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拒絕融化的冰

2019/6/3 — 20:14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三十年,足夠讓人由一個小孩子,變成小孩子的父母。人生絕對沒有多少個三十年 — 有三個已算極限了。

三十年,都在香港維園做同一件事,你問,有什麼意義?死者能復活嗎?六四會平反嗎?能喚起更多年輕人走上當年學生的路嗎?中國真的會有民主普選嗎?我以前是個理科生,讀過的都是歷史碎屑,還摻雜了假貨毒物的,我得承認,我曾經認為平反六四是有希望的,但當你越讀得多中共史,越了解歷史,所謂「平反」,最有可能是以「暴政倒台」的形式出現。那要多少個三十年?沒有人知道,只能確定,歷史上未出現過不倒的政權,何況是如此殘暴不仁的政權!

點起蠟燭,除了悼念,有什麼意義?近年,我們應該可以找到新的意義 — 那是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啊。世界上真的只剩下香港,每年在六四這一夜,在那個世界上最擠迫最喧鬧的地區,亮起了一片燭海,化作希望之光,縱使只像海市蜃樓,卻務必準時出現,成為國際新聞,成為記憶傳承,讓人溫故知新。在一片歪理之下,燭光照亮了黑暗,妖魔鬼怪無所遁形。在一國兩制已是大謊話的今天,在香港已赤化墮落得已餘下一小角的今天,在香港人因送中條例幾近絕望的今天,火之海洋又亮起了。想試,如果這片燭洋不再出現,只餘下黃均瑜那些「殺一萬人不算屠殺」的歪理在囂張,香港就真的融合了,跟大陸不分你我地冷酷無情了,夠恐怖嗎?

廣告

點起蠟燭,卑微地告訴自己:我們是不同的。我們歡迎國內人加入我們,但拒絕大陸人同化我們。想起已故詩人余光中的一首詩,略改一下:

「在血色瑪莉的雞尾酒裏,我們仍是一塊拒絕融化的冰,保持了固體的堅度,保存了液體的澄澈。」

廣告

不用偉大悲壯的理由,簡單如此,已是最好的理由,在這一夜,點起一根蠟燭。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