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拖車上的飛機大炮

2015/9/7 — 11:43

國家主席習近平在9月3日的閱兵儀式上宣布,中國將裁軍30萬。( 無線直播截圖 )

國家主席習近平在9月3日的閱兵儀式上宣布,中國將裁軍30萬。( 無線直播截圖 )

筆者最近有一位朋友,看 9 月 3 日的閲兵看得特別激動。這位朋友一直自問對中共沒有甚麼好感,但當他看到排列整齊的士兵方陣和飛機大炮的影像,呈現在電視機前的時候,卻的確感到亢奮激動。基於自己一貫對中共的反感,他對於自己的情緒感到特別懊惱。

今次中共閲兵,當然並非只是向外展示軍力,以及宣揚大國掘起的氣勢這麼簡單。更重要的一點,是挑動民族主義情緒,以民族大義凝聚國家的向心力。從微博上排山倒海的愛國情緒,以及近乎「沙文主義」的言論,我們可以知道民族主義的高漲,已經達到一個非常危險,甚至淹沒理智的程度。對於國家或民族,這些都並非是健康的現象。

中共以紀念抗戰勝利為由舉行閲兵,打着的是「反法西斯」的旗號。二次大戰的軸心國,或多或少都以民族主義,作為維持國民統一意志的工具。其中的納粹德國,就挾持了德意志民族的情緒,作為入侵歐洲以及屠殺猶太人的籍口。其中關鍵性的事件,一定要數《意志的勝利》(Triumph of the Will) 這套宣傳電影。這套納粹宣傳電影的其中一個主題,就是藉着紀念第一次世界大戰,來展示一幕幕壯觀的場面,利用電影的手法,來煽動一些本來對於政治不太感興趣的觀眾。對於這個群體,希特拉認為需要以宣傳的手段,來凝聚他們的情緒,以取得他們支持。重提第一次世界大戰,可以為民族製造一個受害者 (victimhood)、長期被屈辱的形象。於是納粹黨和希特拉便可以藉口為民族作出反抗,取得國民支持來進行武力擴張。

廣告

1933 年納粹黨正式掌權以後,紐倫堡黨代會 (Nuremberg Rally) 成為了宣傳政權的重要途徑。《意志的勝利》這套電影,所記錄的就是在 1934 年舉行的紐倫堡黨代會。納粹德國更特別為了黨代會,興建了近乎宗教建築一樣的閲兵場。納粹黨懂得運用建築,去體現絕對的權力。他們利用建築空間的大小比例、對稱、高低落差等設計手法,發揮建築空間的力量。充滿宗教意味的設計,可以震懾人們的情緒,以形造人們對於建造者的崇拜和仰望。這亦是納粹德國的總建築師 Albert Speer 深得希特拉重用,甚至成為權力核心一部分的原因之一。

紐倫堡黨代會其中一個最壯觀的場面,就是方陣操過閲兵場地 - The Zeppelinfield - 的主禮台的景象。工整對稱的主禮台建築參考了古建築的空間語言,細長的建築體量沿着方陣經過的路途而建。在主禮台兩邊各有石造的階級,作為觀看閲兵的看台。看台之後排列着一行整齊的柱廊 (colonnade),成為閲兵儀式的佈景版,亦借用了建築的宏偉來展示一種軍事武力以外的力量,以收震懾人心之效。由這些精心的佈局可以看到,紐倫堡黨代會閲兵,很大程度是要向國民宣示納粹黨的力量,以統一民族的情緒來換取他們對納粹黨的政治支持。

廣告

上星期的中共閲兵,畫面亦當然經過精心的安排。例如天安門城樓油漆的顏色,明顯經過細心配搭,暗紅的主色調不浮誇不搶眼,以好好襯托城樓上深灰色西裝和中山裝的領導人和中外嘉賓。整個儀式的鏡頭擺位,分鏡等,全部都經過安排。這些電影創作和美術上的技巧,令閲兵儀式充滿了挑動觀眾情緒的畫面。閲兵真正的作用,是要以電視畫面來勾起民族情緒,形成一股強烈但短暫的向心力。然而,這樣的手法,卻未必能達到長治久安的作用。管治的正當性,由始至終都來自政府治理百姓民生的能力。中共已經擁有控制天氣製造藍天的能力,卻沒有將這些技術用於為人民謀福祉的意志。閲兵的步操精準,武器先進,的確能夠形做了一股仰望的情緒。然而,若果將用於展示飛機大炮的心思,以及當中一絲不苟的精神,放在治國丶民生方面的話,百姓的生活一定可以得到很大的改善。我想這樣才是中華兒女值得驕傲之事。

內地人出外旅遊,遇到人家拒絕向自己賣賬,就責難外國人欺負中國人。這種幻想出來的 victimhood,正是民族主義走向極端的警號。如此的心態和情緒,不但不能彰顯國力,反而是貽笑大方的愚昧行為。由此可見,民族主義並非文明國家的可取之道。希望這一代的中國人,不要從極端民族主義的懸崖上跳下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