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招安了,看誰是下一個馮煒光

2015/6/1 — 14:51

馮煒光 ( 資料圖片 )

馮煒光 ( 資料圖片 )

深圳之行其實是「招安」之旅,要泛民看清形勢,放棄對抗。

狠話下做眉眼

三名京官發出狠話,看似劍拔弩張,其實是跟泛民議員在做眉眼。

廣告

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先把泛民分開兩類,一類是「別有用心的人,打着民主的幌子,肆意曲解《基本法》,阻撓港府施政及對抗中央管治,勾結外部勢力,鼓吹和支持港獨等,言論早已超出所謂言論自由、爭取民主界限」的「死硬派」(看來這些人在二十三條立法之後必須「走佬」),另一類是「屬泛民大多數,他們與中央或政見、民主理念等與中央的看法或不一致,但認同一國兩制、憲法和《基本法》,以至認同國家體制和制度。」對於前者,中共是「堅決鬥爭、決不含糊」,而831框架也是針對他們,王說:「行政長官普選制度設計,就是要把這些人排除在外,不僅要限制他們『入閘』、阻止他們『出閘』,即便他們僥倖當選,中央也會堅決不予任命。」

這段話其實像是枕邊人的溫言細語:「人家要『閘』的又不是你,你又不是那些壞透了的『死硬派』,又何必要跟奴家過不去呢?!」

廣告

王光亞其實是欲攏絡泛民主派的「大多數」。

政改投票就是「投名狀」

好了,到了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出場。他說:「支持政改與否,是支持還是反對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試金石,是轉向合作共贏正道還是繼續走對抗俱損歪道的分水嶺。」

明顯地,重點在於「轉向合作共贏」這六個字上。只要你們這次合作,就是給國家立下一個大功勞,自此就被視作「自己人」,可以共享榮華富貴,當然也可以競逐特首寳座了。

不過,這個「轉向合作共贏」是有時限的,「政改投票」就是他們的「投名狀」,過了這個關鍵時刻,敵我關係從此建立,再無翻身之日!

拿周融來做例子

至於中聯辦主任張曉明說了些什麼呢?他除了重申「政改是一個判斷某政團、某人是不是與中央搞對抗的檢驗時刻」,還刻意的點名提及周融,説由周牽頭的「保普選反暴力大聯盟」短短9日已收集到121萬個簽名,具可信性及震撼性。

係人都知,這個簽名運動做得非常求其,可參考性甚低,而且周融在泛民政黨以至香港不少市民的心目中形象低落,為什麼張曉明還拿他來表揚一番?其實張真正要跟泛民表達的訊息是這樣的:「像周融這樣的庸才也可以在我們這邊陣營『撈』得咁掂,何況是你們這些真正的人才和業界翹楚呢?!只要你們願意棄暗投明,在香港政界和所處的業界必定是前途一片光明的。」

中聯辦未來十數天「做嘢」

三名京官語言強悍,固然是有威脅的成份,同時內容帶有溫暖的利誘,加上一個「轉向」的期限,是典型的朝廷「招安」訊息。

那麼王光亞說的「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中央政府都會盡百分之百的努力」是什麼意思呢?

在未來的十多天,相信是由中聯辦「做嘢」的高峰期,挑選有機會「歸順」的泛民議員,逐個單獨約見,並且將「威迫」與「利誘」的具體內容詳細表述,並利用「囚徒困境」策略,告訴面見者很多人都已經答應當識時務的「俊傑」了,他的一票既不能扭轉大局,效果只是把自己被逐出還是被納入可合作名單之外/內。

《水滸傳》的啟示

説到「招安」,實在無法不令人聯想到《水滸傳》,宋江、盧俊義等人接受招安,為朝廷剿匪,經過多次戰役,108好漢,死剩27人,包括宋江、盧俊義,前者後來被奸臣假借皇上之名賜上毒酒毒死,後者也是被下毒失足跌落江河而死。

招安時,情深款款,歸順之後,那些嫡系奴才就會千方百計致你死地。事實上,所謂「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政權從來都不會全心信任「歸順者」,否則奸佞奴才就不會有機可乘。

只會是一名看門狗

中共暗示,若然歸順,就可以選特首當局長。你答應之後,首先要幫它「剿匪」,即做一些民眾不認同的事情或是揹一些黑鑊,當你的形象插水,你在政途上失去了其他的路可走,就必須繼續為它賣命。不過,你始終是「外人」,嫡系奴才是無時無刻的向主人打小報告,這些轉軑入建制之人最多就會像劉江華或馮煒光一樣,給他們一個副局長或什麼專員的職位,為主人看一下門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