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持續抵抗被「習慣」,是我們今天的基本責任

2019/4/25 — 10:59

佔中九子案 4 月 24 日判刑,其中四名被告即時入獄,晚上有數百名市民於荔枝角拘押所外舉行燭光集會,聲援被判囚四人。

佔中九子案 4 月 24 日判刑,其中四名被告即時入獄,晚上有數百名市民於荔枝角拘押所外舉行燭光集會,聲援被判囚四人。

這次是第幾遍?即使坐下來細想也數不清。

看著公正不阿的司法人員,以標準、正規的語言表達不屑、嘲諷、苛責的情緒,一句一句奚落著我那些正直、無愧的朋友、戰友、密友,然後他們轉身進入囚室。

這是第幾遍?好像是很熟悉的情景了,對吧?

廣告

坦白說,今天聽到一個個代表剝奪自由的數字後,我心中是暗暗鬆了一口氣:跟想像的相差甚遠呢。

離開這個地球上最公正、最不阿、最正義的場域後,才感到極度不安。不對路,非常非常不對路。

廣告

鬆一口氣?這算甚麼?

又有四個進了去耶,這算甚麼?

這算甚麼。反覆地拷問著自己。

不。不應該是這樣的。

然後,有種被自己不認同的邏輯、價值征服掉的失敗感。

那份鬆一口氣的可怕感覺,是怎樣來的?何時進入我腦海的?其實也不難猜想,是為了讓自己舒服點吧。

最初的震撼,是來自許、麥、薛的初一案。三年。三十六個月。歷歷在目。

這怎麼可能,太過份了吧?沒有根的人不會有勇氣做那種事情呀,那些人為何值得受這樣的對待。

然後是大家都熟悉十三個月、六至八個月。晴天霹靂。原來可以過份至這樣。正直的人原來可以被羞辱這個程度。

接著的,是數不清的兩年十個月、三年、四年九個月。很多很多的人進了去。

接下來是六年,七年。

七年。

然後大家都清楚了,這個場域是敵人大獲全勝的武器,一旦踏進,血流成河。這個公正不阿的機關,必須公正無私地執行由功能組別立法機關所制定的偉大法律嘛,是的,我們都知道了。

不但知道了,也慢慢習慣了。畢竟不去接受、不去習慣、不去把它納入「常態」的框架裡,不但無法生活,連舉手投足都有困難。不去接受現實就是如此糟糕,難過的感受難以克服。

接受它吧。習慣它吧。這樣就會舒服點,哪怕只是一點點。我猜我們很多都是這樣走來。

但是這份舒服是有後遺症的。一難受到極,就強逼自己習慣,是會把你的一點一滴都拿走,也會不停成功衝擊你看待事情的標準。

儘管已經經常提醒自己,不要接受,不要失去感覺。甚至是每天都在這樣的泥濘中蹣跚著。原來也會有某些位置,一點一滴地被強大的社會機器邏輯佔領掉,自己也不知道。回頭才發覺自己的陣地被攻陷了。

不去留神,不去努力嚴守的話,會慢慢變成它的一份子呀,推動社會齒輪運轉的力量之強大,就在於此。

被吞掉的了或許不知道、不察覺,因為習慣;身邊的人也許一起不知道,因為習慣。但以往的你總會知道:這個你,被吞噬掉。凌友詩的經歷很誇張嗎?這樣看來,一點也不誇張,只是一個特別血淋淋的例子而已。

對抗強權是怎樣?在日復日、夜復夜、無處不在的搏鬥中,對抗強權可以是不被吞噬掉,即便是要日復日的提醒、點醒、摑醒自己,也不要習慣,感到痛苦、不忿、憤怒、悲哀,才是合理,才是應該感受到的感覺。不能逃避,也不應消化。

在艱難的時刻、黯淡無光的時刻,若在這個戰場上打勝仗,若是能成功抵擋「邏輯」和「常態」對自己的侵蝕,也是充滿光芒的了。這份光芒,你自己也許看不到,身邊的人也會感受到。

接受痛苦成為常態吧,反轉它吧,以道理和價值抵擋它、征服它吧,把習慣拒諸門外吧。

要日防夜防,很吃力吧?我相信我很清楚這份吃力。

如果要問我在今天的基本責任是甚麼,我不敢說是革命,但我會說,持續抵抗被「習慣」,不被奪走應有的判斷及情緒,保持敏銳、質感和感覺,或許是今日一人,我們應有的責任。也許這樣的光芒,足夠抵擋好一段時間。

看著一對對雙目無神、失焦的眼珠,置身其中打一場自己打的仗,的確很吃力。但也許是我們最基本最基本的責任。

對,不對路,非常不對路。何解可以鬆一口氣?

這根本不應該出現。

以最和平也接近溫柔的方式,在極權的蠻橫魔掌中站起來咆哮反擊,爭取最基本的應有權利,何罪之有呢。

何罪之有呢。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