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拖、打、和 — 港共收拾殘局的三個可能

2019/8/5 — 19:17

8 月 4 日晚上,示威者於銅鑼灣設置路障,並點起火頭。

8 月 4 日晚上,示威者於銅鑼灣設置路障,並點起火頭。

這兩個月的困獸鬥,港共最終怎樣收拾殘局?概括來說,三個可能:

一、拖。好像佔中一樣,死拖爛拖,把抗爭的氣勢跟大眾的支持拖垮。

二、打。差人也好,共軍也罷,總之打到血流成河,打到港人連街都唔敢出。

廣告

三、和。港共妥協,林鄭等下台,再答應一兩個要求,以瓦解抗爭的團結。

我沒有水晶球,但不妨跟大家一起推測一下。

廣告

港共之前一直在「拖」跟「打」兩個選擇當中左右搖擺。從近日的傳言跟事實來看,那是因為林鄭跟西環鬧翻了。林鄭覺得自己被出賣,先被誤導鄰近地區力撐送中,然後她勇往直前,一出事了,卻把責任全部推給她。

林鄭於是索性兩手一攤,什麼也不管,一味拖,一心希望把責任推回去,叫鄰近地區自己收拾殘局。但警隊似乎跟其他公務員不同,沒有對特首完全忠誠的責任,而是對另一個權力中心忠誠,於是就出現近日一味靠打的局面。

對港共而言,拖本來是最好的辦法,但是元朗恐襲過後,拖似乎再沒有什麼成功機會,因為多得差人的失控,港人對特府的怨恨一天比一天深。但當然,public opinion 不是不可以逆轉的,不合作運動的青年跟趕返工的中年爭執,正是港共夢寐以求的鏡頭。

特區現在出現了兩個權力中心,一個無心戀戰,只想返英國,另一個怕給追究亂局的責任,於是藥石亂投,真正可以在背後話事的,卻遠在北方,光是打貿易戰也煩不勝煩。因此,未來幾個星期,恐怕還只得這樣膠著。

但問題總要解決,尤其十一中共建政 70 週年的「大喜日子」,不可能無止境拖下去。

對鄰近地區而言,首要的底線當然是握緊香港的政權,次要的,是確保香港繼續幫他們搵錢。如果到了八月底,抗爭還沒有平息,甚至還狂擴大,搞到大罷工的話,「拖」也再不是選擇了,只得選擇「打」跟「和」。

技術上,不要說把抗爭的打死,鄰近地區要把全港七百萬人斬盡殺絕,沒有難度,正如鄰近地區要掟兩粒核子彈到台灣,殺光兩千三百萬人,是有可能做到的,但問題是,你拿回的,不過是一塊爛地以及一堆血債,百害而無一利。

不要以為鄰近地區不按理出牌,讀過它的歷史就知,它不是傻的,有時會犯錯,但總是睇住全局棋來玩,否則廿三條跟送中早已三讀,而梁書記也早已連任了。因此,除非真正動搖到它對香港的政權,否則鄰近地區選擇打到血流成河的機會只有一兩成。

既然橡膠子彈跟暴動罪也嚇不了港人,如果不想血流成河,那只剩下「和」一個選擇了。

那麼,在什麼價格去和呢?林鄭下崗,是基本盤了,問題只是還有那些文官陪葬。然後是派錢,什麼明日大嶼嘛,好可能給「暫緩」。

然後就要看港人的反應了,如果一半以上港人因此就算數,堅持的就會淪為少數派,不久就會像佔中一樣給拖垮,這個結局,最少有三分一機會。

但如果還是群情凶湧,一個又一個月的堅持下去呢?港共就被迫要考慮獨立調查委員會了。

正所謂槍桿子裡出政權,北韓再窮,有飯還是先餵飽士兵,同樣,鄰近地區不會輕易放棄差人的,但問題是,義氣誠可貴,銀紙價更高,為了香港繼續為祖國賺錢,只要有必要。什麼人也可以拿來為國犧牲的。但當然,為防差人嘩變,大概只是拿三兩個開刀,然後好可能在大特赦又或者不檢控之間想辦法了。

總之,就好像街市講價一樣叫價還價,如此類推,最終和在那一個點,「五大訴求」又有那些達成得了,就視乎港人的堅持。

但明顯的是,現在港人最忿怒的,不再是送中或假普選,而是切切實實直接影響到每個人的警暴,那是不論左中右的最大公因數,港人如果把「五大訴求」先聚焦在警暴,看來是最 cost-effective 的切入點。

天佑香江。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