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指鹿為馬的人愈多 認真思考就更重要

2017/9/18 — 13:52

2017年8月20日,聲援政治犯遊行

2017年8月20日,聲援政治犯遊行

不要亂了陣腳。昨日讀到36位全球頂尖學者的聯署信、讀到港大陳文敏教授的言論,都是當頭棒喝:這些知識份子提醒,批判思考和知識,可讓我們看清現狀,因為某些權威而被全力推出社會的立場,永遠不能阻礙我們思考真正的道理。不要被雜音干擾,不要被現實權力懸殊的局面蒙蔽——每個人都有能力思考,權力只能製造恐懼,但只要我們清醒,在思想上就可撥開恐懼和威權。

1. 一切爭論的背後,最重要的,是香港這個有開放、自由、國際城市願景(aspiration)的地方,是否願意變成比較專制的地方——變成那種會將劉曉波判監並直到他死亡,親友也不獲自由探望和參與葬禮的地方。在Freedom House Report 2016,這份頗受信服、關於自由和人權的報告裡,中國的總評分是16(100分滿分),被評為NOT FREE。這是極低的分數,在它之下只有二十個國家獲評更低分數。台灣則被評為FREE,總評分是89。全球被評為FREE的國家地區,有八十七個,評分都在70以上。當前的爭論,關乎的是,我們是否希望香港向16分那邊前進?這是開放討論的。

2. 在香港,法律制度不容以言入罪,尤其是不會因持一種政見而被法律懲罰和禁言,這是清楚明白的。當然,有權有勢的人,可以因你的政見,讓你suffer,大家看黃耀明、何韻詩、黃秋生等就可明白了。但持任何政見都不會犯法,這是香港法律保護的,也是世上大部份文明地方都會保護的公民權利。正如有些人已提到,在香港喊「結束一黨專政」不犯法,是構成香港和所謂一國兩制很重要的核心人權。除非當權者接下來立法和釋法收緊這些權利,現在怎樣提出「香港獨立」,都是合法的,there is no question。

廣告

3. 如上一點所言,在香港談「香港獨立」、高舉這口號並無觸犯法律。而大學校園本來就應保持比整體社會更寬容的言論空間,促進學術自由和討論,這個非常straight-forward,不必多補充了。我們要注意,就如唱片公司和電影公司可以拒絕讓為香港民主發聲的表演者開工,大學也可移除任何banner,但那是跟法律和道理無關的,反而反映了一些壓力和恐懼所在。

4. 國際學者要求的是,「立即釋放雙學三子」,比香港的混亂的討論清晰多了——要求的是立即釋放。不當的囚禁,就是不當的囚禁。「雨傘運動是和平示威,領導角色的雙學三子卻被法院重判入獄。判決侵犯港人的集會、結社及言論自由;違反,違背香港《基本法》、《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法治原則」。簡潔有力的。

廣告

5. 政治學的第一課,就是政權憑什麼有權要公民服從。香港早已過了願意服從不民主政府管治的階段。要談一切公共的權利與義務之前,政府、法律界、大學,如果關心重要的公共問題,可以先問,香港民主化被刻意制止,政府的正當性還何在?

6. 香港主權在1997年移交至中國,在公民心目中,有一個很大的前提:香港人不希望香港成為像中國般專制的地方(特別是1989年之後),所謂「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更多時被香港人想像為防火牆(儘管現實上並非如此)。如果這個global city,變成像中國般,在freedom house評分只有16分那類的地方,相信不是許多人願意見到的。這是爭議的核心。

7. 梁文道問,「十年內,香港上網要翻牆?」,即使與文章內容分開,也是極好的問句。但近來的爭議與角力,問的反而是,「十年後香港上網要翻牆,我們預備好了嗎」?如果現在沉默,就是預備好了。

 

(如果身邊有朋友想不通最近的事,請與對方分享,謝謝。)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