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拒答的三個可能

2016/12/7 — 11:58

曾俊華

曾俊華

【文:曾偉強】

出爾反爾,打倒昨日甚至早上的我,似是梁特政府的本色。奧雅納事件是絕佳例子。不過,更惹人關注的,始終是財爺拒答四名被司法覆核立法會議員一事。事件引起反彈,有指財爺突然「硬起來」,旨在向中央拋出「投名狀」;有指財爺被「過一戙」,矛頭又再指向梁特。

然而,事件中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與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所扮演的角色,同樣耐人尋味。事件真相,諱莫如深,但初步觀之,有三個可能,即三十六計中的「苦肉計」、「借刀殺人」、「混水摸魚」。

廣告

「苦肉計」原文為「人不自害,受害必真。假真真假,間以得行。童蒙之吉,願以巽也。」語出《易經‧蒙卦》。運用此計,「自害」是真,「他害」是假,以真亂假,達到操縱敵人、打擊敵人的目的。假如是這樣的話,也就是有人主動發言,刻意為之,目的是做成「被挾說出這段對白」的情狀。

觀乎曾俊華十二月五日在立法會上,一再強調這是政府的立場。他說:「律政署(律政司)給我們的法律意見就是作最終判決之前,公職人員包括我本人,需要跟隨政務司司長在二○一六年十月三十一日和十一月八日致立法會主席的信件指出的立場,不會回應這四位人士的問題和意見。」

廣告

這即是說,曾俊華刻意與政府立場分離。這番言論,完全是上司的指示,以及律政司的法律意見,並不代表他本人的立場。雖然沒有明言,但卻暗示這也(理所當然)是政府極高層的意見和指示,成功將眾怒引向梁特。不過,此計一反曾俊華的常態,亦不似其作風。雖然,「假真真假」,但曾俊華及其團隊,是否真的有這種「智慧」呢?

「借刀殺人」原文為「敵已明,友未定。引友殺敵,不自出力。以損推演。」語出《易經‧損卦》:「損下益上,其道上行。」意指損與益的轉化關係,也就是借用盟友的力量打擊敵人,而盟友的損失,正好換來自己的利益。

如果這是真的,就是有人借助林鄭月娥與袁國強的力量,不用直接下達指令,卻能間接迫使曾俊華在立法會如此說話,這般表態。目的不言而喻。

梁特十二月六日出席行政會議前,鄭重向傳媒表示,「曾司長昨日在立法會拒絕接受這四位議員的提問,這件事我事先是不知道的。其他局長,包括昨日下午在立法會出席要答問的局長事先亦不知道。」

這是否是「此地無銀」,真的不好說。問題是,身為特府最高領導人,對於政府的立場,不可能不知道,因為立場和取態,都是他決定的。對於官員包括司局長的發言或「回應口徑」(Line to take),亦不可能不知道。問題是,梁特又是否需要這麼「着跡」地打擊頭號對手呢?況且,正如現在外界的主流反響,千夫所指的,就是梁特本人。

「混水摸魚」原文是「乘其陰亂,利其弱而無主。隨,以向晦入宴息。」原意是在混濁的水中,魚暈頭轉向之時,乘機捉魚,從而得到意外的好處。用於戰事或鬥爭之中,就是要善於抓住敵方的可乘之隙,借機行事,使亂順我意,以便亂中取利。

若然是這個情況,也就是有人使詐,從中作梗。一方面令到曾俊華「被挾說出這段對白」,另一方面又令到梁特百詞莫辯,甚至欲蓋彌彰。也同時加深曾梁嫌隙,意圖漁翁得利。

林鄭月娥十二月五日當天下午隨即去信立法會主席梁君彥,「釐清」政府立場。林鄭月娥在信中表示,針對宣誓風波,政府一貫的立場是公職人員出席立法會及委員會會議時,只會回應已依法妥為宣誓的立法會議員的問題和意見,但為避免不必要的爭拗及保持立法會運作順暢,在完全不影響政府立場及待決法律程序的前提下,政府將回應所有議員及聲稱以議員身分行事的人的問題和意見,直至另行通知。

弔詭的是,觀乎林鄭這封信,雖然曾俊華不認為「被跣」,但卻印證了曾俊華所言非虛。因為在當天下午之前,政府立場是「只會回應已依法妥為宣誓的立法會議員的問題」。問題是,特府改變立場的決定,斷不能由林鄭一人說了算,這應是常識罷!

現實是,「沒有政治考慮」也真的純屬虛言,因為所有一切都是政治。只是,到底那個情況才是真的,看官心裏有數。

 

作者簡介:《梁特語錄》作者。自由撰稿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