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振英舞劍,意在林鄭

2018/8/21 — 14:25

背景圖片來源:風雲2 劇照

背景圖片來源:風雲2 劇照

如果沒有香港外國記者會一事,陳浩天公開去信要求特朗普廢除《美國—香港政策法》,將香港跟中國大陸一視同仁,取消其特殊經濟關稅區的地位,最大可能的結果,就是石沉大海,遑論是國際傳媒,連香港傳媒也興趣不大,只因陳浩天和其民族黨的知名度太低。

但經FCC「宣傳」,陳浩天的知名度不單在本地大幅提升,更響徹全球,相關新聞包括其演講得到國際傳媒大幅報道。他去信美國要求檢視關係法,也有國際傳媒跟進。

當然,誰都知道,FCC的「宣傳」,是因為梁振英的「加持」,沒有梁的歪理連篇死咬不放,這個午餐演說根本不會收如此隆重的效果。

廣告

但梁振英為什麼要這樣做呢?真的為了愛國反獨?梁振英是什麼人?他不是個單純不甘寂寞而無聊得做港獨KOL的人,看他過去的行徑,大有毛澤東的鬥爭作風,興波作浪只為一己私利和權力慾,怎能如此簡單看待?

如果說,梁針對的是陳浩天,害怕其港獨勢力擴大,那簡直是大炮打蚊蟲,就當港獨勢力是白紋伊蚊,也用不着大炮吧!如果說那是針對FCC,更難找一個好理由,FCC只是俱樂部,無權勢可言,提供所謂的播獨「平台」,其影響力恐怕連Facebook、instagram也不如。FCC也沒有梁的政敵,明顯只是借人頭一用。

廣告

有人說,這場大龍鳳,是迫香港就廿三條立法。梁的為人,做特首時不是已見識過嗎?功勞全部是自己的,鑊就全部是其他人的,如果林鄭借此成功為廿三條立法,那麼林鄭不就是中共眼中的「歷史功臣」嗎?梁不成了助攻王嗎?搭咁大個雞棚只為他人作嫁衣裳,豈是梁的作風啊!

結果,還不是學老毛一樣,離開了建制中心,便在建制外用民間勢力炮打司令部,瘋狂亂咬狂噬都只是為打倒政敵。那麼政敵是誰?當然是取其位而代之的林鄭月娥。

梁借陳浩天把港獨問題再次炒熱,建制紛紛撲出,現在還說陳浩天唔係人。如此風頭火勢,即使只是虛火偽裝,如果林鄭還不為廿三條立法,梁就可大造文章,把她說成大逆不道,大條道理發動其民間弱智庫(指勢力較弱)群起攻之,至少讓林鄭個底花咗,冇得春風得意走出來說民望高過梁在任時。要知道獨立問題最能觸動中共神經,只要此罪一成,之後的䜛言䜛語自然更易受落,林鄭就只有被動捱打的份兒。

如果林鄭決定為廿三條立法,當今形勢又確比之前更難為。沙中線、高鐵醜聞不斷,關乎全港市民安危,但政府、建制議員官官相衛,對一切視若無睹,連灣仔這麼重要的商業區也地陷,全港市民仍蒙在鼓裏,一切全靠傳媒不斷追查,才把港鐵腐敗的根拔出來讓大眾看見。在此形勢下,涉及新聞自由的廿三條立法,會令市民更為疑慮。沒錯,硬要通過,在今天也一定能通過,問題是過程。如果林鄭態度稍有放鬆,路線又回到上一段,梁即發動批鬥團圍攻;如果林鄭態度強硬,其民望插水與梁看齊,梁就藉詞篤其背脊,指自己也不是那麼差。但這對梁不是最好的結局,最好就是學當年老董,賠上民望威權,法卻立不成,引發腳痛,再由梁親自出山強硬立法領功。

這一着是迫你入死角,你跟,死,你不跟,又死,只是罪名不同。或許梁真的想捲土重來,下屆再競逐一次特首,或者,由他做大灣區區長,吞併香港特區。

我為林偉駿先生這麼早便仙遊,感慨天道不公。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