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捍衛「一國兩制」必須堅持「反共」!

2015/9/10 — 11:00

北京天安門廣場 ( Gisling @ wikipedia 上傳 )

北京天安門廣場 ( Gisling @ wikipedia 上傳 )

  這幾天多名建制派人士不約而同的相繼透過傳媒對泛民人士發放訊息。 超級梁粉張志剛在報章撰文談「反對派的忠誠」,指反對派30年前後所反的「共」並不一樣 :『……是不是仍然是那個「共」,還是此「共」已經不同彼「共」……』;新民黨田二少接受電台訪問時引述中央領導人的話:『……民主派人士不必擁抱共產黨,但必須認同共產黨在中國的憲制地位……』;土共之流的鄭耀棠面對電子傳媒更赤裸露骨的揚言中國共產黨絕不會跟對著幹的支聯會溝通云云。

有關訊息都是濫詞老調,不管是懷柔統戰還是恫嚇施壓,可以歸納為三點:(一) 香港人必須接受中國共產黨一黨專政的政治現實;(二) 中國共產黨已「今非昔比」,香港人必須「另眼相看」;(三) 反對派泛民人士「反共」不會有出路和好下場。  可是,筆者認為:  正正為了捍衛「一國兩制」,香港人必須堅持「反共」!

首先,香港人的「恐共、 拒共」心態由來而久,不少上一兩輩香港人對中國共產黨早有切膚之痛和刻骨之恨,在歷次耳聞目睹或親身經歷的土改、三反五反、大躍進、文化大革命、四人幫、六四鎮壓等政治運動中,認識中國共產黨主政下的封建思維、專制手法、暴戾鬥爭和無法無天。  就算改革開放後的三十餘年所反映出的國情特色也不過就是:官商勾結、貪污腐敗、壓制民意和假大空等,惡行簡直罄竹難書。  為此,筆者毫不含糊的說:從考量政治意識形態的取態上,必須「反共」;從維護普世價值的原則上,必須「反共」 ;從持守人道主義的立場上,必須「反共」;從審視中國共產黨的血腥鬥爭歷史上,必須「反共」;從抗拒當前中國共產黨以天朝心態粗暴干預「一國兩制」的現實上,更必須「反共」。

廣告

簡明而言,「恐共、 拒共」是感性條件反射而「反共」是理性沉澱結果。 「恐共、 拒共」的「恐」和「拒」是情緒上的怯懦和害怕,當然無可厚非,是人之常情,也可說是動物性反應:判斷環境有危機而無力抗衡,產生懼怕心態,消極的便顫抖抖的坐以待斃,積極的只可氣呼呼的覓路奔逃。  「反共」的「反」卻是基於對事物的理性思考和深入分析,進而在言行上有所表態的反應,消極的可作為個人思想上的裝備,有利對時局環境的認知和適當對應,積極的便是公開立場表態,對惡行劣跡口誅筆伐,更在合法情況下參與適當的反對,甚或激烈的反抗行動。

換一個說法,「恐共、 拒共」只是惶惶終日而認命馴服,「反共」卻是無畏無懼,毫不認命的據理力爭。  無疑中國共產黨以一黨專政姿態掌權統治中國,至今是國際舞台上的軍事和經濟強國。  因此,在實力強弱懸殊,個人面對強大國家機器,以及雞蛋碰撞高牆的對比下,人們難免有所恐懼和避忌,不過,我們必須明白「恐懼和排拒」心態於事無助也無補,只會令人退縮忍讓,變得軟弱乏力,在有關的道德倫理公義等論述上更將會啞口無言。                     

廣告

「反共」並不是盲目衝動的叫囂吶喊,卻必須是經過有理有節的思維過程而作的判斷,那麼,便首先要認識中國共產黨的本質、發展和掌權過程,以及在過程中的所作所為的朽壞不堪,尤其是這些年來不斷侵蝕香港一制特色和高度自治的陽謀陰謀。  中國政府和香港特區政府彼此配合,無論是溫言軟語還是惡形惡相,都只是刻意營造政治脅逼的聲勢,旨在令人感到無形壓力的白色恐怖,懾服於中國共產黨的威權,變得馴良貼服。   正因如此,香港人更必須擦亮眼睛,立足於在野反對派的立場,在「一國兩制」的政治現實體制內竭力盡心守護香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