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指鹿為馬、特首、總統

2019/4/24 — 10:15

林鄭月娥

林鄭月娥

反正今天講開指鹿為馬,講開趙高,不如就順着勢繼續講。

那個被趙高以指鹿為馬來愚弄的秦二世,其實是個窩囊廢。秦始皇死後,趙高與李斯合謀,先把皇帝駕崩的死訊按下不發,目的就是要爭取時間,找一個他們能夠控制的人繼承王位。這個人肯定不是原來的太子扶蘇。趙高等人修改了遺詔,把秦二世扶上王位,然後再假傳聖旨,把廢太子扶蘇及其他王室兄弟及宗室都賜死,免除後患,更把支持扶蘇的大臣蒙恬也殺掉。

在趙高指鹿為馬之後,他就連李斯也除掉,把他的三族也誅殺了。這個時候,秦二世才開始擔心趙高會連他也不放過。但他這個蠢材竟然向人透露這個憂慮,又把是否應該先下手為強這個疑問都提出來。結果被趙高察覺,決定先下手。

廣告

趙高與其女婿閻樂合謀要把秦二世也殺掉,然後另立更易控制的子嬰,好讓自己直接控制整個王朝。死到臨頭,當趙高的女婿根據指示直闖望夷宮,即不久前才上演完指鹿為馬那個鬧劇的同一地方,要殺掉秦二世的時候,這個窩囊廢秦二世不但沒有後悔自己也有份構成這一個下場,敗了他老子的江山,他還流著淚向趙高的女婿求情講條件。大意是江山你們且拿去,只要留給他一個萬戶侯,讓他可以繼續享樂,繼續榮華富貴他便心滿意足了。他的下場如何就無需多說了,他死的時候就只有 23 歲。

在台灣,在香港,這一類只求能夠得到共產黨寛大,繼續做萬戶侯便心滿意足的人,其實也是不少的。他們這類人對荷蘭人、對日本人,對英國人,都可以是這樣。對着所謂同文同種的所謂中共人,就更加沒有所謂了。就算叫他們出賣香港、出賣台灣,又有什麼所謂值得他們難為情之處?

廣告

看看香港那些由殖民地政府養肥的大肥貓,又看看由港英培育的所謂精英今天變成什麼咀臉。如果在香港做不成港人擁戴的特首,在台灣的民主制度下,也成不了為台灣開創未來的總統,那就做一個打着總統名義的特首又有什麼所謂?

結論?簡單兩句囉!

第一,「指鹿為馬」這一類充滿中國特色的權力遊戲,延續到了今天的華人社會,雖然基本精神如一,但在玩法上已經有更多花樣。

第二,我覺得質問郭董是要出來「選中華民國總統還是選特首」這句十分無意義。還是韓市長看得通,他講得清楚:「要他承擔責任」就要「講條件」,而且今天要講條件,也不需要學秦二世般流着淚的!唔信?大家睇吓香港特首林太近年幾 high,頻頻自 high 都未夠皮呀!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