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捱貴餸 - 怪領展,怪食環,更要怪政府

2016/5/2 — 15:45

2016年二月,領展旗下的青衣長發街市有商戶發起罷市。

2016年二月,領展旗下的青衣長發街市有商戶發起罷市。

香港的生活成本,素來昂貴。根據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 的最新調查結果,香港的租值,位列全球第三,佔人均收入的65%[1],比巴黎、倫敦、紐約都要高。香港有公共房屋、有綜援、有免費教育,貧窮家庭拉上補下,原本應該可以勉強應付。香港政府近十多年來有幾項極為影響民生的政策,卻反其道而行,令最基本的柴米油鹽、鹹魚青菜都變得越來越昂貴。香港的低下階層的生活,無可避免越見艱苦。

負面政策一:出售房委會零售物業及停車場予領展(前稱領匯)

假如大家不太善忘的話,應該記得房委會決定出售零售物業及停車場,是於2004年董建華任行政長官期間發生。董先生當年提出八萬五建屋政策,及後又決定停售居屋,導致房委會面臨財政入不敷支,陷入困境。房委會於是決定分拆其部分零售物業及停車場,將之證券化並成立領匯基金(現名為領展基金)於香港交易所上市,藉以籌集資金[2]。公屋商場私有化當年曾經引起公眾廣泛關注,擔心影響民生,有以盧少蘭婆婆為代表的公屋居民提請司法覆核,企圖阻止領匯上市。另一邊廂,又有投資領匯的小投資者,抗議提請司法覆核的公屋居民,認為他們「阻人發達」。2005年香港終審法院認為《房屋條例》只要求房委會「確保提供」商場及停車場等設施,並無必要擁有該等設施,判房委會勝訴。

廣告

領匯上市之後,透過翻新工程、改善商戶組合、提高客戶服務及推出推廣活動等措施,提升資產潛力,旗下商場及停車場的環境,的確有所改善。隨之而來的,卻是大幅加租、外判管理、裁減員工、拒絕與一些小商戶續約、和不斷引入連鎖企業。領展的經營,以自家利益為依歸,市民的生活福祉不在其考慮之列。提升資產潛力之後,自2014年起,領展逐步出售旗下的公屋商場及停車場與不同的個別投資者,令有關的管理權更加複雜和分散。

公屋商場和街市,本來就是為了提供星斗市民最基本的日常所需。投資者得益了,苦果卻由香港的星斗市民來承擔。唯利是圖,令不少小商戶因而相繼倒閉,結果一來是生活必需品、柴米油鹽、肉食蔬菜的物價飆升;二來是基層市民失去創業機會,靠一個小小菜檔養活一家人、賣車仔麵幫補家計的故事,逐漸成為歷史,低下階層向上流的機會逐步被扼殺。今年年初良景邨年宵市集市民與街市「管理員」的衝突,並非偶發事件,背後是切身的利益衝突、和多年抑壓下來的怨氣。假如政府的政策不斷向商界傾斜,類似的衝突,必會再次發生,而且越演越烈。

廣告

負面政策二:食環署停建公共街市、熟食中心

本來,規劃署的《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有規定每55至65戶家庭需設有一個公眾街市檔位,即或每10000人設有約40至45個檔位。規劃署卻於2009年4月刪除有關規定[3]。

食環署自2009年起,便沒有再興建新的公眾街市和熟食中心,缺乏制衡,領展街市壟斷市場,小市民有如肉隨針板上,任由宰割。有市民不勝物價負擔,寧願長途跋涉跨區、甚至到深圳買餸,苦不堪言。這種情況,在新市鎮,尤其顯著。

天水圍

天水圍新市鎮在80年代開始發展,1992年天水圍首個公共屋邨天耀村落成,私人物業嘉湖山莊亦相繼入伙,至今人口超過30萬[4],區內並無任何食環署公眾街市,因為是新發展區,也沒有由商販自行組成、設立於街道旁傳統街市(street market),市民需要依賴領展街市,或超級市場。天盛街市去年底翻新後,引入不少高檔產品,日本和牛、西班牙火腿、阿拉斯加大蟹,反而廉價食材大減。另一街市天耀街市亦於本年二月底正式結業,商販頓失生計,區內基層市民生活開支百上加斤。

將軍澳

將軍澳新市鎮在80年代開始發展,至2011年人口已經超過40萬[5]。將軍澳交通網絡比較完善,有地鐵直達,又比較靠近市區,居民購物比較方便。與天水圍相似,區內並無任何食環署公眾街市,市民需要依賴領展街市,或超級市場。區內的領展厚德街市,多次成為「全港最貴街市」[6],物價較富裕的地區,例如中西區及南區更加昂貴。

東涌

東涌新市鎮在90年代開始發展,至今人口超過10萬,預計整體發展完成後人口將超過28萬[7]。與天水圍及將軍澳相似,區內並無任何食環署公眾街市,市民需要依賴領展街市,或超級市場。東涌地理位置偏遠,隨着人口持續增加,及設施相繼老化,假如政府不提供公眾街市服務,天水圍今天經歷的矛盾,將會在東涌重現。

食環署的幾宗罪

從前市政局年代,政府興建了不少多層市政大廈,裏面有街市、熟食中心、也有圖書館、運動場。這個安排,正正就是因為這些社區設施不應只由自由市場主導。天水圍、將軍澳、東涌等等的新市鎮,依然有圖書館、運動場、公眾泳池,香港政府又憑什麼理據決定這些人口達數十萬的地區,連一個公眾街市都不配得?現在政府又在籌劃東北發展區、洪水橋新市鎮,規劃人口分別為17萬[8]及22萬[9],政府是否又會繼續一意孤行,不為這些區域提供公眾街市服務,繼續任由這些市民在新市鎮作開荒牛,然後繼續買貴餸?

新市鎮居民飽受領展壟斷的煎熬;食環署轄下的街市及熟食中心卻又不斷因為管理不善而衛生環境惡劣,檔位長期空置或被濫用,在過去13年間裏的虧蝕25億元屢次被審計署及申訴專員公署炮轟[10]。食環署不斷推搪,拒絕為新市鎮提供極有需要的街市服務;轄下街市及熟食中心又管理不善;更諷刺的是有關部門把大量資源投放於趕絕小販,導致有員工因而殉職,又成為今年農曆新年旺角騷亂的導火線。無牌小販,當然是有衛生問題。然而,這種眼不見為乾淨斬草除根的手法,是否就可以令香港市民有更好的生活條件?

矛盾

政府容許私人機構壟斷公共房屋的商場、街市、熟食中心;食環署官僚、僵化。政府只知捨難取易,不去檢討自己的管理問題,不願意承擔提供公共服務的責任,部份前線員工只知狐假虎威,卻不明白因為商家壟斷,政府的因循,不少社會基層,連做過小買賣自力更生的機會都被他們狠狠抹煞。民生無小事,政府不急市民所急,推出相應改善措施,只懂譴責市民製造混亂,社會變得越來越憤怒、越來越動盪,是必然的結果。

 

注:[12][3][4][5][6][7][8][9][10

發表意見