」的選區取勝。戰線拉得越長,建制派要「捨」的選區就越多。

所以,建制派在區議會選舉並非牢不可破,但若要把它們在資源上的優勢減少,就要對他們採取無處不打的戰略,因而逼他們在地區上要有取捨。試想想,今次自動當選議席只是比以前少,就已經可以把建制派部署某程度上打亂。如果民主陣營能夠盡早協調及在各區尋覓適合的候選人,確保在2019年不會有任何自動當選議席,民主陣營整體能夠反守為攻的機會就會大大提升。

所以,2019選戰其實已經開啟了,我們需要急不及待地開始籌備。在未來四年,拉長戰線,寸土必爭。


註:以上只代表筆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的意見。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